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父母的青春

编辑: 三叶杨的猫 分类: 豆瓣    阅读: 208 发布时间: 2020-03-25 09:54

今天看到几张老照片,其中一张是妈妈的三十岁生日。我竟有些恍惚,那个场景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甚至我连妈妈三十岁之前的样子都没多少印象。我出生的时候,妈妈才二十三岁。也就是说,她像我现在这么大的时候,孩子已经快小学毕业了。

爸妈都是临床一线医护。有很多很多年,他们俩每隔一段时间就会上夜班,一年365天,轮到了就得上,大年三十也不例外。医院里有句玩笑话:刚工作的小护士都是白里透红漂漂亮亮,两年夜班一上,就都成了黄脸婆。护士的夜班是两大两小,连上四天。大夜班是半夜12点到早上8点,小夜班是下午4点到半夜12点,这还不包括前后两次交接班的时间。虽然理论上说,夜班之后的白天是可以休息的,但是在我的印象中,妈妈从来没有正儿八经补过一个整觉。如果是大夜班的第一天,那么8点多下班一到家就得赶紧去菜场买菜,做饭,等着我中午放学回来,午饭后才能有机会休息一会儿,但是很快又要起来准备晚饭,晚饭后忙完没多久,躺在床上还没怎么睡着,又该去上第二个大夜班了。小夜班稍微好一点,好歹到家之后还能睡上三四个小时,不过早上不到6点又得起床准备早饭,然后再继续白天的忙碌。不要问我爸去哪儿了,年轻的小医生同样每天忙得脚朝天,手术拖台、半夜被急诊叫去都是家常便饭。

我记得小时候最害怕的就是爸妈同时上夜班。最开始,他们会去单身员工的集体宿舍找来一两个阿姨陪我,但是小孩哪里习惯,醒着的时候陪玩还行,要睡觉了根本不认。后来有一段时间,外婆住院做手术,她和外公在我家住了一段时间。爸妈要是同时上夜班,就会让外公陪我睡觉。我印象中有一次妈妈是小夜班,等我睡着之后才走,但我不知道从哪儿来的第六感,居然会伸手摸摸旁边的头,如果发现是戳人的板寸,就会哭醒。

在我儿时的记忆里,印象最深的可能是妈妈的脸突然严重过敏。可能是我二三年级的时候吧,本来好好的皮肤突然红肿得厉害,满脸爆皮。一开始,大家都以为是烫发导致的化学药物过敏,因为在那之前好像恰好妈妈烫了头发。但是过了很长时间也没有好转,后来一个很偶然的机会才发现是青霉素过敏。作为临床护士,青霉素过敏可想而知有多悲惨,因为每天给病人输液都暴露在弥漫着青霉素的空气里。后来妈妈不再直接进行与青霉素有关的操作,才渐渐好了。

北京这几天突然暖和了,我便开始洗晒全家的冬装鞋靴。我突然想起来以前家里那台老式洗衣机坏了之后只剩下甩干功能,所以全家人的衣服都是妈妈手洗的。夏天还好,冬天衣服又多又重,水还冷。医院里经常有各种检查各种考试,我印象中妈妈经常在洗衣服的时候,在盆旁边放一个小板凳,板凳上放一本书,一边洗一边看书,一边在心里背。虽然搬过好几次家,但是在每个旧房子里,妈妈洗衣服的那个场景,我都记得很清楚,可见频率之高,每次持续的时间之长。

有时我和老公会感慨,为什么印象中当年的父母比现在的我们成熟好多,然而实际上他们当时比我们现在的年纪还小?“为母则刚,为父则强”说来简单,可是又有谁的青春不是青春?谁又不想让青春停留得久一点?

感谢父母,把最美好的青春年华奉献给了我们的家。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删除。
原文链接: 致父母的青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