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相-作者/沈槐榆

编辑: 三叶杨的猫 分类: 文章    阅读: 129 发布时间: 2020-03-28 16:48

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吗?

1

活了三十年,今年是刘文第一次讨厌过年,甚至有些恨——人们闲着没事干,不管男女老少,都聚在一起嚼舌根。自从一年前和老婆离了婚,刘文已经很长时间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内了。他害怕被人关注,有一种写作业时被老师盯着的感觉,情不自禁就会犯错。人多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地站在一旁,连笑都不敢大声。纵然如此,还是有人注意到了他。起初,是一句玩笑:“哎,刘文,怎么不趁着过年给你孩子找个妈啊?”而后话题便自然落到孩子身上,评头论足一番后,不知谁又抛出一句:“刘文,你孩子长得不像你啊。”一石激起千层浪,所有人都开始把刘文和五岁的儿子放在一起做比较,从耳鼻口眼一直到眉毛,最后至两人走路的姿态,他们说没有一处相像。刘文抵挡不住,笑着胡乱地回了几句后,便讪讪地退出人群。

儿子正在院里玩泥巴,看见刘文后慌忙站起,把手放到身后。“都给你说几次了,泥巴太脏,你还玩?”说完刘文便拉着儿子进了屋。抱起儿子在镜子前仔细看了很久,离婚时自己费了多少心血才争夺来儿子的抚养权,如果儿子是别人的,自己还不如死了算了。思索再三,还是骑车载着儿子一起去了县城。提取完血液,医生告知刘文,过几天来拿结果。

天到底还是塌了——拿着鉴定结果,刘文站在医院门口这样想。他已经几天没睡好觉了,头发油腻地粘连在一起,几个手指也早已被烟熏得蜡黄,眼神涣散,五官哀愁;颓唐的模样用来迎接现在这个结果再合适不过。

想起离婚时妻子争夺孩子疯狂的模样,不用说,她肯定知道孩子是别人的。只是为了保全财产分割,她才忍住没有说破。“林秋月,你他妈的又摆了老子一道!”刘文重重地把烟摔在地上。

跨越楼道内堆放的层层杂物,刘文没有停歇,一口气爬到六楼。回想起来上一次这么奋力,还是在五年前迎娶林秋月的时候。由于不知道现在该怎么称呼屋内的人,刘文只是用力地敲着铁门。片刻,屋内响起久违的熟悉的声音,“谁啊?”

“我。”

门开了,一个白发老人探出半个身子。看见来人是刘文后,他眉头紧锁,“有事吗?”

刘文听出他的厌烦,“林秋月在哪?我找她有事。”

“她人不在这,我也不知道她在哪,也没她联系方式。”

为了让对方明白事情的严重性,刘文直接把亲子鉴定报告在老者面前铺展开来,“洋洋是林秋月和别人生的,不是我的孩子!”

“她的事儿我管不了。”老者面无波澜,口气平静。

刘文明白他为何气定神闲——无论孩子管谁叫爸爸,也无法更改他就是孩子的姥爷。“你告诉林秋月,我会到法院起诉她,孩子我养活这么大,我要她赔偿我的损失!倾家荡产我也要告她,太他妈欺负人了!”刘文近乎带着哭腔。

“还有其他事吗?没事我就进屋了。”老者转身进了屋。

雨水很密,没多久,刘文脸上便挂满了水珠。他懒得擦掉,任其逐渐模糊自己的视线。五年前,刘文相亲认识了林秋月。婚后一年,林秋月出轨,两人打闹一场,最后以林秋月写保证书收场。第二年,林秋月生下了洋洋。产后三个月,刘文发现林秋月又跟一个叫王涛的男人出轨了。王涛身材魁壮,性子烈,面对刘文的指责不仅没有一丝愧疚,反而还揍了刘文一顿。至此,和林秋月的婚姻便名存实亡。洋洋一岁时,有人建议刘文去做亲子鉴定。但综合林秋月孕前的表现,他很自信地认为没有必要。之所以后来两人又在一起凑合了两年,其实都是这个孩子在中间维系。

雨越来越大,慢慢连成了线。刘文没有减速,一个急拐进入另一条路;一阵聒耳的急刹声后,身体就滚了几个圈,然后大脑一片空白。一直到大雨把他冲刷醒,他想站起身,但右腿却怎么也使不上劲儿,脑袋里像灌了铅,重重地往下坠。挣扎着坐起来,他发现裤管里有血在渗出。一个女人正打着伞在自己面前,她不停地对自己说着话,好像是在指责。她身上的香水味儿很重,在空中挥发,连雨水都被沾染,一层层地向四周喷溅。

2

“静姐,开门啊……”急促的喊叫声把方静从睡梦中叫醒。理了理乱发,拿起手机发现不知何时关机了。门外的声音还在继续,不用说,一定是小吴。她一边穿衣一边说:“别叫了,等会儿!”刚走至门前,小吴便急切地说:“静姐,张总不见了,你知道在哪吗?”

“不见了?”方静倚在门框上,点燃了一支烟。

“昨天上午张总把公司账号的钱都转移了,然后一直到现在二十多个小时了,都找不见他人,电话也打不通……”

“行啦,行啦……你说得跟破案似的。他啊,说不定又在哪玩野了呢。”

“是真的,静姐,不信你给他打个电话。”

折返回到屋内,方静打开手机,还没等拨打老张电话,手机里便显示一条老张的未读信息:“静,我要走了,一时半会回不来。打你电话关机,明天上午十一点前,我在老地方等你,有重要事跟你说。”翻看详情,信息是昨天上午发的。都怪县里那几位领导,前天自己一下子陪他们吃喝玩乐一整夜。回到家一觉就睡到现在,如果不是被小吴打扰,这或许将是方静三十多年来睡得最舒服的一觉。

看了看时间,已经10点15分了,还好,来得及。用十分钟化个简妆,走至门前,她又折返回化妆桌前,拿起了香水,是老张喜欢的那个味道。出了门方静才发现是下雨天,路上车很多,真是越急越堵。

“老地方”是老张三年前开发一处别墅。彼时刚结婚没多久的方静在里面做案场销售,凭借努力,她成为了那一年的销冠。又凭借漂亮,她成功地吸引了老张的注意。没结婚时,方静也遇见过不少男人,但像老张那样风趣又懂女人心思而且还舍得花钱的男人还真是没有。碰巧那段时间,她和那个不争气的老公又经常发生矛盾。一来二去,方静便从一名销售晋升为了老张众多“贤内助”中的其中一名,别墅便成为了他们专门的“办公”地点。但只是单纯地帮助老张解决生理问题总让方静觉得自己大材小用,还有那只比小姐略贵,按次获取的劳酬也令她大为不满,她开始逐渐插手老张的生意。短短两年,就为自己积累了第一桶金:两百万。

几个月前,老张在本地开发的一处楼盘后续资金紧张,方静想都没想就拿出全部积蓄救急。一直到前几天,资金缺口仍没有解决;楼盘违约交房,业主们聚集在住建委门口。前天和领导们吃饭也是因为此事。

雨刷器在车窗上快速摆动,像永远不能接触但又在拼命追赶的两个人。我们不可能结婚的,这点你要明白——在方静和老公离婚后,老张便直言不讳地对方静这样说。一句话把两人锁定在只谈钱不谈感情的范围内。这几年,关于老张的经济状况,方静从来没怀疑过。已知的是他在附近各个县都有开发的项目,虽然其中有不少问题楼盘,但总体来说,财富仍然还处在增长中的。老张不赌,为人圆滑周到,不可能是为了躲避债和仇家。至于为了其他女人,那他干吗还要走之前和自己见面呢?况且这半年来,自己也从没听人说起过他有别的女人。关于老张到底遭遇了什么,方静其实并不在乎,她只是在乎自己的钱,毕竟那是自己辛辛苦苦挣来的。一这样想,她不由得又踩了一下油门。

前方路口,方静减速转弯。刚回正方向,正前方一辆电动车便直直地朝自己撞来。她急踩刹车,但下一秒方静还是听到了剧烈的碰撞声。坐在车里,看着躺在车头前的男人和散落一地的碎屑,她吓得浑身发抖。一直到地上的男人像演戏般奋力地坐起身,她才松了一口气。找出雨伞,方静故作镇定地下了车。真倒霉,这个时候遇见碰瓷的!她想。

3

“碰瓷啊?你这人怎么这样啊?女孩对躺在车头前的男人喊道。地上的男人只顾哀嚎,并不理会女孩的训斥,女孩的声音更响了。胶着的状态持续了十几秒后,女孩和地上的男人突然不约而同地开始哈哈大笑。“拜托了,两位,能不能别再笑场了啊?”高晓峰举着摄影机走近两人。

“他叫的声音太大,我没法入戏啊。”女孩向高晓峰抱怨。

“什么啊,是你自己忘词好不好?”地上的男人拍打着衣服反击。

“好啦,别吵了。下雨了,今天先这样吧,明天再拍。”送走两位朋友,高晓峰坐在车里点燃了一根烟。从大城市辞职回家专心做自媒体已经一年了,这一年,他从各大视频网站收获的粉丝总数不过万人;微薄的收入还不足以令他摘掉亲朋好友扣给他的那顶“不务正业”的帽子;和女友的关系也因此而变得不稳定,最近她时常对他提分手。烟抽到一半,手机铃声响起,是女友打来的。不会又是说分手吧?想到这,高晓峰有些无奈,但又不敢不接。“你在哪呢?”女友问。

“在外面,刚拍完视频。”

“有空吗?”

“有,有,什么事?”

“中午我爸喝酒了,现在他要去个地方办点事儿,你开车带他去吧?”

“好,好。赶时间吗?要不我先回去换身衣服?”

“你快点过来吧!”

相处一年多以来,除了每次女友说分手高晓峰没有答应,其余之外的任何指令高晓峰都是言听计从。为什么不答应呢?一是他还能感受到女友对自己的喜爱,只是由于她父亲对自己职业不看好,女友才受其影响的。二就是他坚信自己一定能通过拍视频而名利双收的,眼下只是时间问题。三则是他明白这只是女友的威胁手段——她想让他放弃梦想,老老实实地找份工作;不然也不会总给他在父亲面前制造表现机会,就像现在这样。

雨水哗啦啦地从车窗流下,黑云在天空滚动,水珠从地面沸腾。车厢里响起《平凡之路》,高晓峰忘情跟唱。前方丁字路口,他减速缓慢通过,眼睛下意识朝左边一瞥。这一瞥让他不由得急忙把车停在路边,按下车窗,打开了摄影机。画面里,一位身材高挑,装扮时髦的女子正傲然地撑着伞对一名坐在地上的男子进行训斥。男子像犯了错的学生般低着头一言不发,左右两边分别是一辆躺在地上轮子还在转动的电瓶车和一辆保险杠有明显碰撞痕迹的奔驰轿车。应该是刚发生碰撞,高晓峰判断。女人越说身姿越挺拔,与男子呆若木鸡的神态相较,她看起来是那么的盛气凌人。几十秒过后,女人像突然想起了什么,一连两次低头看了手表后,态度骤然变得温和起来。她先是俯身观察了一下男子的伤势,然后便一直对男子进行询问,男子依然闭口不言,像被吓傻了。女人回到车内,拿着钱包再次站到男人面前。她先是拿出一沓钱,男子没有接。她又从钱包里掏出剩余的钱再次递给男子,还是没接。她有些急躁,粗鲁地把钱扔在男子腿上,就急忙回到了车里。

车子行驶过男子身旁时,女人停了一下车,而后就疾驰而去,消失在了雨雾中。

地处偏僻,往来几乎没有行人与车辆,出于对男子安危的考虑,也为了完善素材;在女人走后,高晓峰拿着摄影机下了车。

男子应该在三十多岁,衣着朴素,一脸忠厚老实相。高晓峰把镜头对着他的脸,无论问什么,男子都只是茫然地望着高晓峰,无助而又惊恐。镜头下移,高晓峰看到人民币上面放着一张名片,肯定是那女人停车时留下的。

眼下这种情况,高晓峰并不知道自己怎么做才算是正确,他想起了那些见死不救只顾拿着手机记录而遭受社会大众唾弃的视频拍摄者们;也想起了那些依靠摆拍,请演员,哪怕只是帮拾荒老人买瓶水,视频点击量都能过百万,名利双收,获粉无数的自媒体人们。在确认了摄影机的电量充足以后,高晓峰决定带着男子去医院。

挂号,找医生,拍片子……高晓峰全程都高举着摄影机。这期间,女友打来电话质问他为何迟迟不来?当着摄影机的面,高晓峰把自己当时进退两难以及最后如何克服困难用深明大义的口吻细致而又耐心地讲述给了女友听。女友听得不耐烦,最后以“你自己看着办吧”结束了通话。

半个小时后,医生拿着片子结果说:“骨折,但问题不大。上个夹板,再输几天液就行了。”

病床上的男子终于开口了。他先是对高晓峰的救助表示感谢,然后又简单地介绍了一下自己。两人开始交流,只是话题一旦触及车祸,刘文便闭口不谈了。高晓峰说自己有视频为证,询问他要不要报警?他也只是低着头不发表任何意见。

女友生气了,高晓峰的电话一直打到晚上,她都没有接听。信息发了几十条,女友只回了一句:“你真的好伟大。”便再也不理他了。

把摄影机里的视频导出,高晓峰开始剪辑。两个小时后,一段完整的具有现实判断性,善良与凶恶对决,闪耀人性光辉的影片便出炉了。准备上传到网站时,高晓峰按了取消——重新剪辑,他把方静的车牌号隐去了。

4

病房里一共四位患者,除了刘文,其余三位都有人照料。昨天晚上,老父亲打来电话询问刘文怎么还没回家?刘文说他有要紧事儿要办,需要在外几天,临挂前还不忘嘱托父亲,这几天要照顾好洋洋。母亲改嫁了,家里只有他们爷仨,眼下这种情况,刘文不想让父亲为难。

手机没电了,病房里的人也不熟悉,从昨天进院到现在,刘文一口饭没吃。最难受的是去厕所,要扶着墙单腿支撑一点点地往前挪。早晨护士查房时看见刘文的行为还训斥过他,说他这样不利于恢复,表示如果没人照料,可以让他考虑交几百块钱租个轮椅。刘文苦笑着摇摇头。

昨天发生的一切现在想起来仍然心有余悸。都怪自己不小心,撞了别人的车。虽然不懂车,但刘文也知道那是辆奔驰,不用说,一定很贵。幸亏对方没报警,如果警察要判罚自己承担对方的维修费,那自己这天可就真的塌了。基于此,他才吓得当时一句话都不敢说。只是自己怎么没想到,那女人竟然还会给自己钱?还给那么多——三千块啊。抛去医药费再加上报销,自己还能剩下两千呢。那个女人不仅人漂亮心眼还好得很咧,和林秋月一比,她简直可以称为仙女了。还有那个叫晓峰的小兄弟,人也是好得没话说。为自己跑前跑后的找医生,办住院;还把自己的电瓶车从事发地骑到了医院,不等说声谢谢呢,人却扭头就走了,连个电话也没留。虽然腿还在隐隐作痛,但只要一想起那女人和小兄弟,自己这心便暖暖的。

中午,护士进来换药。她难得地把目光停留在刘文身上,随后露出惊喜一笑,连药瓶都没换就急忙跑出了病房。两分钟后,她又带着两名护士,站在病房门口说:“看,我就说是他吧。”

护士们在确认了刘文就是“那个他”以后,就向刘文展示了从来没有过的温柔和关心。因为摸不着头脑,刘文受宠若惊。

一直到下午,同病房的一个患者被人搀扶着,呼喊着,高举着手机让刘文看里面的内容。

那个只有几分钟长的视频,刘文仔仔细细地看了三遍,才敢确认视频里那个坐在地上顶着瓢泼大雨还要遭人训斥,无比凄惨的男人竟然就是自己!虽然都是自己的亲身经历,可视频里所呈现出一切自己怎么就那么陌生呢?像电影。

又仔细看了一下,视频的转发量和评论均在百万以上。往上滑动,那么多人汇聚在一起只发出了三种声音——同情、表扬、怒斥: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吗?真的好心疼那个大哥啊,希望他的伤能早点好,坚强起来,我们和他在一起!

那个见义勇为的小哥哥好帅啊,谁有他的联系方式啊,麻烦帮我告诉他一声:如果他那个不近人情的女朋友因为这件事要和他分手的话,我愿意做他女朋友!

不管事实什么样,随便扔点钱转身就走,这就是有钱人处理问题的方式?太无法无天了吧?一个女人妖成那副德性,肯定不是什么好东西,有关部门是不是要出来查一下啊?

评论区的这些男人虚伪,一个个的看人家长得漂亮就不好意思张口,那好,我先骂为敬:希望那个女人全家死光光!

整个下午,不断有人拿着手机闯入病房拍刘文。起初关于车祸,刘文依旧是闭口不谈。但随着房间里的人越来越多,他们像信徒一样围绕在刘文周围;看着那一张张迫不及待准备伸张正义的神情,刘文到底还是开口了。说不清是为了迎合,还是畏惧,刘文没敢说是自己不小心撞向的汽车,但也没说是汽车撞的自己。还有钱,视频里只有女人最后一次把钱扔在自己腿上的记录,所以对着听众,刘文也隐藏了女人之前曾俯身询问自己的伤势如何,以及把钱包掏空的情节。还有名片,女人临走前对他说,让他先打120,钱如果不够就打上面的电话联系她。关于这些听众们不想听的,他没说,也不敢说。他知道人们喜欢看到他可怜弱小的一面,这样他们的善心才能有的放矢;他不敢扫大家的兴,破坏眼下的美好——病房比家里还温暖,美丽的护士像丫鬟,各种好心人给自己买饭买零食,不定时就会有人过来询问自己需不需要搀扶着上厕所,虽然医院已经免费为他提供了轮椅。

5

随着明星的加入,视频的转发量一下达到沸点,成了全国议论的轰动事件。看着不断增加的点击量和打赏,高晓峰终于明白“一夜暴富”原来是真实存在的。后台里寻求合作的商业信息已近百条,首场直播价码也被人炒到了天价。他只能不断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见好就收,一定要等准时机。朋友间的各种酒局邀约,各种女孩的疯狂示爱,虽然应接不暇,但高晓峰却由衷地感到快乐。

累了就把手机丢到一边,躺在床上的高晓峰像置身在松软舒适的草地,阳光一层层泼洒在身上,鸟儿挥动着亮丽的翅膀叽叽喳喳叫个不停,他捂住双眼,情不自禁地笑。

手机响了,是女友打来的。

“煽动网友诋毁自己的女朋友,你这样做很开心吗?”

“宝贝,不是你想的那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我问你,我是不是胡搅蛮缠?是不是不通情达理?”

“没有啊。你不要在意网上那些人说的,他们根本就不知道真相,也不了解你是什么样的人,凡是骂你的人都是些没有辨别能力的脑残。”

“你知道我什么样的人,那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当时在拍视频?”

“哎呀,都怪我没说清楚,你别生气了。等过了这两天我就专门再发一个视频为你澄清,好不好?”

“你自己看着办吧。”

挂完电话,高晓峰又躺回床上接着与其他女人调情。

6

个人信息被泄露,又无别的地方可去,方静已经困在家里两天了。门上了三道锁,窗户也是严丝合缝,屋外的任何喧嚣声对她来说都像是辱骂与诅咒。她不敢看电视,手机也不敢开机,甚至于饿了也不敢点外卖。

“赶紧去死吧,贱人!”“婊子,荡妇,不要脸的狗东西!”“你还有什么脸活在世上?”这些文字被成千上万的人想方设法送到她的眼前,她不知道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也不知道这种情况会持续多久?

只是活着,现在的她就好像与全世界为敌。

老张没找到,钱也没了;母亲死得早,和父亲的关系也因为他找了小女人自己找了老男人而闹得不可开交。没有孩子,所谓的朋友也都是利益相交。如此一想,自己活得真的挺失败的——连遗书都不知道要写给谁。

打开手机,对着天空拍了一张照片,并配文:下辈子,我想做一只鸟。放下手机,她站上了阳台。刚伸开手臂,手机响了。方静从阳台退下来,她想告诉打电话的人,不要再骂了,自己这就死给他们看。拿起手机,方静看着屏幕愣了好久,接通的一瞬间她失声痛哭。

“别哭,别哭,有爸爸呢。”

“爸爸,对不起……对不起……”

“好了,好了,别哭了。你收拾一下东西,我等会去接你,先在我这住两天。”

父亲瘦了,头发也较两年前花白了许多。他的话依旧很少,以前方静把他的这种表现理解为冷漠,不会表达感情;如今自己被千夫所指,她才明白,人活一世还是少说点话为好。

“我有一个朋友在媒体行业,他对你这件事很关注,我想让你跟他聊聊,我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样。”父亲看着窗外,若无其事地说。

7

储物柜和床底下都已经塞满了好心人送来的水果和礼品。有些水果不能长时间存放,刘文只好把水果当饭吃,却依然不能改变水果越来越多的境况。这也导致有人会直接把钱塞给刘文,每个人一百或两百不等,短短两天,刘文枕头底下已经存了四五千元。他只好打电话给父亲,让他抽空来一趟医院以拿水果的名义先把钱拿回家。

下午,父亲扯着洋洋走进病房。孩子还没到五岁,看见刘文躺在病房上,“哇”的一声就哭了出来,嘴里不停喊着“爸爸”。洋洋的懂事让刘文极其难过,鼻子一酸,眼睛也变得朦胧;他吸了一口气克制住了眼泪,同时也忍住了对“爸爸”这两个字的应答。他的手不停地在孩子头上抚摸,“这几天我不在家,你要多听话,别玩泥巴了。”在这句话里,刘文把“爷爷”两个字省略了。洋洋用力地点点头,“嗯,我听话,爸爸你要早点回家啊。”孩子说着从兜里拿出一个泥人,“爸爸,这是我给你做的礼物。”

夜里,刘文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了。身体里像长了一根刺,无论他采取什么睡姿那根刺总能不偏不倚扎中心房。他很感谢那些好心人把自己当成受害者对待的行为,但自己所受的伤害并未得到真正抚慰——就算去法院起诉,重新宣判洋洋的抚养权,自己得了一些所谓的经济补偿,自己就能甘心吗?把刺拔了容易,心里空落落的才最难受——孩子虽然不是自己的,但自己付出的爱却是真的啊,爱是能拿钱衡量的吗?

可到底应该怎么做,想了半夜刘文也没结果,因为眼下有一个至关重要的问题自己还没搞清楚,即洋洋到底是谁的孩子?如果是其他人的就另当别论,但如果是仇人王涛的,那自己是绝对不能要的!粪堆还有一股气呢,替仇人养活孩子,这么窝囊的事儿,自己绝对不能干!所以,还是要先找林秋月问清楚。

由林秋月,他又想到了方静,他觉得现在大众对方静有点残忍了。那些本该由林秋月承受的怒骂与诅咒为什么都转移到了方静身上?老天爷真的太不公平了。唉,可是不公平又怎么样呢?视频不是自己拍的,自己从头到尾也没说过她半句坏话,至于别人怎么想,自己也控制不了。

迷迷糊糊的,刘文被手机铃声吵醒,是朋友打来的,说让他赶紧看看网上最新的视频。揉揉眼,已经八点多了,看了看桌子,奇怪,今天怎么没有人送早餐呢?起床,病房里的人态度不再热情,都在用一种奇怪的眼神打量着自己。

刚打开手机,一则标题名为“奔驰女哭诉回应,真相惊爆眼球”的视频便推送到了自己眼前。刘文仔仔细细地看了好几遍,最后一看评论,他惊得连气都喘不上来。更让刘文惊讶的还在后面——整整一天,病房里都没再来一个嘘寒问暖的探视者,所见之人也都向他展现出了强烈的陌生感。护士们也恢复到之前的神态,脸色阴沉不说,换针头时也比上次扎得用力了,对于刘文随口发出的“哎呦”声,她置若罔闻,连理都没理,粗鲁缠了一下胶布,扭身就走了。至于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刘文其实比谁都明白个中原因。他很想跟每一个人解释,但从一张张视他为空气,甚至有些厌烦的表情里,他判断出,应该没人会听他说话。

8

“前几天网上有一个视频被大家传得沸沸扬扬,视频里的一名女性因为某些原因遭受了大家的一致谴责,甚至可以说是网络暴力。今天我们栏目有幸把她请到了现场,听她为大家讲一讲整个事件前后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到底是为富不仁还是事出有因?首先,在采访开始前,我们先请大家观看一段影片。”主持人说完,画面开始切换,所谓的影片其实就是一段行车记录仪。画面里,轿车正常行驶,在一个路口转弯后,迎面突然驶来一辆电瓶车。轿车急忙刹车,停住了,但电瓶车并没有躲避的意思,仍直直地撞向轿车……

记录仪播完,一名高挑清瘦的美女进入画面。双方坐定,主持人直接切入主题问:“方小姐,根据行车记录仪显示,对方是逆行,并且是在你的车子停住以后他撞的你,那你当时为什么不先打电话报警?”

“因为当时我有特别要紧的急事需要办,报警会耽误时间,我只想把事情尽快解决,快点离开。”

“能否给我们说一下是什么要紧的事儿吗?”

“可以。是因为有人跟我说,我的男朋友失踪了,我要赶着去找他。”

你所说的男朋友是网上盛传的那位✘✘置业公司的老板张某某吗?”

“对的。”

“那我们接着说回视频,记录仪里显示,当你下车面对刘某时,一开始你的态度就很不友好,所以才有很多人说你飞扬跋扈。对此,你怎么解释?”

“因为当时我以为他是碰瓷的。”

“那为什么中途你的态度又变好了呢?甚至还俯身询问他的伤势,并给他钱?”

“因为刚开始我没发现他受伤。知道他受伤了以后,我觉得自己应该要给他钱。”

“记录仪里显示,你一共给了他两次钱,为什么?”

“因为第一次我给他时,他没接,也没说话。我以为他嫌少,所以就把钱包里的钱都掏给他了,但他还是没接,也不说话。我以为他还是嫌少,就有些生气。所以才把钱扔到他腿上的。”

“一共多少钱?”

“应该在三千块左右。”

“你当时并没有直接走对吗?”

“对的,我又停车给了他一张名片,我告诉他,先打120,如果钱不够再跟我打电话要。”

“嗯,是的。记录仪里你确实说了这样的话。那么我问你,你现在回想起来,你还认为刘某是碰瓷的吗?”

“这个……我不清楚。”

“根据网上的那个视频显示,当时那个视频拍摄者应该就在你和刘某旁边,你当时有注意到那个视频拍摄者吗?”

“没有,我没看见他。”

“那么你后来在看了网上的那个视频以后,你有没有怀疑,整件事情可能会是刘某和那个视频拍摄一起做的局?”

“没有。因为大家的关注点没有在这上面,所以我也就没想那么多。”

“既然你有行车记录仪,那你为什么没有第一时间就出来澄清呢?”

“我很害怕,因为所有人都在骂我……我不敢……我连出门都不敢……”方静说时一度哽咽。

“关于网上说你是职业小三,专门傍大款破坏别人家庭,还有你和张某某一起开发的楼盘现在面临烂尾,你怎么看?”

“我是离过婚,但我不是小三。因为我和张某某在一起的时候,他也已经和他老婆离婚了。楼盘不是我开发的,而且我也投了钱,我有转账记录可以证明。楼盘烂尾,张某某找不到了,我也是受害者,不信你们查我的银行账户,我现在身上一毛钱也没了。”

采访即将结束时,主持人又问:“现在你想对广大的网友们说什么?”

“我希望他们能放过我……我真的知道错了……求求他们,不要再骂我了……”方静声泪俱下,楚楚可怜的模样令人心疼不已。

视频结束,高晓峰翻看留言,几乎一致性的所有人都在骂他和刘文。各种各样的脏话如山洪暴发般从屏幕里涌出,速度之快,以至于高晓峰来不及呼喊,就被淹没了。信息提示一直响个不停,一条条的信息如石头般向他砸来,不断加快他下坠的速度。窒息感越来越强烈。

手机响了,他挣扎着接通。女友声音响起,像呼吸到了空气,整个人逐渐恢复生机。“你还好吗?”女友急切地问。

“不太好……”高晓峰有气无力。

“没关系,你不要在意。你自己不也说嘛,那些人根本就是不明真相的脑残。我知道你不是他们说的那种人,找个时间我们一起跟他们解释清楚。”

“现在估计没人会相信我。”

“我相信你……我相信你。”女友说着哭了。

9

好多年没吃到爸爸做的饭了,看着他在厨房里忙活,方静很是期待。本来以为找了小女朋友,家里的布局会变得时尚一些,哪知陈设还是和以前一样。仔细在屋里看了一圈,并没有发现有关女人的物品和衣服,难怪自己第一次进来时并没有感到任何的不适。难不成是父亲怕自己尴尬故意让那女人回避了?

菜端上来,方静大赞一番。末了微微一笑,俏皮地问父亲:“那个谁呢?这几天怎么没见他?”

父亲只顾吃饭,头也不抬,“不适合,早就分开了。”

“没关系,回头咱再找……”

“这辈子就算了。”夹起肉放到方静碗里,“过几天去给你妈扫扫墓吧?”

“好。”

“那两个人现在被骂得很惨。”

“我知道。”

“有时候,一句话比所谓的真相更加重要,你明白吗?”

许久,方静才抬起头,“明白。”

一个星期后,方静第二次来到了演播室。看着台下的观众和台上的主持人以及身旁刘文和高晓峰,她感慨万千。 事到如今,什么是非善恶,真假表象,她已无心也无力去辨了。之所以主动跟主持人联系说要帮他们澄清,她自己也明白,其实并不是真正地帮他们,她只是在跟自己和解而已。

整个节目进行得非常顺利,毕竟开播前三人就已经对说辞仔细地讨论了很久。结尾时,三人相互拥抱,主持人在一旁欢呼。只是在退场之时,刘文突然举起手,问主持人,“我还能说句话吗?”

10

接过话筒,刘文很是紧张。他原本想告诉林秋月,不管洋洋是谁的孩子,他都决定把他抚养成人。但当他站在台前,看见底下观众那一双双充满审判意味的眼神时,先前组织的言词像羞于见人般赖在肚子里就是不肯出来。他用力地抓紧话筒,想起这些年来自己的种种遭遇,脸上不自觉地就浮现了一丝不被人察觉的诡谲微笑,随后缓慢地开口说:“林秋月,洋洋到底是谁的孩子?”

责任编辑:梅头脑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删除。
原文链接: 真相-作者/沈槐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