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北京第三年(1):遇到了帝都最坏的贼

编辑: 三叶杨的猫 分类: 文章    阅读: 928 发布时间: 2020-03-26 15:29

我是杨。这个故事要从信用卡说起。

我第一次办信用卡是2011年底,那个时候大学毕业第一年,有了第一份工作,穷得一逼。于是办了张信用卡,额度八千。拿到卡的时候,顿时感觉自己富得流油,心里念叨:再加上这个月的两千大洋工资,也算顺利跻身万元户了,想想,心里还有些小激动呢。
那个时候,我身边最贵重的物件就是一块用了三年多的移动硬盘,容量320G,塞得满满当当,包括这些年积累下来的各种资料,和大学毕业时DY留给我的120G爱情动作片儿。我总会想起当初DY紧紧的抿起嘴唇,眼神刚毅的看着我,对我重重点头,珍而重之地将120G考入我的硬盘。我对此格外珍惜,因为我知道,DY不在了,这些东西,丢了,就是真的丢了。

2012年,我琢磨着是不是该给自己添置个家当,不为别的,拿出来装装逼也好。于是目标锁定笔记本,五月份,一咬牙,一跺脚,忍着心里的剧痛,信用卡刷了四千大洋,买了一华硕笔记本,顿时感觉身价倍增,走起路来底气十足:从此以后,哥也是有笔记本的人了,从此以后,DY留给哥的A片儿,再也不是摆设了。
这以后的两个月,发生的事情并不多,无非是阿朱经常出差,屋子里只有我和老路;无非是我经常陪老路dota,新笔记本就是好使;无非是老路趁我加班的一个星期搞定了旁边屋的妹子,从此踏上了有媳妇的生活;无非是从此以后,老路媳妇的笔记本长期驻扎在我们屋,供我们dota。
我们住在天通苑与陌生人合租的房子里,贫穷而快乐的活着。偶尔dota,偶尔路边撸串,每天给媳妇打电话,没心没肺,嘻嘻哈哈。

然后,七月份的某一天,北京的天气依然炎热,那个时候雾霾还不严重,经常可以看到天,老远可以看见树,没有知了的叫声,夏天并不完美。我低头走路,背对夕阳,心里想着是不是该给我心爱的笔记本过个两个月的生日。

我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想要开门,却找不到锁。
我看到被撬的痕迹,锁没了,门半开。
探头往里看,早晨好端端趴在桌子上的两个笔记本,不翼而飞。
我静气凝神,拿出电话,打给老路。
我抱着一线希望,说,老路,你别闹,笔记本被你拿哪里去了,你快拿出来,还有,以后记得用钥匙开门,我知道你肌肉多,你是muscle man,但别总这么粗暴,你这么粗暴,你媳妇哪里受得了。
电话里传来怒吼,杨,你丫是不是又皮痒痒了!
我说,家里进贼了,两个笔记本都没了。
老路依然粗暴,只说了一个字:操!

我挂了电话打给110,警察说一会儿就到。
半个小时后,老路先到,这厮依然生猛,推开门就想进去一看究竟。
我抱着他大腿,拼死阻止他,哥,别冲动,冲动是魔鬼,要保留现场证据,说不定贼不专业,留了指纹。
我俩蹲在门口等警察,老路瞪着眼不说话,我瞪着老路不说话。
又过了半个小时,警察来了,一个是小伙,挺帅,一看就精明能干,一个是大叔,沉稳,一看就经验丰富。看到警察,心里瞬间升起了希望的小火苗。

警察大哥,你请进,犯罪现场保存得完好,请放心捉贼。
我和老路屁颠颠跟在警察身后进了屋子,警察环顾四周,说了一句话,你们屋子也忒乱了。
额,大哥,你请专心抓贼。
这袜子是谁的,该洗了吧。
额,大哥,你请专心抓贼。
这花被子是谁的?你们屋还住了姑娘?
我看到老路已经一脸黑线,安抚了一下他的情绪,说,大哥,我不会告诉你这花被子是老路的,大哥,你请专心抓贼。
俩警察又环顾了几十秒,检查了门锁,得出一结论:我跟你们说啊,你们家是被入室盗窃了。
卧槽,哥,能说重点么,我笔记本都被偷了,我能不知道我家进贼了么。我要是看不出进贼,那就是我脑袋进水了。
哎呀,你别激动,你先看看全丢了什么。
两个笔记本,一个华硕,一个联想,一个新,一个旧,一个年龄两个月,一个两岁了。
还有没有别的。
我一边环视屋子里的东西,一边说:没~~~~有~~~~了~~~~吧~~~~~
不对,还有,我硬盘丢了,心理瞬间哇凉哇凉,突然想起了DY。
警察看我脸色不对,问我,还丢了别的?丢了钱?
我缓缓抬头,生生挤出两个字:硬盘。
有很重要的资料?
没有,没有重要资料。我连连摆手,义正言辞。卧槽,难道要我告诉你,我硬盘里有120G岛国爱情动作片?别开玩笑了。

警察大哥在屋子里考察了半个小时,又去问了问同住的人,有没有什么异常,结果可想而知。
大哥, 贼是不是抓不到了?
警察看着我,沉默不语。
大哥,笔记本是不是找不回来了?
警察看着老路,沉默不语。
我哭丧着脸说,大哥,你还是走吧,我就不留你吃饭了,笔记本还没捂热乎呢,就丢了,信用卡还没还清呢,我得攒钱还信用卡。
警察拍拍我的肩,露出满脸你的痛我很懂的表情,然后扬长而去。

之后的三个星期,我都在悲伤中度过,一想到还要替小偷还信用卡,就感觉无比蛋疼,一想到DY留给我的120G从此消失不见,就感觉节操碎满地。
这三个星期,恰逢七夕,老路给媳妇买了盒巧克力,德芙的,你侬我侬,恩爱甜蜜。

然后有一天,天气依然炎热,雾霾依然不严重,依然可以看到天,依然可以看见树,依然没有知了的叫声,依然是个不完美的夏天。恍惚中好像回到的三周之前,那时的我,低头走路,背对夕阳,心里想着是不是该给我心爱的笔记本过个两个月的生日。如今的我,只能想着,这个月要替小偷还多少钱。

我又走到门口,拿出钥匙,想要开门,却找不到锁。
我又看到被撬的痕迹,锁没了,门半开。
我突然想起一首歌儿,yesterday once more。
昨日重现,妈蛋。
我检查一下屋子,发现没丢啥东西,家徒四壁,其实也没啥可丢的了,最后发现异样,我忍住了笑。
给老路打电话,通知他,咱家又进贼了。
老路很温柔,说,别闹。
没闹,你的花被子湿了一片,目测是被尿了。
老路又恢复了粗暴的本性,只说了一个字:操!

老路回来以后,就一直黑着脸,我猜他心里的“操”字就一直没有间断过。我和老路坚信贼不走空的真理,翻遍了屋子的所有角落,发现那盒七夕时候买的德芙巧克力丢了。
对于贼人的二次进宫我深感无语,甚至无力吐槽。你丫偷了我的笔记本,你丫偷了老路媳妇的笔记本,你丫偷了我的120G,你丫还偷了别人的巧克力和甜甜蜜蜜,你丫竟然还不忘给我们屋唯一的花被子上撒泡尿。
2012年七月,我在天通苑遇到了帝都最坏的贼,他在一个月内偷了我们两次,我要诅咒他,诅咒他以后生孩子没菊花。

后记:
前几天跟王婷聊天,聊起她闺女。漂亮懂事。
她说,我本来就喜欢女孩,因为女孩漂亮,我就是外貌协会。
我说,我也是外貌协会,所以我好不喜欢自己,妈蛋。
我说,我每天早起都要对着镜子说:你长这么丑,还要出去见人,真是难为你了。
她说,你是逗逼么?
我猜她一定在电脑的另一头笑了。我不是逗逼,我只是在难过的日子里,努力学着乐观。

               

版权声明: 此文为本站原创,商业转载请联系本站获得授权,非商业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载请注明来源,本文链接: 我在北京第三年(1):遇到了帝都最坏的贼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