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

偶尔想要举铁

因为搬不动奶奶。 奶奶已经瘫痪有两年了吧,今天给她翻身的次数有些多,隐约觉得手腕疼。 想给她洗澡也是妈妈主力我打下手,因为我抱不动她。 奶奶不能动弹现在活的即孤独又心酸,我内心弹幕丰富但话不...

棉花记

早上六点多钟,母亲就在楼下喊我名字。那时候我还在半睡半醒中,挣扎了一下,才回:“做么事啊?”没有回应,过了一会儿,母亲上楼推门进来,“还在睡啊?”我起身问:“出么子事了?”母亲略带抱歉地笑道:“我要到地...

那匹马、那棵树和地瓜

前些天看英剧《万物既伟大又渺小》,有一集里,一只叫安丹特的赛马患了严重的肠扭转,身为兽医的男主角无法看着它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于是用杀马枪结束了它的生命。 那一刻我忽然陷入了极大的悲伤。屏幕...

我跟我爸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

我跟我爸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这几年的联系一直很少。上一次见面,是在春节期间,我回老家,他出门时看到我,和我打了一个照面,应该也没说上话。他穿的什么衣服,神情是什么样的,我没有一点印象。他急匆匆地出...

婆婆-北方人管姥姥叫“婆”

北方人管姥姥叫“婆”。 我是姥姥带大的,典型的偏心眼,对我比所有的孙女孙子都好,晚上睡觉把我搂在怀里,有好吃的都会藏一个给我。她喜欢小孩子,她姓王,甚至我连她全名都不知道叫什么。爱笑,有阿兹海默症...

记一场墙边的难忘对话

前几天和父母大吵了一架,“父母”这两个字看起来很生疏,但我正在生他们的气,现在用这个词很合适。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在饭桌上闲聊时我告诉他们,我计划几年后去国外读研。话音刚落,我先是遭到他们的嘲笑,他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