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回家吗,脚长在你身上回不回随你

我上小学三年级的时候,我哥已经在杭州读书。农忙到了,我妈让我给他写一封信。我就写:

“亲爱的哥哥,你在杭州还好吗?身体好吗?吃得好吗?学习好吗?你那只被大水漂走的拖鞋有没有找回来?我想,等雨停了,等大水被街上的石板和泥土吸干,那只鞋子就会出现,它总还在某个地方,泥土可以吸水,却没法吸走鞋子,如果你有寻找的耐心,如果你能在附近的街道多转一转,相信它能回来。所以我希望你现在已经把它穿在脚上了。”

之所以提到他的鞋子,因为一个月前,我在家门口跳皮筋的时候,跟我关系不错的邮差叔叔递给我一封信,我哥的信。他刚在家里过完暑假回到杭州。回去那天,他没有直接回校。他得先把我在更远的地方上学的姐姐送到火车站,送上火车。可惜赶上了台风天。那天,大风拔起了柳树,雨水哗啦啦浇灌楼房和大地。等我哥送完我姐走出火车站,积水已经把大街淹没了。他在信里写道:“我的伞一个劲往上翻,全身都淋透了,没有等到回学校的车,只能步行,可是糟糕得很,我的一只拖鞋被大水冲走了。”那封信,我几乎是边抹眼泪边读完的。

我继续写:

“亲爱的哥哥,你也知道,农忙时节到了。我得给你描述一下家里的近况。虽然太阳没有暑假时那么毒辣了,但是园里的青菜瓢儿钻出了泥土,还得每天有人给它们浇水。

小鸭子全都孵出来了,关在筐子里,像一只只嫩黄的小球,前两天我没有经我妈同意忍不住把它们放出来,让它们在地上打滚,不幸被英癞头家那个胖胖的外孙女踩死了一只,我只好又把它们关进筐子,它们那么可爱,如果它们不用吃东西就更可爱了,但是它们特别能吃,我每天给它们捞浮萍,我去上田畈捞,又去下田畈捞,浮萍长的不够快,而且捞它们的人不止是我,十家有九家都孵小鸭子了,哥哥,你知道我有多着急吗?我连上课都在想着捞浮萍,捞更多的浮萍。

偏偏白兔来凑热闹,它也生了,生了一只小白兔,一只小灰兔,有时候我站在笼子前,看它们啃菜叶,看它们眼珠子红红地啃,啃两下抬起头看我一眼,我就体会到它们心里有多委屈。车前草分明更美味呀,亲爱的哥哥,它们爱吃车前草,就像你喜欢吃白切鸡,但是你只能在过年时才能吃到白切鸡,平时你顿顿吃青菜和豆瓣酱,你难道不委屈?所以每天放学,我不但要捞浮萍,还得挑一篮子车前草,你想想看,那该是怎样忙乱的一个傍晚,那是我的傍晚。

当然,稻叶黄了,稻穗沉甸甸的,稻子丰收了,这才是我最想告诉你的,也是我妈最想告诉你的。亲爱的哥哥,大柱头家的稻子全部收进了谷仓,二柱头家的稻子已经收割完,全在晒场上晒着呢,太阳不错,正是晒稻子的好时候,今早上学路上,我看见小柱头他爸买了肉,豆腐干,豆芽菜,他们家也准备割稻子了。哥哥,今年我们家的稻叶特别黄,当然,在它们该绿的时候又特别绿,稻穗特别沉实,得赶紧把它们收回家呀,但是,你知道,我们缺少劳力……”

写到这里,我不得不停下来。因为我妈跑过来了。她特地过来叮嘱一下,她说,只是让你问问你哥,问问他回不回,不要强迫他,其实来不来都随他自己,毕竟学习更重要呢。

我就继续写:

“是的,缺少劳力,青菜瓢儿得浇水,小鸭子张大嘴巴等待浮萍,小兔子红着眼睛想它的车前草,稻穗需要用镰刀一个个砍下……那么,放假的那几天,你回来吗?当然,我妈说了,来不来都随你——因为脚是长在你自己身上的呀。再见,哥哥。祝你学习进步。”

过了一周,放假了,我哥出现在家门口。他说,怎么敢不回呢,说得多狠啊,“因为脚是长在你自己身上的”,这话都说了,我能不回?

可是我没觉得那是我故意的,用我妈的话说故意用了激将法。我无非给了一个解释,为什么来不来都随你呢,当然得随你,因为脚长在你自己身上——小学生就是有那么一股认真劲儿呀。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回家吗,脚长在你身上回不回随你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