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人呐,如果有能力善良,还是善良一点儿好

(一)

前几天在微博上看到这样的话,触动很大。

当被问到移民的理由时,刘太太说“我宁愿把他送到英国去。我也不指望他能上牛津,剑桥,我就是希望他能回到我小时候那样子——上下学自己去,走几条马路就到学校,遇见陌生人也不害怕,不用家长去接,路上没那么多汽车,汽车知道避让行人,不用给老师送礼拍马屁,就这么简单。”

我忽然想起初中的时候,每天上学要走十分钟的路程,穿过几条马路。其中有一条桥下的路特别拥挤,每次走过的时候都有汽车不断转弯过来,于是背着沉甸甸书包的我,站在原地焦急地跳脚,把一个又一个绿灯等红。

那个时候,每天清晨最单纯的梦想,就是肯有一辆车,善良地,为我停一下。

后来长大了,念了高中,坐着公交去上学,下了车依旧是一条车来车往穿行不息的路,没有红绿灯也没有交警,往往才走到中央,就从左面驶来一辆急速的公交车,右面驶来一辆赶路的小轿车,两车交错着,我被夹在中间,听车子呼啸而过的声音,哆哆嗦嗦,进退不能。高考之前的某一天,因为迟到了而急冲冲地跑下公交车,横冲直撞地过到马路中央,一辆不起眼的车停了一下,为我让了路。

那时起,每天过马路时最温暖的梦想,就是以后有了车,要善良地,为别人停一下。

(二)

大二时的暑假,我去一家补习机构做七八岁孩子的英文老师。虽然只是关于简单英文的教学,可我依旧对这简陋得不太像样的三尺讲台抱有虔诚的心态,并且一度认为,所有被孩子们亲切称为“老师”的人,都会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份神圣的事业中去。

可是当我在备课之余跑到别的教室向讲课的老师学习授课技巧时,竟然发现那些简单的英文会被赋予如此可怕又错误的发音。这些拿着教鞭,心不在焉的老师们,大多是补习机构从社会上招聘来的自由职业者,没经过任何英文等级的考评,水平极为业余。闷热的教室里,七八岁的孩子们,眼睛里盛满对知识的渴望,一个个摇头晃脑地重复着老师的错误,而坐在最后排陪读的家长们,拿着本子把一个一个字母小心翼翼地写下来,眼里是那么多的信任。

补习机构的所有者是个习惯翘着二郎腿在门口扇扇子,怀着戒心打量来往路人的中年妇女。她总是一副眉心紧锁的模样,一边拿着计算器一边毫无顾忌地抱怨着,“XXX怎么还不交学费”,“这个地方租金下个月又要涨了”,“你跟那个谁的家长推荐那个课程,我看他家挺有钱的”。她的脸颊,层层褶皱如漩涡般凹陷下去,仿佛似无底的黑洞,稍稍靠近便可嗅到贪婪的气息。临近结课的时候,她很满意我的勤恳,问我是否可以留下来教高中一年级的学生,我看了看教材,十分怀疑自己的能力。她看不懂我的犹豫来自何处,不停地和我说薪酬好商量。我没有点头,我听见我的良心在说不可以。

简陋的补习机构,伴着风扇嗡嗡声传来的并不准确的英文发音,与一根随意指向孩子头顶的教鞭,还有一些时不时传到耳朵里“哎我要再教几个学生才能买到那件衣服”的声音,组成了那个夏日里最不快乐的回忆。

而我至今在心里为那里留下一席之地,并不是因为其他的什么原因,而是记忆里那些每一次望去都能与其对视的极力想看懂英文的陪读家长们,和一个八岁孩子几个月后给我发来的教师节祝福短信。他说,谢谢老师。

(三)

我的青春期来的比较晚,因此消受的时间也格外长。当周边女孩的成熟渐入佳境缓缓开作一缕风韵的时候,九牛也拉不回头的顽固就成了我唯一的修饰。大学毕业后的我执意远走他乡,来到南半球的这里,怀揣一个生根发芽的梦想。

我的第一份工作,是在一个华人老板经营的咖啡馆做服务生。咖啡馆地处热闹的商场入口,不管晴天雨天永远顾客满盈,阔气又精致的店里只有两三个和我一样年纪的女孩招呼顾客,每天从早上八点忙到下午五点,中午只有十五分钟吃饭时间,而老板娘付给我们的薪水,却只是法定最低工资的一半。

那时的自己,刚刚在这陌生的城市落脚,租住的房间在一层,潮湿阴冷,阳光是从不光临的客人。我没有冰箱没有电视也没有什么娱乐设备,为了攒下明年去读书的钱,我全部的生活,除去工作,就是躺在那张干干净净的单人床上,看垒在床角的几本励志书。

我开着一辆一千块钱买来的X手车,前车主不放心地叮嘱我说这车况不算太好,你一个女孩子开不来就再拿给我。我就是坐在这辆漏风漏雨车门又坏了一个的小尼桑里,每天开半个小时去咖啡馆上班,一边听着收音机里滋滋啦啦的音乐,一边在心里为意外做出无数种准备。

我从不吃早餐,只为等到中午可以吃免费的员工餐。我的晚饭,是从华人超市里买来的泡面,五连包的包装,遇上特价只卖一块七九,省着吃可以吃三顿,吃腻了就再换个口味。我的生活似乎从来没有如此窘迫过,时常在超市拿了一瓶可乐犹豫了几秒钟又放回货架上,心爱的杂志在手里翻来覆去看了许久直到被老板投来质疑的目光,商场里新上架的裙子漂亮得那么耀眼我却看也不敢看一眼。一个知识分子,只不过坐了十几个小时的飞机,再到达这个城市的时候,就一下子从云霄坠入到了生活的最底层。

咖啡馆的老板娘,招聘的服务生都是勤勤恳恳的女孩子,抱着纯真的留学梦移民梦或是闯世界的漂泊梦。她给我们许下很多保证,工资是会涨的,工签是会给的,只要你们好好努力。可是当每个人都脚踏实地心无杂念地拼命工作时,却仿佛永远无法令老板娘满意。她信佛,流连寺庙,热爱烧香,但每次当她对着可怜的姑娘们毫无理由地破口大骂或是对我们廉价的鞋子冷嘲热讽时,我看到的是她手指上几个黄灿灿的金戒指,手腕上限量版的卡地亚镯子,还有身后那台新款的红色宝马,那么刺眼。

后来店里的姑娘们有人签证到期,老板娘不愿给续签;又有姑娘怀孕了,老板娘没有信守许诺的假期;也有姑娘做工出了小小差错,被老板娘骂出门。这些姑娘带着破碎的梦想,不知去了何方,而我也在找到了正规的工作之后,离开了那里。

在辞职的那个夜里,我躲在被子里哭得泣不成声。我没有为那些拿在手里又放回货架上的可乐而哭,并不为了买不到的杂志和漂亮裙子而难过,也没有伤心我吃了那么那么久只卖一块七九的泡面。

我只是哭泣,这个世界上,为什么会有人那么懂得利用他人的苦楚。

(四)

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世界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发展着,没有人肯慢下来聆听心的需求。城市间的人群,在昼与夜的飞速交替中奔走,眼里尽是漠然。我们这颗原本善良的星球,每天上演着的戏码,是为了利益不惜拼个你死我活,是对小人物的压榨剥削,是虚荣势利不肯为他人着想,是无良奸商源源不断生产的残次品……

2014年的这一天,窗外的灯光熄灭了最后一盏,只有星辰和我还不肯睡去。在这个寂静而又漫长的夜晚,会不会有人被枕间莫名的声音惊醒,辗转反侧,久久无眠,而他/她又是否能够懂得,黑暗里并没有什么鬼神,那声落寞的叹息,只是被搁置了许久的,寂寞的良心。

文/老杨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人呐,如果有能力善良,还是善良一点儿好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