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章

机器人和它的狗-作者/张寒寺

你给我翻译翻译,什么叫可爱? 我把拴狗的绳子放到它手里:“牵着。” 机器人阿蒙伸缩着突出的眼睛:“它为什么要被拴起来?” “防止它咬人。” “它的牙齿无法咬穿我的外壳,我的外壳由合金制成,最多可以...

与姜文有关的日子-作者/马东

点他!点他!点他! 1 1963年1月5号,一个男孩出生在唐山。医生来登记新生儿姓名,他爸在部队没回来,他妈表示还没起名儿。医生做主,他爸是当兵的,那就叫他姜小军吧。 姜小军他爸姜洪齐是个工程兵...

伤怀-作者/刘酿苦

你的过去不会改变,活着不是为跟过去作对。 回到忆往镇经商之前,我常年混迹于城市的边缘人群里,寻找跟他们对话的可能,然后写下他们的故事,供稿给一个亚文化平台。这个职业往高了说,是在捕捉时代的侧影...

一路向南计划-作者/田雪珊

心里知道和真正发生之间,总还是隔着一万个想不到。 1 从前天晚上接到妈妈电话的时候开始,西南的两个太阳穴就像被吊上了一根绳,互相拉扯着在脑中较劲,形成一阵节奏规律的鼓点间奏,不时在脑袋中回响...

酒局不续杯-作者/MacKenzie

你相信吗?真的有些事情逃不过因果轮回。 不记得是《法华经》,抑或是哪部佛经记载,凡有罪恶极深重的灵魂,在咽下最后一口气之时,便瞬间坠入无间地狱。那里没有空间,灵魂会和堕落于此的灵魂交融在一起,...

真相-作者/沈槐榆

老实人就活该被欺负吗? 1 活了三十年,今年是刘文第一次讨厌过年,甚至有些恨——人们闲着没事干,不管男女老少,都聚在一起嚼舌根。自从一年前和老婆离了婚,刘文已经很长时间不在他们的讨论范围内了。...

你讨厌菠萝吗?-作者/杨森

如果马桶不进水怎么办?先打开水槽,观察浮球是否被卡住,不是的话,再看进水阀的过滤网有没有堵塞,不过话说回来,百分之九十的情况一般都和浮球有关,只需要轻轻地拨动一下…… “我说,你有在听我讲话吗?” ...

兼职大人-作者/短痛

即将出现在这部电梯里的是一个叫沈乐的男人。就在一刻钟以前,他还是个赖床的臭小子。他从小就喜欢有分量的被子压在身上。下唇要挨着被子的边沿才能入睡。入睡时蜷缩成一团,可睡醒时总是呈“大”字状。 但今天...

一切终将汇入春夜-苏更生

你看呀,这一刻的花也已然开好了。 诺顿,你好呀。最近天气好了起来,气温也随着升高,楼下的树果然在一夜之间就开出万千花朵。太阳明晃晃的,我站在树下,有风吹过,枝桠摇曳,花朵落下,四周有孩子在疯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