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做为备胎中的战斗机,老张一度曾经给予了千千万万备胎坚持下去的勇气--只要备胎做到底,总会有天正成果。

有句话说,百年修得同船渡,千年修得共枕眠,那么一枚备胎要修成正果,怕是要上万年的道行,前生的几万次凝视,才能换得意中人一次不经意的回眸。

一个备胎的兴亡史

韩剧中总有这么一类备胎,家世好样貌好性情好,对女主掏心掏肺,惹得无数女粉丝心疼不已。可这样的绝世好备胎只存在于影视作品里,条件都这么好了,干嘛还当备胎啊?

倒是老张,完全就是我们生活中最常见的那种备胎,所以他的成功和失败,对于备胎们来说更具借鉴意义。

老张其实并不老,只是生得老相,高中的时候脑门上就有抬头纹了,打扮也很老气,走八十年代政工干部风,穿衬衣总是掖进裤腰里,鼻梁上架一副老式的黑框眼镜,看上去比同龄人足足要大上一轮。大学新生报到那天,他拎着箱子正擦汗呢,迎新的同学见了就上去问:“这位家长,请问你们家小孩是哪个系的啊?”

外表其貌不扬的男生一般只好勤奋修炼内功,别看老张长得不怎么样,可人特别内秀,身为理工男,专业方面出类拔萃就不用说了,居然还文能写情书,武能打篮球,小个子也有大能量。长相老成的他为人处世也很稳重,当别的男生还在睡懒觉泡MM玩叛逆时,他已经悄然混成了学校的社团领袖兼学生会头头。

这样四平八稳的人生,真是波澜不惊,连感情生活都是四平八稳的。老张对自己的长相很有自知之明,原本是打算毕业后再考虑个人问题的,没想到做了社团领袖后,居然有个学妹看上了他。学妹长得和他难分伯仲,胜在够纯够年轻,老是眨巴着一双天真的眼睛无比仰慕地望着他,让他平添了几分自信。

正在老张考虑是否要顺水推舟接受学妹的示好时,他生命中的劫数出现了。

那是邻校的一个女孩,女神级别的人物,长得有点像《流星花园》中的静学姐,姑且就称她为静女神吧。

老张和静女神,是在一次校际联谊会上认识的。说真的,如今稍微新潮点的大学生都不混什么联谊会了,好玩的地方多着呢。那天的联谊会,基本上都是像老张这样的内秀分子主场,在一群土头土脑的挫人当中,我们的静女神忽然挟风雷之势登场了,穿着小短裙唱了一首英文歌曲。

灯光迷离下,静女神长发微卷,媚眼如丝,眼波偶尔流传到老张身上,像是眼中只有他一个人,他一阵眩晕,脑子里只有女神那双白得耀眼生辉的大长腿,完全听不清她唱的是什么。

联谊会的尾声,一群男男女女跳起了的士高。老张正坐在角落里发呆,一双手伸到了他面前,邀请他共舞,正是静女神。拉着女神的小手,老张热血上涌,誓要士为知己者死,顾不上舞姿如何,只管各种手舞足蹈,各种耍宝扮丑,还不惜利用自己的体型特征,在舞池中间模仿起了大猩猩,浑然不顾墙角边还坐着他带来的那个学妹呢。

老张扮大猩猩真是一绝,他本来就生得矮胖,加上当了多年的学生干部,眉目间有种庄重的不怒自威,他扮的猩猩看上去一点都不猥琐,反而有几分《猩球崛起》中猩猩王恺撒的王者之风。

静女神乐得开怀大笑,冲着他大喊了几次:“你真可爱!”临走前还问他要了手机号码,说要多联系。

狂欢之夜结束后,老张兴奋之余,又有几分意兴阑珊,他猜想,那么漂亮的女神,不知道有多少人在后面追着捧着呢,所谓的多联系,估计只是客套话罢了。

意想不到的是,没过几天,静女神还真的给他打了电话,约他去江边吃麻辣小龙虾。

放下手机,老张高兴得直转圈。身为寝室老大的他恩威并施,借了下铺小王的阿迪达斯球鞋,又穿了邻床小李的zara外套,临走前还往身上猛喷了一把不知是谁放在桌面上的KENZO香水,这才雄赳赳气昂昂地去赴约。

他不知道,当他骑着无敌小电动赶到江边时,出现在静女神面前的形象是这样的:外套过小过紧,裹在身上越发凸显小肚子,身上的香水味儿混着汗味,浓烈得几乎要把人薰翻过去。

即便这样,可当他一落座,招呼老板赶紧上两盒加多宝,以免她吃多了辣的嗓子疼,静女神就觉得,那个在舞池中扮大猩猩的老张又回来了。

“其实,我们联谊那天,我心情特别不好。”静女神的开场白几乎没吓着老张,可他是谁啊,演技帝啊,最擅长的就是扮演泰山崩于眼前而脸色不变了。

那天晚上,就着小龙虾和加多宝,吹着江风,静女神向老张说起了她的爱情故事。

简单来说,这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异地恋的故事。静女神从小就是那种校花级的人物,小学三年级就开始有男生给她塞纸条,可以说是万千宠爱在一身。这种在宠爱中长大的人,自然就特别骄傲,看不起身边那群卑躬屈膝的小男生们。读高中那时,她和班上的学霸同桌,那是个和她同样骄傲的男生,成绩总是高居全年级第一,而且是那种远远将第二名甩出几条街的第一。

学霸平时不苟言笑,静女神和他做了一年同桌,没说过几句话。唯一一次,是她为了一道数学题焦头烂额时,学霸忍不住拿过去,三下五除二解了出来,把作业本还给她时,他的脸上有一丝轻藐的笑意。后来静女神回忆这段往事,发现自己对学霸的心动,就是从这个笑容开始的,他的轻藐激起了她的征服欲。

高考那年,原本一贯成绩优异的她发挥失常,考到了一所不怎么样的二本学校,学霸却一如既往地稳定发挥,成为了她那所高中有史以来第一个考上清华的男生。现在,为了方便叙述,我们就叫他清华GG吧。

正当静女神在某二本学校黯然伤神时,清华GG向她示爱了。原来,当初他的那些小伎俩,只不过是为了引起女神的注意。经历了一番情书轰炸后,某年某月某夜,当静女神看见捧着一大束玫瑰站在女生宿舍楼下的清华GG时,激动得一下就扎进了他的怀里。

从那以后,就是我们熟悉的异地恋的桥段,煲不完的电话粥,聊不完的视频,短暂的相聚,长久的相思。

这就不难解释,身为女神,为什么会去参加那种无聊的联谊会,她实在是时间多得没地方打发了。更何况那天,刚送走了来此匆匆一聚的清华GG,心情正好有点小郁闷。

为什么会跟老张说这些呢?静女神表示,这是因为“你看上去就是那种特别nice的人”。

被女神这么一夸,老张浑身都轻飘飘的,他哪里知道,当一个女孩子夸你人好的时候,基本上就是把你当成了绝缘体。

那晚回到宿舍,老张拿出调成静音的手机一看,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学妹打来的。他这才想起,那天晚上原本是约好和学妹一起去看电影的。正在他犹豫着要不要回电话时,学妹的电话又来了,她在电话里又是撒娇又是指责的,换平时,老张早就求饶了。电光石火间,女神的脸闪现在脑海,他狠了狠心,对学妹说:“对不起,我以后可能不能陪你去看电影了。”

学妹急了:“为什么啊?”

“我忙啊,要上课,要兼职,还要……”

老张支吾了半天,总算把学妹给打发了。真实原因他当然没敢开口,总不能说他宁做女神的备胎,不做平凡女生的男朋友吧。

据说每个女神背后都会有一个云备胎,为了心目中的女神,老张从此踏上了漫漫备胎路。

话说尽管有了男朋友,围绕在静女神身边的男生可真不少,备胎这个光荣而艰巨的任务怎么会落到老张头上呢?

其实不是因为他条件太好了,而是因为他太不起眼了,这样的男生,看上去没有一点威胁性,会让女生根本忘记了他的性别,从而失去了提防心。讲真,备胎不是一般人能做的,这需要超强的忍耐力和超好的包容性,所以,做后备的女生一般都是甜心,做后备的男生一般都是暖男。

做为一枚备胎,老张时刻都没忘记他身为备胎的自我修养。自打认识静女神后,他的手机就二十四小时开机,以备女神能够不分昼夜地召唤他。曾经有一次,女神在酒吧里喝醉了,给他打了个电话,他二话没说,立马开着电动车去接她,结果被冬夜凌晨二点的寒风吹得重感冒。

静女神平时爱发个自拍什么的,老张总是第一个点赞的人,不光点赞,带编着花样夸奖她如何如何清丽脱俗,词儿从来不重样的。静女神有胃病,为了保持身材又不敢多吃,老张就常年去粤菜馆给她订老火靓汤,隔三岔五送过去。

这都不算什么,做备胎最苦的就是当对方正牌男友出现时,你最好在一秒钟之内遁形。老张就是这样,不得不忍受静女神每隔一段时间就失踪的行径,他知道,这种时候,多半是女神和男友腻歪去了。有一回,女神足足消失了两个月,老张在宿舍里抓狂得猛揍自己的诺基亚,只恨它这么久都没个声响。多少次他都忍不住想给女神打个电话了,多少次又咬紧牙根忍住了。

就在他都要绝望的时候,女神一个电话,又让他满血复活了。原来前一阵她去北京会男友了,回校之后,一阵寂寞空虚冷,这才想起老张。

宿舍里的兄弟有时也劝他:老张啊老张,谁都想娶女神,可这女神哪是平凡人消受得了的呢?还是趁早认栽撤了吧。

有句话兄弟们没好意思说出口:你那个女神啊,活脱脱就是个绿茶…..

老张知道大家是一片好意,也不争辩,一边低头听教训一边埋头刷微博,好在第一时间为女神的自拍照点上一颗小小红心。

静女神的爱情并不顺利,她和清华GG都心高气傲,谁也不肯对谁让步,一点点小事就吵得天翻地覆。几年异地恋,就像《三国演义》开头所说的那样,合久必分,分久必合,分分合合,没完没了。每次闹分手时,老张就是她的创可贴,每次一复合,这张创可贴就用完即扔了。

折腾的次数多了,静女神也有点内疚,有次禁不住对他说:这样对你不太公平,要不,我们还是少来往吧。

老张热血上涌,想都没想脱口而出:我愿意做你招之即来、挥之即去的那个人!

这样的深情告白,静女神还是头一回听见,当时感动得热泪盈眶,深情款款地说:你真像家明。

家明是谁?老张回去特意百度了下,才知道家明是言情小说中常见的男二号,女主角们喜欢的大暖男,也是备胎们的鼻祖。

如此这般纠缠到了大学毕业,兵荒马乱之际,静女神倒是气定神闲,她准备一毕业就去北京,投奔爱情。老张也在犹豫,跟过去吧,未免也太没皮没脸了些,不跟过去吧,又放心不下女神。

天有不测风云,静女神还没去北京呢,清华GG倒是要离开北京了,他收到了哈佛大学的通知书,还是带奖学金的那种。

消息传来,静女神彻底崩溃了,异地恋已经够她受的了,现在还要升级为异国恋,她的小心脏根本承受不起。她马上飞到了北京,流着眼泪求男友留下来。

清华GG还是走了,临走前吩咐女友:好好准备托福,我在美国等你。四年前,他说的是:我在北京等你。

他们这段恋情又延续了一年多,后期完全就是苟延残喘,静女神考了两次托福,每次成绩都很不理想。为了给她打气,老张也陪着她去考了一次。然后某一天,她在男友的facebook里看见了一张合影,女孩远远不如她漂亮,但人家也是哈佛的学生。

她在越洋电话中质问男友,对方倒也爽快,告诉她远隔重洋毕竟不是个事儿,还是一别两宽,各生欢喜的好。

一辈子都活在骄傲里的静女神,人生中头一次尝到了被人嫌弃的滋味。

她照例去找老张哭诉,老张沉默半晌,给她看了张成绩单,那是他上次陪考的成绩,堪称优异,申请个过得去的学校完全没问题。

静女神急得眼泪都来了,睁着一双朦胧泪眼问他:就是说,你也要去美国了吗?

老张摇摇头,爽快地把成绩单撕成了碎片,盯着眼前为他哭泣的女神说:你在这里,我哪也不去。

静女神感动之极,无以为报,那就唯有以身相报了。

那一年,老张和静女神的婚礼轰动了整个城市。

毕业后,凭着出色的履历,老张进了业界一家知名的公司,攒了些银子。为了举办这场婚礼,他不仅花光了所有的积蓄,还向广大亲友举债,在本城最豪华的酒店大宴宾客。

为减轻他的负担,静女神本来想租个婚纱得了,老张手一挥,口出豪言:一辈子就穿这么一次,咱得自己买!

婚礼上,万年备胎老张迎来了人生中的巅峰时刻,他西装笔挺、皮鞋锃亮,打了发蜡的头发梳得一丝不苟,手臂里挽着美如天仙的新娘,笑得连脑门上的抬头纹都舒展开来了。

当司仪让他介绍下是如何追到新娘时,老张志得意满地总结说:女神恋爱要等得,女神生日要记得,女神失踪要忍得,女神花钱要舍得!

掌声雷动中,一个伴娘偷偷地跟姐妹咬耳朵:这个二货,以为结了婚就万事大吉了,考验还在后面呢。

群众的眼睛总是雪亮的。

小姐妹们都看出来了,高高在上的静女神只是一时赌气,才选择下嫁老张的。她爱上的,只不过是他对她的好,而不是他这个人。

婚后两人走在街上,总会被人指指点点。静女神身材高挑,站在矮胖的老张旁边,足足高出半个头。婚礼那天,为了迁就老张的身高,她特意穿了平跟鞋,其实,她私心最爱的还是高跟鞋,一天不穿高跟鞋没什么,但是一辈子呢?难不成她要为了他穿一辈子的平跟鞋?

结婚就等于给情感史划上个句号,那只是针对相貌平平的女生而言。像静女神这种段位的漂亮女生,即使步入了婚姻,后面还是有一个排的男生在流口水。

老张的错误就在于,他以为备胎转正后就万事大吉了,不免就有点懈怠。又正好是拼事业的年纪,难免就将时间和精力多分了些在工作上。

于是,静女神的人生又一次感到了空虚寂寞冷,和以前一样,又一个备胎及时地填补上来了。只是这次,不再是老张,而是她所在公司的一个高管,比老张帅气,比老张多金,更重要的是,在他身上,她找到了类似清华GG的那种仰望感。对于她这样的女人来说,只有仰望才能产生爱,感激换来的只不过是将就。

就这样,老张在毫不知情的状况下,开开心心地“喜当爹”了。孩子生下来后,高管备胎态度还不够明朗,静女神产后抑郁得奶水都没了,老张一瞬间成长为超级奶爸,喂奶哄睡换尿布一条龙全包了,小闺女在他的细心呵护下,很快就出落得玉雪可爱。

女儿快一岁大时,高管备胎总算离了婚,静女神按捺不住,准备向老张摊牌。

她的开场白是这样的:老张啊,宝宝以后跟我姓好吗?

老张正在给宝宝冲牛奶,听了头也不抬就说:挺好的。

她接着说:老张啊,你以后还是多忙工作,宝宝就由我来照顾吧。

老张有点意外,抬头看了她一眼还是说:挺好的。

静女神顺势往下说:老张啊,有件事必须要告诉你,宝宝的爸爸可能不是你。

老张的手抖了一下,但很快恢复了平静。他平静地试了下牛奶的温度,平静地给宝宝喂了牛奶,然后平静地说:挺好的,这样宝宝就不会像我……这么丑。说到这,他咧嘴一笑,补充了一句:我只有一个请求,宝宝周岁生日,我们能一起过吗?

一瞬间,静女神心里透亮透亮:原来他什么都明白,他只是一直没说破而已。

女儿一岁生日那天,老张订了蛋糕,买了最新出的芭比,唱完生日歌,吃完蛋糕,他留下了一本房产证和一把钥匙,悄然而去。

房产证户主的那一页,以前写着老张的名字,现在换成了女儿的。

静女神顿时哭成了狗,她想,这辈子再也不会有人像老张那样对自己那么好了。

老张被甩的消息传来,兄弟们都炸了锅,逼问他静女神到底是怎样迫使他把房子留给她的。

老张淡定地说:她没有逼我,是我心甘情愿的。

兄弟们火了,说要去痛揍那对狗男女来泄愤。

老张抬起头来,说了一句话,他说:不怕告诉你们,我这辈子,能和她好上几年,已经很值了。说这话时,他脸上有一抹奇异的微笑,半是羞涩,半是感伤,这微笑像一道光,让他平凡的丑脸仿佛有了神性。

兄弟们愤愤不平地嘟囔了一阵凭什么后,也就消停了。

老张没有告诉他们,他本人比谁都纠结于“凭什么”,凭什么他对她这么好,她却不珍惜呢?凭什么小说中的家明能成为女主角一生所爱,他却落得被抛弃?

为了解决这个千古疑问,他硬着头皮啃了一本亦舒的小说,书看完后,他总算找到了答案:他和家明确实挺像的,只是有点不一样,家明相当英俊。

老张放下手中的言情小说,终于释然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一个备胎的兴亡史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1. 文章很好~!赞

    2016-08-19 下午 11:26
  2. 文章很好~!赞

    2016-08-14 下午 10:21
  3. 文章很好~!点赞

    2016-08-14 上午 5:55
  4. 文章很好~!点赞

    2016-08-14 上午 5:00
  5. 支持一下~~~

    2016-07-27 下午 6:05
  6. 感谢要仔细学习

    2016-07-15 上午 2:41
  7. 沙发
    外贸流程

    [gbz晚安了] 支持一下。。。

    2016-04-14 上午 10:35
  8. 早上好,

    2016-03-22 上午 9:27
  9. 2015-10-11 下午 12:47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