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

难以忘怀的大四异地实习经历

1 2019年9月,本该进入备考研究生百日冲刺期的我,不知怎么回事,身体和心理双双崩溃,像一只泄了气的皮球一样,无论如何也无法进入正常的复习状态。或许是前期用力过猛,伤了元气;也可能是过度紧张导致注意力...

《人间告白》

岁月辽阔,因为有你,人间值得 亲爱的小忽: 前几日有个采访问我,你走后我做的最勇敢的一件事情是什么,我回答道:是这一次带着花生回到了曾经我们一起住过的家。 我收拾房间时,打开了你的抽屉...

母亲五十四

去年和母亲去平坝樱花园赏樱 我是一直记不住别人生日的人,所能记得的,也不外乎是身边最亲近的那几个人,我自己的、父母的、姐姐和妹妹的,再有就是女朋友的,记女朋友的生日也很奇怪,在一起就记得,不在...

翻转的时光

到吃饭时,饭桌上常常只有我一个人。菜薹炒腊肉、青菜豆腐粉丝汤、清炒土豆丝,还有一罐自家做的腐乳。米饭蒸得蓬松,有我极爱闻的米香气。窗外隔着菜畦是垸路,早晨的阳光洒下,不知从哪里传来零星的狗吠声。前...

新冠时期的葬礼

早上醒来,妈妈的同事阿姨打来电话,让我赶紧回Y城一趟,说妈妈情况很不好。血压掉得很低,呼吸困难。要上呼吸机,要送ICU。 我飞速收拾东西出门,刚上出租车还没来得及跟司机说话,医生的电话打来了。我以为...

好的疼痛和坏的疼痛

12岁的某一天开始,筋膜炎和慢性脊柱问题就莫名其妙地缠上了我。曾经找过很多医生,医生总是说,年纪轻轻的养养就好了。然而,并没有变好,越来越糟糕。下颌关节紊乱,颈椎3、4、5节椎体病变,胸椎段常常小关节...

致父母的青春

今天看到几张老照片,其中一张是妈妈的三十岁生日。我竟有些恍惚,那个场景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了,甚至我连妈妈三十岁之前的样子都没多少印象。我出生的时候,妈妈才二十三岁。也就是说,她像我现在这么大的时候,...

与父母相处的四十天

(一) 又一次,我要陪父亲去买药。 父亲坐在卫生所的大厅里,戴着口罩,等在那里。我刚一过去,医生举起测温仪给我量了一下体温,一看是正常的,然后在一张信纸上写字盖章,“把这个拿到村委会去盖章。”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