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张三丰脑海突然浮现出那个明眸皓齿的少女来,她浅浅地笑着,对他说:“君宝兄弟,此别无期,好好照顾自己。”张三丰正待回答,那少女却杳然飘走了,他终于恍然发现这是一百年前的事情了。

张君宝和郭襄,惆怅忆当时

他怅然地站了许久,武当山上的黄昏晚霞万丈,张三丰却不爱看了,摆了摆头,慢慢地回了房。武当山的三代弟子清风和明月跟在身后,眼尖的他们自然看到了张三丰的落寞,他们在嘀咕着说:“太师父作为一代世外高人,难道还有什么没看破的吗?”清风明月问完却不知道怎么回答,也不敢去问张三丰,只得加快脚步追了上去。

武当派现在由大弟子宋远桥管着,他张三丰自然也没事了,没事后的张三丰却多愁善感起来,总是想起在华山之巅的情景,那时他第一次见到郭靖,第一次见到杨过,也第一次见到郭襄,不过郭靖和杨过的一代武学宗师的气派他早忘记了,却记住了郭襄那双圆溜溜的、亮晶晶的眼睛,不过这双眼睛是望向那个神雕大侠的,欲说还休,点点肝肠都在里面。

这些年来,张三丰一直全力开宗立派,钻研武功,就没精力去思考这些,然而一下子无事后,这些回忆就慢慢爬上来了,比头上的白发还来得悄然。这不他刚回到屋后,望着空洞洞的房间,就又蓦然想起和郭襄说的话来。

“我要去找杨大哥,杨大哥在哪里我就找到哪里。”郭襄清越婉转的声音犹如还在耳边。

张君宝笑了笑,对郭襄说:“师姐,你一个女子,这山高水远的没个照应,我也没事,就陪你转转吧。”

郭襄惨淡地笑了笑,拉着张君宝的手说:“君宝,其实我也不知道杨大哥在哪里,可是我总要去找,我总要见杨大哥一面,我这一生大概都是漂泊江湖,老在江湖了,你就别跟着我受这份罪了。”

张君宝准备还说什么的,却被郭襄一双哀伤的眼睛阻止了。

这时清风在外面叩门说:“太师父,师父师叔在等你吃晚饭。”

张三丰的记忆这时才戛然而止,脑海里的那张美丽的脸、哀伤的眼睛就渐渐消失在黑暗里了。

张三丰吃完饭,照例会和弟子在屋里说话,当然不会是派内的事情,那个他早就不管了,他像是一个慈祥的爷爷那样,慢慢地说起一些旧事,就像是故事一样,宋远桥这些一代弟子当然都知道,就姑且听之,而那些三代四代弟子,就像是小孩子那样好奇认真地听着。当然他也会给弟子他们说一些武学心得,指点一下武功招式,不过最近几年这些都由宋远桥等几师兄弟代劳了。

三、四代弟子中有许多正是青春少年的年纪,他们爱听这些英雄故事,不知道他们从哪里听到了郭靖杨过之名,胆大的就让张三丰给他们说说,胆小的就拘谨地盯着他,眼里却是热切的期望。这个要求他们不是没有提过,不过张三丰都以别的故事混过去了,之前他还不想说郭靖和杨过,因为这样的话他就必然说及郭襄,而他并不想说及郭襄。可是这次他却突然想说说,正好借着讲故事理一下思绪。

张三丰就正了正身子说:“那我就说说罢,其实我和郭靖大侠、杨过大侠只有一面之缘。”张三丰说完这句就环顾了一眼四周,这些弟子都是一脸的期待,他回了一下神,喃喃地在心里说:“不过这已经过去一百年了。”自然这些人弟子不会知道,他们只期待郭靖和杨过的大侠风范呢,于是张三丰继续说了下去:“那是在华山之巅,那时我跟着我的师父觉远大师···”

张三丰嘴巴说着,思绪却飘远了,他想起那双看着杨过慢慢走远后肝肠欲断的眼神,想起那个在少林寺前翩然的身影,想起那声赠他金丝镯儿时的谆谆言语···最后他也不知道怎么就全在说郭襄了,也的确,他和郭靖杨过只有一面之缘,哪有那么多话说呢?而郭襄,自然就不一样了。

底下的弟子一脸惊讶地看着张三丰,清风明月捏了一把把的汗,他们本来想听英雄的壮阔事业,却只听到了少男少女的儿女情长,这些他们都是不曾听过的,他们面目羞红,却感觉这故事要比英雄大侠的故事好听得多,他们的心波被风吹起来,皱皱的,却又感到哀伤,呼吸似乎被什么勒住了,变得细细的。

清风想要提醒张三丰的,但是坐在旁边的宋远桥摆了摆手,示意让他继续听下去。作为张三丰最大的弟子,他自然是最了解师父的,然而几十年来,这些事却只听得一鳞半爪,从来没有听全过,这次师父终于说了,也许是师父无心说的,也可能是师父有心说的,这么多年,有些事总要拿出来说说的。他知道郭襄女侠是峨眉派的开山祖师,他们真巧,一个当了尼姑,一个当了道士,武当峨眉一直以来就关系非常,而师父和郭襄女侠却从未见过,这似乎合常理也似乎不合常理。对于师父和郭襄女侠,他隐约知道一些,却隐约不知道一些,他隐约猜到一些,却隐约猜不到一些。

由于宋远桥的阻止,张三丰的故事得以继续说下去。张三丰的声音很柔和、却有一股劲儿,时而像是年少轻马,时而像是沧桑历经,底下的弟子听得如痴如醉,而张三丰又如何不是说得如痴如醉呢?一百年了,一切竟然还记得这么清楚。

“···她让我去投靠她的爹爹妈妈,说完她就走了···”

张三丰说完后轻轻啜了一口茶。

一个胆大的弟子问:“太师父,那你们后来有见过吗?”

张三丰微笑着摇摇头。

底下的弟子默默地思索着,一句话都没有说,他们颇难受,想着要是他们能见一面该多好。

这时快二更天了,窗外月明星稀,又是一个美好的夜晚。

底下的弟子尚在痴醉当中,张三丰欠起身来,由宋远桥扶着走了。张三丰说完时眼里最后一次闪现少女曼妙的身姿,然后归于寂静,一切都不可寻了。

宋远桥关上门出去时,张三丰对宋远桥说:“远桥,多谢你了。”

宋远桥在师父门前拜了三拜后才走。

清风和明月是侍候张三丰的专门弟子,这时他们从沉醉中归来,给太师父打水洗脚。

在打水时,清风问明月说:“太师父为什么不去见见郭襄女侠呢?武当和娥眉又不远。”

明月挠了挠头说:“我也不知道,估计太师父专心研究武功了吧。”

“可是···”清风想了想,却没说出来。

这些话都被张三丰听在了耳里。

这时清风突然胆大着说:“太师父会不会爱着郭襄女侠啊?”

这声音虽然极小,但是以张三丰的身后内力怎么会听不到呢。

明月被吓了一大跳,连忙去捂清风的嘴说:“休得瞎说,太师父绝世高人,怎么可能沉湎于儿女情长?”

清风自知失言,连忙打水去了。

张三丰却笑了笑,起身去一个尘封许久的箱子里找东西。

“太师父,我们打水来了。”清风和明月说。

张三丰却没有洗脚,而是给他们看了一样东西说:“太师父也年轻过呢。”

清风和明月眼睛挣得大大的,只见张三丰的手里拿着一串金丝镯儿,在灯光下发出淡淡的光。

2014-8-6

于筑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张君宝和郭襄,惆怅忆当时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