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看了《麦兜我和我妈妈》,我的伤心不是一点点

注:本文有剧透。还没看电影的同学赶快返回菜单。

撰文:阿水

去看麦兜,是因为想看一部好笑的电影。《亲爱的》太惨烈,《黄金时代》太论文,不如去看一只猪欢乐一下。

没想到,今年的麦兜没以前那么好笑了。没有“鸡包纸纸包鸡”,也没有了春田花花幼稚园小朋友们的“车车车车车”(《车车车车》),看完《麦兜我和我妈妈》全片没有觉得哪里很好笑,泪湿眼眶倒是会有。然而和之前麦兜系列的伤怀不同,这一次麦兜煽情了,因为麦太死了。

那个活在未来,希望在海边买一块墓地从此可以看着大海抖脚的麦太竟然死了。电影放到麦太坐在火箭里上太空,街坊送别场景的时候,有小孩突然在电影院嚎啕大哭,整个放映厅里的人估计心都沉了一下。自我安慰地跟身边朋友说,小朋友哭的肯定不是麦太的死吧,那么小怎么懂。朋友同意。影片结束,才知道小朋友确实哭的是“妈妈不要上太空”。

看了《麦兜我和我妈妈》,我的伤心不是一点点

麦兜系列电影走过13年的时光,终于跨出从伤怀到煽情的这一步。不仅如此,原来是关于这个猪样小朋友的失败者之歌,也在这一部里变成了成功者之歌,因为长大后的麦兜功成名就了。

一部一部看麦兜,看到的仿佛是同一个小朋友和他周围人的不同人生可能。虽然际遇不同,但是相同的是,他们在长大后都未获得世俗意义上的成功。当春田花花幼稚园的小朋友们长大成为快递员或者推销员,在幼稚园遇到经济困难时无力相助而对校长道歉,老校长对他们说:“你们很乖,是校长没用”的时候,才终于明白,这就是在这个狭窄的社会里,大部分人终于要面对的事实。

谢立文和麦家碧用一个个不同的麦兜故事告诉人们,即便你努力如麦兜学抢包山般,即便你聪明且精打细算如麦太,人生境况还是可能会一路向下。你能做的,唯有继续用力地生活下去。

看麦兜电影的时候,估计大部分人都会代入。小孩子只当自己是麦兜,所以当妈妈“上太空”的时候会大哭不止。再成功的大人也会当自己是麦兜和他的朋友们,谋生怎么会没有无奈,至少没法再像小时候的麦兜一样,被妈妈忽悠把缆车站当飞机场,海洋公园当印度洋,扔进水里的冻鱼当抓到的鱼一样快乐地在香港去一次马尔代夫。

然而这一次,大人们恐怕很难代入了。黄磊配音的成人麦兜是真的成功了。他文质彬彬态度沉稳,负责侦破一起富商“被杀”案件。在破案现场他一口气讲出的推理结果让警察目瞪口呆,然后在等待下午四点答案揭晓的时候,麦兜被现场的粉丝小孩缠着讲小时候的故事,于是带出童年时候和妈妈麦太在香港一个海边小渔村的成长故事。

校长和Miss Chen变成了渔村电视台的台长和工作人员,再加全能主持人麦太,三人撑起一个台,开着破破烂烂的采访车为当地的饭店做广告,教当地居民们五花八门的生活常识,用衣架变幻十八般武艺通下水道当头顶的雨伞。然而再卖力,还是敌不过随高架的一剑插入而来的当地居民迁走,新房盖起,最大的广告客户倒闭,以及最后电视台的关门大吉。

有时候你会想,麦太会生活,教儿子讲价,告诉他床太小斜过来睡就会好很多;会瞒着儿子其实并没有中彩票这件事,跟他一起“装穷人”住不同风格的旅馆当旅行,好让麦兜开心又自信。这样能干的麦太,怎么会让自己的生活一路下陷到困窘的地步?

正是这样越挫越勇的态度,才是港式生存哲学中尤其迷人的一点。想到徐小凤的一个小故事,大意是在尖沙咀下车进酒店,酒店门口开车门的人问她认不认识他。她说,脸熟。对方说:“我还在开车门。”徐小凤答:“这没什么,我也还在唱歌。”

在这个极度崇尚成功的社会,人心一角仍然有安定满足和秩序的一面。这一面,是浮华背后港人们的定心丸。

很可惜,这部麦兜电影不卖这粒定心丸了。故事的后来麦兜离开渔村,在大海上漂泊又去念书,竟然把自己变成一个大侦探。而麦太因为太过操劳,在一个雨夜和老台长及Miss Chen赶路,奋力推陷入泥沼的小破车时候大吼一声:“怎么可以!”之后就病死了。

这样的结局,对麦兜系列来说,简直连价值观都不同了。麦太象征的务实勤劳的香港平民一代,随着旧时生活方式的消失而消失。李云迪配音的那位大表伯,代表的是一种更为浪漫务虚几近于禅的生活方式: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卖面条,夜晚露营在山里听大地的声音,一碗鸡蛋方便面是人间至味。但愿万事都能如这碗面,搅一搅就山水相逢。麦兜再也没见过这位大表伯,尽管他很可能就是他的父亲,却如同外星来客,让麦兜简直怀疑这是不是一场梦。

看了《麦兜我和我妈妈》,我的伤心不是一点点

只有麦兜留了下来,因为他是所有人中唯一被社会认可的成功人士。

当麦兜的爸爸妈妈都无法在这个世界生存,只有麦兜象征的成功,才有可能衣锦还乡,让小朋友们痴迷,大人们敬佩。

这简直比麦太的死更残酷。

曾经失败也失败得理直气壮,生机勃勃的麦兜系列,竟然就这样把失败以诗意而决绝的方式抹去。从前,麦兜告诉我们,他们的失败并不是真的失败。只不过是时代变了,外面的人太多太聪明又太有钱,麦兜麦太和春田花花的大朋友小朋友们只不过没那么厉害,所以只能挣扎着讨生活。而现在,麦兜宣告了失败者们的彻底失败,他们甚至没法在这个社会生存下去。

想到这里,难免对麦兜失望,以为是不是时代变了,曾经“成功学”之外的那一点点“麦兜式非成功哲学”也要被抹掉。不过再看影片中听大侦探麦兜讲成功故事的小屁孩们个个面目可憎,不是像假娃娃娇滴滴,就是厚嘴唇一脸蠢相,也就还能自我安慰:也许谢立文和麦家碧并没有向“成功学”妥协。他们可能只是像麦太,在大时代变化的脚步中努力适应而已。

只不过,就算是顺应时代,就算来看麦兜的很多是小朋友,麦兜式的天马行空也不应该如此草率。蠢蠢的麦兜小朋友为何会在妈妈死后突然脑筋搭上线变聪明,大侦探麦兜又是如何知道“死者”其实只是吃撑了,周围的警察又为何傻到不知道他们守着的“尸体”其实是个活人?

这样的省俭表达,和当年“从前有一个菠萝油王子,然后,他变成了一个大叔”式的省俭有天壤之别。从前是不忍,现在,很可能就是偷懒。要知道,小朋友也不是那么好骗的。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看了《麦兜我和我妈妈》,我的伤心不是一点点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