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昨天中午在一家有草坪的西餐厅吃饭时,上司张先生差点把桌子掀了。

一向沉稳如松树的他此刻已经变成了一只受惊的松鼠,简直想钻到桌子底下去躲起来。

是什么让他如此失态?

原来是遇见了那个他忘不掉的女人。

不要念念不忘,没有人在等你回头。

1

我一直叫他阿明,虽然他是我的上司,但我们两个差不多是同时期一起进来的新人。

一直看着彼此发展,并常常互相照顾,加上共同话题也比较多,就成了很不错的朋友。

我们在一起几乎什么都聊。

今天午休的时候来这家公司旁边的餐厅吃饭,就是看重了这个餐厅休闲的氛围和空旷的露台,想来这里透透气。

注意到那个女人,是在我刚想把墨西哥海鲜烩饭塞入嘴里的时候。

只听到他说糟了,糟了,怎么在这里遇上了。真是一点准备都没有。

那个女人就坐在我们前面一个桌子,正对着那个草坪,草坪上有几个孩子正在玩耍,她一直对着那里看。刚才一坐下刚看到那个女人的背影,阿明就有一点神色慌张,后来那个女人抬起手,转头拿压在背后的包,就是那么一个瞬间,一个侧面,一个姿势,阿明说就是她了,肯定是她了。

“她的手背那里有一个像草莓形状大小的伤疤,一定是她。”

我问阿明,她是谁啊,你那么激动干嘛,是被你抛弃的旧情人?

他说,也不是不想见的人,是一个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的人。

我一听,就知道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大大的故事。

正在他还在犹豫要不要起身的时候,那个双手抱臂坐在那里的女人的头慢慢低了下去,

也许是午后的阳光太过于暖洋洋,在遮阳棚下的她可能想稍微偷个懒,她似乎打起了瞌睡。

阿明说,大概带孩子太累了吧。那等她醒来再上去打招呼吧。

我心里想怎么就肯定人家有孩子了,看来是一个他很了解的人吧。

他说,这是一个挺复杂的故事,你要不要听。就当为午餐加一点特别的佐料吧。

我当然想听了,表面上装淡然,八卦的耳朵已经彻底觉醒,任何一个小细节都不想放过。

2

阿明喝了一口饮料,开始慢慢的说。

她和我有一个很相似的名字。

你知道的,我叫张明明,而她叫张敏敏。

初中时,我们在老师点名的时候齐声回答,所以就这样第一次注意到了彼此特别的存在。

她是英文课代表,一次在走廊的时候,我看到拿着厚厚一叠作业本的她重重摔倒了,

我连忙跑过去扶,帮她拾起作业本,问她要不要紧,

我看到她右手背后流出了血,有一个像草莓形状大小擦痕,我问她疼不疼。

她没有说话。只是摇摇头。

后来,我常常会帮助她把厚厚的作业本一起拿到老师办公室。

我是体育委员,她也常常来看我的比赛,为我默默加油。

恩,真是一个青梅竹马的开头。我一边吃饭一边听阿明说的津津有味。

他继续说,记得初一时,那个特别炎热夏天的暑假,她来我家找我了。

我说,哇,胆子好大!

他说,不是一个人,和另外一个她胖胖的好朋友一起来的。

我说,哇,阵势也很大。

他清了清嗓子说,她们两个在大夏天来找我一起去游泳。

····

我说,没想到,在那个保守的年代,居然发生了这样···。

他瞪了我一眼。

这样纯情的事。我不该再乱说话了。而且我还想继续工作。

他接着说,我一开门看到她们两个人已经快呆了,

她说我们要不要一起去游泳的时候,我已经不知道天南地北了。

我立刻冲进屋内找我的游泳裤,谁知道把家翻个底朝天也找不到,

衣柜里没有,床边的架子上没有,桌子底下没有,连电冰箱里也没有。

等等,电冰箱?

不,行李箱啦。反正就是什么地方都没有。他似乎也被我的胡言乱语绕进去了。

我冲出去见她们的时候已经满头大汗,谁知道她们两个人影都没有了。

她们偷了你的游泳裤?我说。

他嘴抽搐了下,没理我。

我真是太差劲了,她们一定以为我不敢去游泳,躲进屋里的某个小角落。

他说,其实后来才知道,是我让她们在大太阳地下等的时间稍微长了一点,那个胖胖的女生中暑了。

···那个女生真是神助攻。我说,等的时间一定不是稍微吧,是巨长巨长。

敏敏只好立刻和我门口好心的邻居送那个胖胖的女生去医院了。

后来呢?我问。我听这个故事已经完全投入进去了。

后来,那个胖胖的女生为了“赎罪”,就当我们感情交流的传递员了。

说道赎罪的时候,他的双手学美剧里的人那样,做了一个可笑的动作,手举到了肩上,弯曲手指,打了一个引号。

那个时候,不是电视正在热播圣斗士嘛,我有圣斗士全套书,包括后面没有播出的冥界篇的。

敏敏很想看,我就一直把书交给胖胖,让她递给敏敏。

有时候,我还偷偷把写好的情书夹在书里。

我说,多此一举,要胖胖传干嘛,直接给敏敏就好了呀。

他说。我都是十几本,二十几本一给,敏敏拿不动。····

当然一直我和胖胖接触也不好,后来就让我弟弟跟胖胖交接了。

哦对了,就是那个臭小子那天拿走我泳裤去游泳的,他也算是在“赎罪”。

我说,是那个胖胖的,有点傻里傻气的弟弟?有一次他来公司的时候我见过一面。

呵呵,他才不傻呢。阿明说。恩,后来随着我弟和胖胖接触越来越多,他们居然在一起了。····

啊?居然比你们快。人家多利索,你看。我不禁冷笑。

你不懂,你不懂的,阿明笑了起来。这里面的过程才是最开心,现在偶尔想起来还是会很怀念。

初二下半学期,我决定当面正大光明像她表白。

终于。我说。

我知道她喜欢看书和画画,就拿了几本我最喜欢的爱情小说,和一个英国牌子Derwent的彩色铅笔准备送给她。

那年冬天格外的冷,居然罕见的下起了厚厚的大雪。

那天去到她家的时候,我就像一个刚从阿拉斯加归来,满身是雪的野人。

开门的是她母亲。

我拿下帽子,她母亲认出了我。

她说,是来找敏敏的吧,下那么大雪还来,有什么事吗。敏敏在复习功课。

我说,阿姨,这是敏敏要问我借的书,我来递给她,我跟她说两句话就走。

谁知道敏敏的妈妈说,我知道你和我家敏敏的关系很好,敏敏也常常提前你,可现在敏敏的成绩一天天下降,分心太严重了,这样下去还考什么高中,这样她整个人都要完了。

我低下头没有说话。

敏敏妈妈继续说,我也不是那种很不讲理的人,但现在你们两个,能不能稍微保持点距离,让敏敏能好好认认真真的读好书,你们的事以后再慢慢谈,以后有的是时间。

阿姨,我们不会影响学习的,会把成绩提高上去的。我鼓起勇气说。

那等把成绩提高上去再说吧。说完她的母亲大声把门关了。

外面的雪越下越大。

大的可以把我淹没。

我走了几步,回头向她们的家大喊,敏敏!敏敏!我希望她能出来,我们把话说说清楚。

可无论我怎么叫,那天她最后还是选择听从妈妈,留在了家里。

3

后来,我们刻意保持了一点距离,不再亲密,在学校擦肩而过的时候,也只是礼貌的问候一两句。

初三刚开始的时候,一次下课,她和胖胖不顾别的同学的目光,来到我最后一排座位这里。

她是来让我写同学录的。

“电话写清楚一点哦。我就要搬家了,以后常联系。”我一直记得她当时说这句话时的微笑。

当时还没有手机,我写的是家里的电话座机。记得我当时一听到家里电话响就立马去接,生怕是她打过来的。

可一次都没有等到她的电话。我也居然白痴的根本忘记问她要她家的电话了。

后来敏敏考进了一所别区市重点高中,我进了一所本区的普通高中。

看来她离开我之后,果然成绩提高很多,是我影响了她,带坏了她。

听到这里,我忍不住插话,故事到这来结束了吗?

他却说,没有,才刚刚开始。····

中学毕业后,她还是一直没打电话来。可能她在新学校有了新朋友吧。阿明继续说。

上了高中,虽然我也遇上了不错的同学,但就是一直也忘不掉她,一直去想我们在一起的曾经。对了,我常常问自己,我们真的在一起过吗?不要说接吻,我们连手都没牵过一次。

之后,花了一点功夫,我还是通过胖胖,找到了她就读的新学校。

高二的时候,她生日那天,我再一次鼓起勇气找了一个家里有事的借口,少上最后一节课,提前到她学校想给她惊喜,并带着那盒那次下雪天没用送出去的彩色铅笔。

一放学,学生一下子涌了出来,还好胖胖告诉我,每周这一天,他们班要补课,会晚一点出来。

我等这一拨人散去,开始斌神凝气,等待她的出现。

终于,我在人群里一眼就看到了她,她还是没怎么变,她和一帮同学在门口说话准备分手,她背对着我,我看到了她手臂后那个熟悉的,像草莓一样的疤痕。真的是她。我的心简直要跳出来。

我刚想冲上前去,就看到一男一女,他们个头都比我还高一截,没有穿校服的男人走到她面前,她一下子很欣喜的表情,和那个男生拥抱,看起来很亲昵的样子。然后又笑咪咪和那个女生说话。

我想,那个男人是她的男友吗?又或许是新朋友来和她出去庆祝生日吧。原来大家真的都有了新的圈子。

我这个老朋友还来干吗呢。我当时觉得自己真是个白痴,还念念不忘干嘛呢,大家都有了各自的新生活,何必再来胡搅蛮缠呢。

我彻底被打败了,逃跑了。那一盒彩色铅笔依然没有送出去,本想递给她的时候说,

我想在你人生画布上用我送给你的彩色画笔增加更多与众不同的精彩。这样的表白情话我已经想了几百遍了,可惜没有机会说出口了。

后来胖胖问我,为什么你那天没有去,我反问她不是说她还是单身嘛,

后来我才知道,原来那天是她特意从外地赶回来陪她过生日的表哥表嫂来接她一起回家吃饭。

呵呵,我真是个白痴。为什么不上前,问个清楚呢。打个招呼也好啊。

4

我开始真的强迫自己不再想她了。

谁知道高三时候,当时我去外校参加了一场由出高考数学卷子老师开讲的公开课。

那天下着雨,雾气也挺大的。

虽然要收200元听课费,但或许因为大家都以为或多或少会出现与高考类似的题,所以各个区各个学校都有很多学生来听。虽然事后证明当你高考数学与那堂课一题都没有类似的。但那天,

那个学校的礼堂被挤得满满的。

还好,我去的早,抢到了第一排。

课上了一半休息的时候,大家纷纷出去买饮料,上厕所,一个娇小人影唰的窜到我面前。

“刚才我看到前排有一个熟悉的背影,就猜是你,居然真的是你。”

是敏敏。真的是敏敏。

“你,你···你来这里干嘛”我已经语无伦次。

“我也是来听课的呀。我就坐在后面第6排”说着敏敏朝后面指了指。

“那,你坐我旁边听吧。”我也不顾上不在座位的离开的同学同意不同意换座位。

“还是不要了,一会下课后,你来后面找我吧。”她笑的很自然。

下半场课,我什么都没听进去。满脑子都是一会碰到她要说什么,我有好多好多话想要跟她说。

“先这样吧,有问题的同学可以上来问我。”终于下课了,老师刚说完这句话,我就迫不及待站起来。

还没等我转头,一堆人潮一下子涌了上来,都是来问问题的同学,看能不能再挖点类似高考题目的消息。大家都疯了一样把老师团团为主,当然也包括坐在第一排,还未离开的我。

人潮慢慢把我往讲台那里挤,我与坐在第6排的敏敏的距离已经越来越远。

不过,我当时想,她会不会也冲上来?

我一边努力观察挤上来的人潮,一边用力往外面挤。

好不容易,我推开重重人海,突出重围。

后排的人已经走的差不多了。

我连忙望了一圈礼堂,继续搜寻敏敏的影子。

一无所获。

我跑向礼堂外,四周都是散开的,撑着伞的人群。每一个人都惊人的相似。

雾气越来越重。所有燃起的希望都在淡去。

一切都在与我作对。

我不顾别人的目光,用尽自己全身的力气,不停嘶吼“张敏敏,张敏敏,张敏敏!”

一个认识的同学路过,讶异的望着我,大概是奇怪我为什么要大叫自己的名字。

不管我叫的多大声,她依然还是没有出现。

刚才她明明来和我打招呼的呀,为什么现在又消失了?为什么?

难道她一下子又后悔了?觉得我们的重逢根本是一场徒劳吗?

我还是不死心,冒着大雨,在学校周围拼命的奔跑,拼命的搜寻她。

还是一无所获。

最后,我留有最后一点可笑的希望,回到礼堂,真希望她就坐在刚才我那个位置那里等我。

没有。礼堂里已经没有一个人。

只有顾影自怜的我自己。

后来,我就再也没见过她了。

她彻底消失在那个雨天,消失在那片浓浓的雾气里。

就像那天她根本没有出现过。

5

恩,这就是我们的故事了。阿明说话的声音有点哽咽。

我作为一个局外人,也不由得非常动容。

我说,你们真的没有缘分啊,兜兜转转那么年,最后还是这样阴差阳错。

他停顿了下,控制住自己,很小声的说,

可能,我们一开始,就差了一点吧。

就在阿明故事说完的同时,坐在我们前面的那个女人,刚才一直打瞌睡的张敏敏好像醒了。

她动作很小很快的伸了一个懒腰。就好像是刚从一个梦里挣脱出来。

阿明沉默了。我听完这个故事,看着那个女人的背影,我在想,

是不是刚才在梦里他们又遇见了。

是不是他温柔的为她在那个草莓大小的擦痕上贴上创口贴。

是不是那天他一下子就找到了那条游泳裤。

是不是他后来终于送出了那套彩色铅笔。

是不是她在那个下雪天最后冲出家门,为他递来一把伞。

是不是他最后绝望回到礼堂时,

她就坐在那个座位等他,转头递过来一个久违的,仿佛隔了一个世纪的微笑。

6

所以,我对阿明说,快,这次不要再错过了,去和他打个招呼也好。

他似乎在挣扎,鼓足了勇气,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男人抱着一个孩子从草坪回来,走到敏敏面前。

敏敏上前,亲吻了下可爱的小男孩。男人的手搂住了敏敏的腰。

午后温暖的阳光打在他们微笑的脸上,定格成一张人人都羡慕的照片。

幸福的味道简直快要扑出来。

吃完了吧,我们走吧。阿明的声音听起来一点都不悲凉,反倒是一种彻底想通的淡然。

还没等我说完,阿明就转过身,和敏敏他们一家三口相反的方向大步走到柜台结账。

然后他立刻从另一个布满阴影的门急速离开。

我跟在他身后,几乎追不上他。

他比从前任何时候都走的要快。

更重要的是,

他一次都没有回头。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不要念念不忘,没有人在等你回头。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