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是杨,今天想说一说做饭。不是烹饪,只是做饭。

之所以不说“烹饪”这两个字,是因为不敢。烹饪太高雅,这个词儿不适合我,作为高级灵长类动物,傲然屹立在食物链顶端,我始终觉得,每个人都应该有一个或几个自己的爱好。是的,我爱好做饭,也享受做饭的过程,当然,我这么俗的人,也只能说做饭,丝毫不敢染指烹饪这么高大上的技能。

为什么我是个俗人?

我身高不足170,体重超过150,然后,你大概能知道我的体态了。

我从上小学的时候,就被身边的小伙伴们称为“老杨”,眼睛瞪到最大,也被人说成一条缝,然后,你大概能知道我的面相了。

我这样的人,打从娘胎里出来,就跟俗字挂钩,我不敢,不能,也不想跟高雅扯上半点儿关系。

回过头来说做饭。毫无疑问,作为老杨家的佼佼者,我很有做饭的天赋,是个做饭高手(牛逼吹在这里,吹牛逼谁不会啊)。在我很小的时候,上小学之前,就带着刚刚过了蹒跚学步年龄的妹妹做饭,那时候我还很瘦,身体灵活,做饭的技能是从小锤炼的,无师自通。

我做饭这么牛逼,早在2013年的时候,我就花了一百多块钱买了两个乐扣的饭盒,并且信誓旦旦地说从今以后上班带饭。但是一直到2014年十月份,在饭盒买了整整一年以后,我才实现了上班带饭的誓言。尽情地鄙视我吧,严重的拖延症患者。

我不知道我这么严重的拖延症是不是遗传自我爸妈,但有一点可以肯定,我身上遗传自爸妈,或者受他们影响的东西,实在太多。

比如,我喜欢吃面,极度喜欢吃面。我妈妈的娘家是甘肃,那地方以面食为主,几乎顿顿都是面,各种各样的面。我妈妈也特别爱做面,小的时候,印象最深的是家里的擀面杖,长短不一,粗细不等,大概有十来根,摞在一起,特别壮观。这是我见过的第二壮观的擀面杖阵容,第一壮观是卖擀面杖的。

我带领妹妹第一次做手擀面的时候,直接煮成一锅白面糊糊,我妈发现的时候为时已晚。我傻逼呵呵地问我妈,为啥明明是面条,却煮成了面糊。我妈则一脸鄙夷地说,因为你笨呗。

妈,您这么打击我幼小的心灵,我真的是您亲生的么。

说到吃面,我总是忍不住想起周星驰《大内密探零零发》中的一句台词,也是我最喜欢的一句台词之一:“老公,你肚子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记得第一次看这部剧的时候,明明是喜剧,却看得泪流满面,每次和周星驰拌嘴后,哪怕再委屈,哭得再伤心,刘嘉玲都会抹去眼泪,然后泪眼汪汪拼命忍住不哭,含情脉脉的说:“你肚子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再然后,一切不开心都在这梨花带雨的一句话中烟消云散。

这大抵也是一种牺牲,我想很多人都懂。希望很多人都懂。

还有一点,我遗传自我妈,估计永远也改不了的习惯是,所有不开心的事,都憋在心里不说。除非爆发。

我姥姥家在甘肃天水,离我家太远,大概1500公里左右,在我上小学之前,大概每一年,我妈会回娘家一次,上小学之后,只回去过一次,是因为姥姥去世。打我记事起,没有见过姥姥几次,闭上眼睛,甚至都想不起来她长什么样子。然后,有一天,家里接到电话,说姥姥被检查出来癌症晚期。

后来,我妈匆匆忙忙买车票,给娘家打电话,却始终打不通,我妈一遍遍地拨号,我站在旁边,随口说一句,别打了,反正也打不通。然后我妈摔了电话,我得到了有史以来,我妈冲我的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大吼:敢情不是你妈!

在我作为混蛋的日子里,这是我最难过的一次。回想起来,我无数次地惹我妈生气,她都是躲在床边,生闷气,不吭声。无疑,我妈把这条品质遗传给了我,我和她一样,无论多委屈,多不高兴,只要还能忍,就轻易不说出口。对家人和朋友,尤其如此。

我又想起一个想起无数次的画面,《喜剧之王》中,周星驰睡了柳飘飘后,犹豫再三,骨气勇气喊:我养你啊!柳飘飘的头发在海风中飘起,嘴里发出轻蔑的哼声,然后躲在出租车里痛哭流涕。张柏芝哭的时候真难看。

我想,要说出“我养你”和“我生气”一样,都需要难以形容的勇气吧,自卑的人都这样。

今天晚上看《康斯坦丁》,哦,不,应该是昨天晚上。里边突然出现的一句台词,我很喜欢:“John,I have been waiting for you.”我想忘记故事情节,只是喜欢这句台词,因为,它应该说出了很多人的心声。

以上,就是我今天想说的所有的话。以上,除了形容我体态和面相的话,全是扯淡。然后我再说句真话:我爱好做饭,是因为不喜欢刷碗这个毫无技术含量的活儿。

我想借用和菜头的一句话:请相信我,我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是错的。

我喜欢吃面,我现在做的面,已经不会煮成面糊,我现在随便做碗挂面,都好吃地要死。

你肚子饿不饿, 我下碗面给你吃。

最后,再配一张图,从图中这碗面的色泽和卖相来看,肯定没有我做的好吃。

你肚子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你肚子饿不饿,我下碗面给你吃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1. 板凳
    幸福

    家里来客人,我颠颠跑去倒茶,结果热水一不小心洒到了我手上,客人问:烫着没?我呵呵呵地笑着回答:没事儿,死猪不怕开水烫!我一定是脑子坏了! http://www.jfox.info

    2016-01-31 下午 9:47
  2. 地板
    崔小可

    文字幽默风趣,其中不乏感人之处。

    2014-11-28 下午 2:37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