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的疼痛和坏的疼痛

作者: 三叶杨的猫 分类: 豆瓣    阅读: 15 发布时间: 2020-03-26 09:03

12岁的某一天开始,筋膜炎和慢性脊柱问题就莫名其妙地缠上了我。曾经找过很多医生,医生总是说,年纪轻轻的养养就好了。然而,并没有变好,越来越糟糕。下颌关节紊乱,颈椎3、4、5节椎体病变,胸椎段常常小关节错位,腰椎也不稳定。

曾经有一段时间,晚上睡不着觉,手麻,头晕,工作碰到瓶颈,恋情处于崩溃边缘,情绪也很糟糕。身体就像是逐渐凝固的冰一样僵硬,心情也是跌到冰窖里。

三四年前,碰到一个泰国阿姨,用泰式古法按摩给我治疗,每次两个小时,就像扒皮一样痛,出的冷汗将床单都浸透了,中途还得换一次,做完之后的两天全身的肌肉都在灼烧,就像高烧一样。我从每三天去找她一次,再到每周,每两周一次,慢慢地恢复一些,但是我没有办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变坏的趋势。

在我离开缅甸的时候,泰国阿姨很担心我的身体又会变坏,让我在北京多运动,找一找好的医生。我跟泰国阿姨说,你等我在国内开一家店,然后就把你接来中国。她说,我等你啊。当时,我们眼圈都红红的,离开店铺的时候,我偷偷哭了。

回国之后,实在没钱也没门道去找一个像泰国阿姨一样的治疗师,我阴差阳错地开始了系统地学艾杨格瑜伽,也开始学解剖学。我一直对瑜伽很感兴趣,12年的时候就上过瑜伽课。那时候,中国的瑜伽市场非常乱,瑜伽老师的能力层次不齐,健身房里的瑜伽老师尤其糟糕。我也会时不时地跟着一些网上很流行的瑜伽视频自己做,例如玉珠铉减肥瑜伽等等,效果不好,因为我的身体太不稳定了,我做的所有体式都是变形的,不会让我变好,反而容易受伤。

我一直在瑜伽的大门外徘徊了好几年,没有机会入门。直到2018年初我回国,碰上了一个很专业的瑜伽教室和一些特别负责的艾杨格瑜伽老师。领我进门的瑜伽老师叫阿里,是一个西班牙人,会说很蹩脚的中文。他上课的时候带着长长的戒尺,如果我的三角式双脚打开的宽度不够,他就会用戒尺在瑜伽垫上敲出闷闷的声音,如果我的髋关节位置不对,他就会用戒尺敲我的身体。我很喜欢他的严格和认真,我也开始认真起来,看了我能找到的很多书,解剖学,筋膜学,瑜伽历史,瑜伽哲,传记;很规律地练习,即使在课特别多的时候我也坚持每个星期至少上5个课时的瑜伽课。

现在,我每天早上6点左右起床,有时候也会赖床到6点30,瑜伽拜日。早上10点跟同事们做广播体操,中午吃一小口中饭,去瑜伽教室练习,下午3点再跟同事们做广播体操。总算控制住了自己的身体变坏,并且在慢慢变得更好。明年2月份,我就要去上瑜伽教练课了。和大多数人比起来,我的身体更不稳定,更缺乏力量,但是我接受了我自己,和自己的身体达成了和解。

瑜珈教练经常会说“好的疼痛”和“坏的疼痛”。曾经,我埋怨为什么要让我承受这些疼痛呢,真的是太不公平了!后来,我发现这未必是一件糟糕的事情,身体的问题让我变得更坚强,对身体有更多探索的好奇心,对别人糟糕的境遇有了更多的同理心。最重要的是,它让我与一些人产生了奇妙的连接。有一对一起去瑜伽教室上课的小夫妻,她们虽然去了上海当瑜伽老师,我们一直都保持着联系。在我看来,我的身体带给我的疼痛不再是坏的,反而是好的。

想起来一个好朋友,她24岁的时候肾脏附近长了一个血管瘤,差点就要切肾,后来把血管瘤摘除了。自那之后,她特别惜命,反而过上了早睡早起的健康生活;她以前可是要天天出门蹦迪才认为人生不算虚度的浪荡女青年啊,现在每天都在学英语,哈哈哈。

所以,如果要总结如何跟自己的慢性病相处的经验,那就是接受它,但是不要放弃。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删除。
原文链接: 好的疼痛和坏的疼痛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