豆瓣

我跟我爸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

我跟我爸已经很久没有联系过。这几年的联系一直很少。上一次见面,是在春节期间,我回老家,他出门时看到我,和我打了一个照面,应该也没说上话。他穿的什么衣服,神情是什么样的,我没有一点印象。他急匆匆地出...

婆婆-北方人管姥姥叫“婆”

北方人管姥姥叫“婆”。 我是姥姥带大的,典型的偏心眼,对我比所有的孙女孙子都好,晚上睡觉把我搂在怀里,有好吃的都会藏一个给我。她喜欢小孩子,她姓王,甚至我连她全名都不知道叫什么。爱笑,有阿兹海默症...

记一场墙边的难忘对话

前几天和父母大吵了一架,“父母”这两个字看起来很生疏,但我正在生他们的气,现在用这个词很合适。事情是这样的,当时在饭桌上闲聊时我告诉他们,我计划几年后去国外读研。话音刚落,我先是遭到他们的嘲笑,他们...

生而为女,你快乐吗?

不久前的一个晚上,我和男朋友聊微信不知为何聊到了“男性是否必须挣钱养家”的问题,他认为必须,我指出这是一个存在性别偏见的想法。 这场对话最终演变成我俩又一场关于性别议题的辩论。有意思的是,在我发送...

放心吧,极简减不掉乐趣!

昨天是女儿十一岁生日. 很久前她就盼着生日. 可以吃蛋糕,有很多人给她发红包,而且还可以看电视到十一点. 昨天我们去接外婆来我家吃晚饭。 外婆执意要给孩子1000块的红包, 尽管我一再说,两百就够了,不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