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组第一贴让我想到我的大学室友,一时兴起,也在此回忆一二往事

编辑: 三叶杨的猫 分类: 豆瓣    阅读: 1,649 发布时间: 2020-04-18 20:08

他和正真的装B之王的不同之处在于——B王是知道自己在装逼而继续装逼,他的装逼,是和吃饭睡觉一样刻在骨头里的与生俱来的天性,是对世道人伦有着独到见解的天赋,是一种极尽诡异让人无从辩驳的处世态度。

0.其人

*杨是东北人,他浑身散发着针对西北苦寒地区的优越感,言语之间尽是轻蔑不屑。*杨也是一个喜欢穿风衣的人,无论春夏秋冬,他总是穿着一件中长款的加厚风衣,如果你没见过那件风衣刚到货的样子,你永远无法相信那是一件黑色的风衣。由于主张经常洗头影响发质,他的头发总是油得几乎要滴水,他总是在油即将滴下来的最后一刻,及时的戴上帽子,也不知道他后来是洗了头还是被帽子吸去了油,总之大约十天后,他的头发会重新飘逸几天。*杨有两套床单,他总是欺骗自己说换洗床单,其实只是换,没有洗,两年下来,本来不知道什么颜色的床单,都变成一种人皆远之的黄色,这对他来说未尝不是好事——连换床单的功夫也一并省去了。*杨自视擅长交际,左右逢源,院长书记,学生主席,都是他的掌中棋子,皆被他超凡的运人手段玩弄于股掌之间……

1.初识

我起初对这位室友印象深刻是因为大学开学的自我介绍——当时是在一个晚自习上,大家逐一上讲台自我介绍。我上讲台之后,把我的名字写在黑板上,我叫杨*(因为我的名是一个奇怪而简单的生僻字,我高中初中认识的好多朋友都不会写我的名字,我最好的朋友给我的备注都是别字,所以我希望大家记住我的名字),然后简单说了两句就下台了。过了一会儿,这位室友上讲台了,巧的是,他叫*杨,这也许就注定了我们两个命中有斩不断的纠葛。他介绍到:我叫*杨,*是**的*,杨是这个杨(他指了一下我写在黑板上的名字)。这个时候大家都对他姓甚名谁可以说了如指掌,然而,但是,只见他拿起了板擦!擦掉我的名,在我的姓前面加上了他的姓???我当时心中也只是略微有点奇怪,很快就被初入大学的兴奋压下去了。这位*杨同学也在我的记忆中回归平淡(当时他并不是我的室友,我跟他是两年之后的大三才做的室友),之后因为他们宿舍里有我一个好朋友,我经常去串门,他给我的印象都是健谈且善于夸赞人,我有注意到一个事——每次我去他们宿舍都是跟大家聊天,但是他一旦开口,其他人就都开始回避,自己做自己的事。每次起初愉快的交流都是在他的喋喋不休,我的尴尬接不住话和其他人沉默刷手机中结束。

2.缘起

大三换了宿舍之后,我和*杨就成了室友。也是从此,我对他有了新的认知,我对人类的极限也有了新的认知——

宿舍里除了每人有个带书架的小桌子之外,还有一张公用的大餐桌。而原本放这张桌子的位置,被*杨从宿舍楼仓库私自搬来美其名曰大家用来放杂物的柜子占掉了(其实里面塞满了他的垃圾,每次打开柜子我都怀疑里面已经有汉江怪物,寄生虫在萌芽),而餐桌,很不幸地,放到了他的床边。于是,这张餐桌,开始了它悲惨的一生——它原本是一张餐桌,后来,摆满了他一个人的,洗过的袜子,没洗过有各种黄色黑色污渍的袜子,洗过的内裤,没洗过有不知名液体干了之后形成白色圈圈的内裤,明天要交给学生会的策划,后天要交给老师的课程设计……你以为这就完了是吗?内裤和作业摆在一起如何叫刷新认知?这张可怜的桌子上,跟内裤袜子一起的还有——*杨亲爱的母亲从遥远的东北寄到大西北的零食特产水果,昨天订的没吃完的百元之上的夜宵,昨天的米饭,前天的米饭,上周的已经烂得发黑的米饭——最可怕的是,有一次我的充电器掉下来掉到餐桌上,我去找的时候,我一只手伸进去,拿出来的时候手上有一只蠕动的白色虫子,我拨开上面的东西一看,下面是一包已经生了一袋子蠕动的白虫的不知道是多久之前的米饭……

如果你说,寝室是我家,环境靠大家。为什么我和其他室友不动手收拾,说实话,最初我试图改变过,我三天一小扫,每周一大扫,他扔在桌子上的东西我都一一收拾整齐,任劳任怨。直到某天,我扔掉了桌上已经烂的发黄的一天毛巾,*杨震怒!当天晚上质问一宿舍的人,谁扔了他的毛巾,各种脏话,我立刻承认是我扔的,并许诺明天赔偿,然后就是他各种喋喋不休的阴阳怪气的嘲讽——“才搬来宿舍几天啊,你以为都是你的吗,宿舍是你家啊,你搁这儿当大少爷来了,真有意思……”当时宿舍里的其他人,都是沉默不语的刷手机,我在那一刻突然领悟了曾经那些熟悉的沉默……

3.厌世

*杨平均每学期要挂掉三分之二的课程,而他觉得他挂科的原因是——

“不能够啊,我就一次作业没交,哎呀,这老师心眼儿得小成啥样儿啊,这就挂人,哎呀,我真是服了……”

“我就那一次问题没答上来,这老师是看我不顺眼吧,那也不能这么整啊,耽搁我毕业他担当的起吗……”

“那**和***,我就不信他们比我强,绝对是收了钱,这都啥年代了,还有这样儿的老师,哎~呀,我真是服了……”

“我跟**院长关系这么好,不能够啊,别是把我和***搞混了吧……”

然而事实是——*杨一学期一门课能去一半就算看得起这个老师,学期末大家都挑灯夜战,不眠不休的复习的时候,*杨每天应酬不断,学生会的主席,学院的领导,最新的女友……

*杨厌世论调最经典的一次是——由于班干部没有看懂通知,操作失误,于是我们班入党名额被削掉了一半,于是*杨开始了——“绝对是范姐(我们班主任)想拿钱,一人给她拿五百块钱,啥事儿没有,你说这整得,这些人也真是的,一点儿眼力见儿没有,人家这么明显的意思都看不出来,这以后出了社会可咋混呀……”在场的人都目瞪口呆,稍顷,散了之后,我听到有人说“果然是个傻b”……

4.一战

那是一个安静的午后,由于隔壁宿舍醉酒大闹宿舍楼被人举报,我们班主任拖着孕肚频繁的前来查寝。那天午后,班群里又说,班主任要来查寝。于是我和一个室友开始打扫宿舍,这个时候*杨打着电话,吴侬软语地离开了宿舍,我们简单收拾了宿舍,我拉开了因为*杨白天要睡觉经年累月工作的窗帘。这个时候*杨打完电话回来了——

“干啥呀,拉窗帘干啥呀?”

我:“班主任要查寝……”

“查寝跟拉窗帘有啥关系啊,她来就来呗,她查她的,跟咋们有啥关系?”

我:“????”

“你为了那点奖学金真的是啥事儿都干得出来,要不要脸呐!哎~呀,我的天……恶不恶心呐,一天天溜须拍马,让人看了还以为你真有多好呢……”(这一番话令我震惊,我确实向往奖学金,但是我从来只是在成绩上下功夫,事实上我一次奖学金都没拿过,唯独一次离奖学金最近,是成绩合格,到宿舍卫生太差,不是文明宿舍,只好作罢,我也没什么怨言……)

我:“????????????”

于是我跟他爆发了一场激烈地争执。他各种挖苦讽刺,说穷山恶水出刁民(见下文详解),说我阴阳怪气,说我打扫卫生乱动他的东西(见上文),说我在宿舍说人坏话(见下文详解)……从未受过如此奇耻大辱的我……只好戴上耳机,去洗衣服……

然后大概过了两三个小时,他来自习室找我,当着自习室两三百人,高声大嗓的道歉,“我当时太生气,说话有点着急,你别生气”……我努力地想让他小点声,他依然高声大嗓……我感觉我从此再也没有脸面去自习室这种圣地……

5.歧视

*杨是东北人,我们同在金城上学,而我们班上一般都是大西北的孩子。

*杨经常有这种论调——

“穷!哎~呀~咋能穷成这样儿呢,我真想不明白,一个省会城市能破成这样我还真想不明白……”

“我就发现,甘肃这地方的人都长得不咋好看,你看那些女的,脸上高原红,贼恶心……”

因为在吃饭的时候说这种话,差一点被我们班上同学群殴……

这也就是他说我穷山恶水出刁民的基础论调。

6.审判

这个故事说来话长,我就长话短说。简单来说,就是我从前宿舍里只有我和A是同班,其他人是别的班。于是我跟A比较形影不离,这位A同学不知道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后来换了宿舍分开之后,他开始对我产生异样的情感,最开始是比如上课经常盯着我看之类的小动作,我觉得无所谓大家都是朋友,后来直接当着二三十人的面跟我表白,要跟我在一起,我就很尴尬……

于是我在宿舍里倾诉我的烦忧,我实在不知道如何面对这个事情,基本上就是说——A他怎么能这样呢,搞得人好尴尬,之类之类的……

于是在一战中,*杨就持审判长的态度说:“A对你那么好,你天天在宿舍说人家坏话,要点儿脸行不行……”这就是我天天在宿舍说人坏话的来源。

我其他舍友论调一致:“别理那个傻b!”

7.桃花

*杨总是有一些神秘的女友,他曾在寝室吴侬软语到凌晨两三点,我们沉默无措地睁眼躺到两三点;他曾花近千元顶着一头油的滴水的秀发赴异地会女友,回来之后言语中净是“得手”的优越感——嘲讽另一个室友“你谈了这么多年对象,别还是个处吧,咋了,**不让你碰啊,我教你!”;他曾同一晚上接起过三个陌生女人的来电,用同样的吴侬软语与不同的对象卿卿我我;他曾因分手寝食难安,当大家问他怎么了的时候,他说“分手了,贼难受!”大家表示很迷茫,他又说:“哎~呀,就之前跟你们说过*大那个,你们这都啥记性啊,一点儿不关心室友……”我们:“?????”啥时候?跟谁说过?……

8.反哺

无神秘女友通话的吴侬软语不同,*杨跟他的母亲通话的时候又是另一种风格——

“儿子,妈妈觉得,你还是这学期努努力,把挂了的课考过了吧,别留级了”

“你说啥呢!你打电话就为了诅咒我毕不了业是吧,天天说天天说,烦不烦呐!”

“儿子,妈妈单位让我们学用电脑,我不会,你给教教呗”

“那有啥不会的,你咋考上大学的,你这些年在单位都干了些啥你说说,一天天的,我教你,我没事啊,我不要做作业上课吗?”

“儿子,这也快毕业了,你抓点儿紧找个女朋友呗……”

“不找!你有事没事啊,没事我挂了,上课呢!”

……

9.二战

就在上学期末前一个月,我们搬走了那个柜子,把餐桌挪到了它原本的地方,宿舍一下子整洁宽敞了几百倍…我们大家约定,以后自己的垃圾自己倒(我一直都是自己扔垃圾,因为一起扔就是经年累月,堆在门口像一座小山一样)于是除了*杨,我们大家都自己买了垃圾桶,自己扔自己的垃圾……只有*杨依然对外门口,一周过后假期到了,门口累了一座山,我另外两个室友因为经常在门口抽烟,会顺手扔垃圾到里头,所以走之前把垃圾收拾好了装在袋子里,扔了一部分,剩下一部分。

最后宿舍里剩下我,*杨,室友B。

*杨抱怨宿舍里没人打扫卫生,收拾垃圾……B听了很气愤,就在群里指桑骂槐,说不收拾垃圾云云,*杨在群里问“你说谁呢?”我就中肯的回了一句“垃圾是谁的他就说谁呗……”然后在群里一番讨论之后,我回了宿舍。

然后又开始了……他说我阴阳怪气,说我穷山恶水出刁名,说我在宿舍说人坏话……

我争了两句,觉得好没意思,就戴着耳机出去洗衣服……他整整喋喋不休的说了两三个小时,说到凌晨两点……这个时候我刚上床躺下,因为听歌夜深的缘故,略有几分愁思萦绕(我压根就没把他放在心上),于是我在盆友圈吟诗一首,内容如下——

我有时候在傍晚醒来 看着窗外白茫茫的雾气 觉得世上尽是一些无聊的事 但一想到你的名字 我又觉得这些事其实很有意义

然后我一个学弟打电话来问我要复习资料,第二天要考试,走投无路,深夜来电求助,我就跟他聊了两句。这个小崽子问我盆友圈发的那几句话在说谁……

然后被*杨听见了,他先是说我凌晨两点在宿舍打电话,一点道德都没有(这个时候他在超大声地收拾第二天要回家拿东西,B出去别的寝室打游戏了)。我:????然后又说我这么一点小事就发盆友圈讽刺他,心眼儿小。我:????

10.遮羞

不晓得这个事说出来,我这段话还能不能发出去,斗胆一试吧。

*杨经常在被窝里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他的床没有任何遮羞布,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当然,这种事毕竟血气方刚大家都能理解……可是你好歹要分场合吧,大中午大家都吃完饭在收拾东西准备睡觉,他在被窝里不可描述……晚上熄灯前,大家都在洗漱,他在被窝里不可描述……早上大家起床准备去上课,他在被窝里不可描述……那个位置,那个幅度……真的很明显……

我是真的忍无可忍,也是真的无可奈何。

这些往事一一细数过来之后,我发现这个人和装b一词其实相去甚远,似乎有些偏题,但是我细细回味他平日的言谈举止,又觉得那些“我觉得不是这样……”“哎呀,笑死我了,你咋就弄成这样了呢……”……开头的句式又极尽装b,这个人的出现,让我明白“见不贤而内自省也”这句话何其重要,尽管我也并不是什么完人,但我至少行走在正规的道路上。(谁知道呢,万一人家走的才是正道呢)。我向旁人讲这个人的故事的时候,经常想到冯小刚某部电影的开篇一句话“荒诞戏谑,博君一笑。”

今天洋洋洒洒地讲给大家,希望大家见不贤而内自省,也希望博诸君一笑。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作品,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联系本站管理员删除。
原文链接: 小组第一贴让我想到我的大学室友,一时兴起,也在此回忆一二往事

发表评论

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