logo
当前位置:首 页 > 消逝
  • 小明之死

    已有3936人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小明之死
    我叫小明。 从我上小学那天起我就知道我不是一个平凡的人,因为书上到处都写着我的名字,我既能骑车追小红也会一边放水一边注水还能精确的计算好时间。我知道...
  • 喂,我不等你了

    已有4313人围观 2条评论 供稿者:
    喂,我不等你了
    刚上大学的时候看上了隔壁专业的一个女孩。 这个决定花了我一个晚上的时间。当我点开她的头像看看又关掉,点开她的自拍看看又关掉,点开她之前的微博看看又...
    标签:,
  • 这世上所有的悲伤都是一样的,会让人伤心
    喜欢的颜色由冷渐暖,不爱吃甜的人开始吃甜。将所有不知其具体感受的感受一一体验完,才知晓这世上所有的悲伤都是一样的,会让人伤心。——题记 很晚很晚睡去...
    标签:, ,
  • 09-18
    已有3291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昨天中午在一家有草坪的西餐厅吃饭时,上司张先生差点把桌子掀了。 一向沉稳如松树的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受惊的松鼠,简直想钻到桌子底下去躲起来。 是什么让他如此失态? 原来是遇见了那个他忘不掉的女人。 1 我一直叫他阿明,虽然他是我的上司,...
  • 09-08
    已有4006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十五岁那年,当全班同学都在疯狂传写同学录的时候,我买了一本当时觉得很漂亮的本子,然后用五颜六色的荧光笔工工整整地写下了一篇《十年后的自己》。摘录文中一小段:“十年后,想必自己已经结婚了,或许孩子也要出世了,应该会有个很爱我的先生。我...
  • 08-20
    已有3159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张三丰脑海突然浮现出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来,她浅浅地笑着,对他说:“君宝兄弟,此别无期,好好照顾自己。”张三丰正待回答,那少女却杳然飘走了,他终于恍然发现这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 他怅然地站了许久,武当山上的黄昏晚霞万丈,张三丰却不爱看...
  • 08-15
    已有2763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杜乔一要结婚了。听到这个消息时,李朗正在去往机场的路上,车子里张学友悲情绝望地唱着那首《一滴泪》。他紧闭双唇,面无表情的开着车,过了许久才喘了一口气, “杜乔一,well done”。 李朗和杜乔一初中的时候,就是校友。这是他俩高...
  • 08-05
    已有3644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胖子是我多年老友,有多少年了呢?算起来起码有七八年了吧!我才到上海的时候,他还在北京,我们就知道彼此的存在。那时虽然没见过面,没聊过天,但胖子的名字,我听了起码一百遍不止。没办法,谁让他和我的男闺蜜是发小呢! 后来,因为工作的关系...
  • 07-22
    已有2902围观 1条评论 供稿者:
    宫崎骏的动画工作室吉卜力向外发布消息说:“《记忆中的玛妮》将是吉卜力制作的最后一部动画电影”。原因无非是公司运营成本极大而收益不景。但其实,从去年宫崎峻退休起,要不要解散工作室的问题,便已经摆上了台面。到最后,工作室创作人之一铃木敏...
  • 07-11
    已有3990围观 0条评论 供稿者:
    追求的时候当人家是宝,永远保持着最好的一面… 刚到手的时候疼人家到骨子里去,每天给她打十几个电话,发几十条信息,她说什么你都铭记在心,想吃什么、想买什么、想去哪里你都会尽全力去满足,温柔体贴无微不至,巴不得二十四个小时都能跟她...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