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井盖刚来我租的房子时,和我有过一场对话。

我带他看厨房。厨房挺大的,我说,很干净吧,我刚打扫过,什么都……你妈逼的蟑螂!

哦,不是蟑螂。

我迅速把地上那一小块污渍擦去。

呃,可能昨天漏掉了……我尴尬地说。

井盖笑笑。还好。他说。

也许有一天,我不会再等你

再看卧室。卧室也挺大的,我说。很干净吧,我请了家政。你别老看天花板,那儿是之前下雨泡的,顶层嘛,有点儿渗水。后来重铺过楼顶,放心,不会往下掉墙皮……

说着,一片墙皮落下来,“啪叽”一声掉到我们脚边,粉碎。

呃,可能前两天下雨……我尴尬地说。

井盖又笑笑。还好。他说。

完了完了这破屋租不出去了。

走回客厅,我已经不好意思再说话。井盖自己环视了一圈屋子。

你之前说,你养了只猫?他忽然问。

啊,对。我紧张地说。不知道滚哪儿躲着去了……你放心,这猫很亲人,不闹……

正说着,狗逼猫子从窗帘后面一跃而出,狠狠地在井盖小腿上打了一巴掌!

然后飞跑着消失。

我傻在原地。大爷的,有种你晚上别吃饭!

它这是……呃,表示亲切。我试图解释。

井盖笑笑,还是摇摇头。还好。他说。

我发现他只会说还好。

后来井盖还是搬了进来,说这儿离他公司近。

他这人话少,深居简出,我为了赶一个稿子,又日夜颠倒。合租一个月,我和他总共就说过两句话:

井盖啊,衣服洗好了,收衣服啦。

井盖啊,水电费交一下。

所以这一个月的时间,我除了知道他是男的、比我大一岁(身份证上写着)、在一家互联网公司工作,其余一概不知。还有,这人好像不怕热,夏天热得我都想裸奔,他还穿长袖的衬衫。

一天晚上,我正掂量新买的泡面是不是比以前轻了,井盖突然敲我房门。

手机能借我用用么?井盖说,我手机坏了。

就发个短信。井盖又说。

我把手机递给他。他坐在一边打字。

给谁发的?我随口问。

同事。他说。刚才一起吃饭,问问她到家没有。

女孩?我又问。

……你怎么知道?井盖反问。

你耳朵红了。我说。

井盖不说话,闷着头发短信。等了一会儿,短信回过来。井盖又回了一条。反反复复十多分钟,他才把手机给我,还小心地把短信记录全部删掉了。

女朋友?我故意问他。

……只是朋友。井盖扔下这么一句话,走出房间。

呵呵。

有了那次交流,我彻底在家坐不住了,有机会就旁敲侧击,想从井盖嘴里套出点儿话。

井盖摆出一问三不知的架势。这狗逼为了躲我,居然假装一回家就睡觉,为了不用出房门,他还给自己买了饮水机。

后来有一次,大宽来找我。周末,井盖也在家,大宽叫着喊着要井盖和我们一起出去喝酒。

我知道他怎么想。因为我也是这么想。

——井盖你的钱包危险啦哈哈哈!

井盖犹豫了一会儿,答应了。

他还叫上了一个人,一个女孩。照他的说法,是女孩自己在家,无聊,就顺便带上她。

呸。

和你发短信的那个?我问他。

井盖点头。

好看吗好看吗?大宽很兴奋。单身对不对?

还好。井盖只回答了第一个问题。

……你妈逼的还好。

女孩很漂亮,不显山不露水的那种漂亮,就是看上去不太高兴。

这种脸色我见过。所有以为男的叫自己出去是二人约会、却发现是一群人喝大酒的女孩,脸上都是同样的表情。

大宽也看出来了。为了缓和气氛,他讲了个笑话。

我有一个朋友,前两天车坏了。你们知道怎么个坏法儿吗?大宽说,他的车每次关上一扇门,都会自动打开一扇窗哈哈哈哈哈。

女孩面无表情。我和井盖裹了裹身上的衣服。

是不是很好笑啊哈哈哈哈。大宽乐不可支。

……还好。井盖说。

女孩根本不理我和大宽,不停和井盖说话。

井盖,你看看这个衣服好不好看?女孩用手机打开一个网购的页面,黑色是不是和我不太搭?

井盖匆匆扫一眼。还好。他说。

对了,你是不是看过最近新出的那部电影了?怎样?值得推荐嘛?女孩又问。

还好。井盖说。

你们部门上次旅行去的是哪儿呀?好不好玩儿?女孩接着问。

还好。井盖又说。

为了少说话,他拼命喝酒。我和大宽没事儿干,故意给他点烈酒,不加冰,井盖拿过来,看都不看,一口喝下去。

后来他醉得一塌糊涂。我打车带他回家。哦,还从他的口袋里拿出钱包,打算付四个人的酒钱,结果发现女孩已经付过了。

唉,多好的一个姑娘。

临走的时候,女孩又叫住我。

这个你装着。她塞给我一个小纸包。解酒的,回去让他喝了吧。

……你是不是喜欢他?我忍不住问。

女孩看我一眼,很惊讶。你怎么知道?

靠,是头驴都看出来了好吗?!

女孩没说话,轻轻伸出手去,拉了一下井盖的手。

五秒钟。然后她打车,离开。

我忽然觉得很愧疚,好像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大宽坐在地上,还在念叨“关上一扇门,自动打开一扇窗”。

……妈逼你够了。

第二天周末,我坐在客厅,和井盖吃外卖。

女孩挺漂亮的。我说。

……还好。井盖敷衍我。

身材也不错。我说。

还好。井盖继续敷衍。

她说她喜欢你。我接着说。

井盖被米饭呛了一下。

这么好的机会,不要错过。我劝她。

井盖不吭声。过了半晌才开口说:我不能喜欢她。

为什么?我惊讶于这个莫名其妙的回答。你是佛门弟子?清教徒?你刚从泰国回来?

还是——你喜欢男人?!我下意识地抓起一件外套。

井盖摇头,想了想,又摇头。

不能喜欢她。他重复道,起身把外卖盒子扔进垃圾箱。

神经病。

他似乎也和女孩说过同样的话。不知道女孩怎么想。

女孩有时候晚上给他发微信,睡不着也发,井盖只是看,不回。

女孩找不到他,就找我。我很乐意和她聊,反正聊聊又不用花钱。

可惜,女孩说来说去都是井盖的事。

你说,他为什么不能喜欢我啊?女孩问。

大爷的,我怎么知道。

他心里有伤。我骗她。前女友把他甩了,半年还没恢复过来呢。

我可以等。女孩说。

等个毛。我说。好男人多得是。也许你身边就有一个好男人,也是单身,你不考虑考虑?

什么好男人?女孩又问。

比如说,只是比如说,他是一个文字工作者,写稿卖钱,当然了,现在还没卖出去,但是将来卖出去,也许就很有钱。我继续说。而且,人很专一,又细心……

我还要再打几个字,发现女孩把我拉黑了。

后来,女孩又给我打过一次电话。

凌晨三点。我接起来,里头是个明显醉酒的声音。

喂!井盖在不在?在不在?女孩在电话里喊,让他听电话!

大姐,现在三点啊!正常人都睡了。我说。

那你为什么不睡!女孩又喊。

……老子失眠不行吗?!老子睡不着招谁惹谁了!

你肯定是想姑娘,睡不着哈哈哈哈。女孩得寸进尺。

滚!我挂电话了!我怒吼。

叫井盖接电话!女孩说。我要问他……我要问他到底喜不喜欢我!

你为什么不直接问他?我问。

女孩声音忽然低了。我、我不敢。她说。

万一他说不喜欢我怎么办?万一我们连朋友都做不成了怎么办?女孩连声说。你懂吗?你一定懂的对不对?

我没说话。

其实我没醉。女孩又说。

不是说酒可以壮胆吗?女孩接着说。如果我醉了,是不是就有胆量面对这个问题了?可是我喝了很多很多酒,还是不敢……我还是不敢啊……

电话那头突然没有了声音。我慢慢攥紧手机,保持着一个姿势许久。

直到对方挂断电话。

那之后很长一段时间,我没再听井盖说起她。她也没再找过我。

我和大宽仍然时不时怂恿井盖去喝酒。有时候女孩回去。她酒量比我们三个都好,往往喝到最后只有她还清醒。

她帮我们付酒钱,每次散伙之前都会给我一包醒酒的药,交代我一定让井盖喝。

我反而有些过意不去,和井盖说,是不是买点儿什么东西答谢她一下,毕竟,酒也不便宜。

井盖说,他每次都会把钱还给她。

……不太好吧?我说。

不想欠她的。井盖说。她赚钱也不容易。

你可以肉偿呀。我兴奋地说。

井盖摇头。我不能喜欢她。真的不能。

之后又是很长一段时间。有一个月,我们喝了三次酒。女孩都没来,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我不问,井盖也不说。

再后来,有一天我回家,居然看到井盖坐在客厅,面前摆着一打啤酒。

来喝酒吧。井盖说,脸色很严肃。

我走过去坐下,打开一瓶啤酒。

她结婚了。井盖突然说。

我心里一惊。

从井盖断断续续的陈述里,我大概弄明白了是怎么回事。

女孩家里催婚,又觉得她一个人在北京,混不出什么样子,就火速给她包办了婚姻。女孩有没有为此吵闹我不知道,只知道她上个月辞职,回了老家,昨天结婚,嫁给了一个当地的公务员。

她辞职的事,甚至没有和井盖说。井盖只看到一张空空的桌子。两天后,那张桌子又坐了新人。

井盖给她打电话,不接。给她微信,不回。两个人瞬间角色颠倒。

直到这天傍晚,女孩给井盖发来一长串语音。

你听过了?我问,隐隐有些兴奋,唉,这么狗血的剧情,太喜欢。

井盖点点头,然后从头开始播放。

女孩的声音听上去很平静。

“井盖,我结婚啦……昨天刚刚办完婚礼。

对不起,辞职的事没有告诉你。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在北京我过得很开心,道别太伤感了……以后想再见见你就难了吧……不过我拉过你的手,虽然你不知道,嘿嘿。

那五秒钟,对我来说很幸福。

你又不说话。你老是不说话。你说,我该高兴吗?

从二十四岁到二十六岁,我喜欢了你两年呢,两年,对我这个年龄来说,也许已经很长了吧。”

下一句已经带上了哭腔。

“可是我想一直一直喜欢你啊,一直一直,从年轻到年老,很喜欢的那种喜欢……我真的很想再等等你,也许、也许等一段时间你就会喜欢我了,但是——我等不起了……”

很长的时间的沉默。然后女孩说了最后一句话。“谢谢你。”

谢谢你,让我喜欢了你这么多年。谢谢你,允许我、一直在你身边。

井盖把这些话从头播放。一遍,然后又一遍。

其实你也喜欢她吧?我问他。

井盖不说话。他默默地挽起袖子,给我看他的胳膊。我才知道,他为什么天天穿长袖衬衣。

他胳膊上有个纹身,纹着一个字“思”。

这是我前女友的名字。井盖说。

我靠,居然猜对了。原来他真的有前女友。

为什么分手?我问。

井盖摇摇头。很多原因。他说。我想过很多次,要把这个纹身洗掉,但每次都在最后的时候,下不了决心。

我忘不了她。井盖说。有时候我能梦到她,梦到她回来了,和我在一起。

如果我不能忘掉她,又怎么去喜欢别人?井盖语气平静。这样,不是对另一个人……不负责任么?

说到最后一个字,他已经有些说不下去。

但是,你还是喜欢她的吧?我又问。井盖知道我说的是谁。

井盖又沉默下来。说不上是第几遍,他继续点击微信的页面,重复播放女孩说的那几句话。

我陪着他多听了几分钟。越听越觉得气氛诡异,形同守灵。

妈的,老子为什么要跟着受这个罪。

不听了不听了!滚去睡觉。

第二天起床,发现井盖睡在客厅沙发上,脚边十几只空酒瓶。狗逼猫子正追着其中一只满屋飞奔。

井盖嘟嘟囔囔说梦话。我打算把他摇醒,想了想,忍住。

这一次,你又梦到谁了?

两个月后,井盖辞职,离开北京。

想换个工作。他说。

在这里上班,老是想着她。他又说。

我什么都没说,帮他打包行李,哦,顺便让他结清了水电费。

井盖坐火车走。我送他上出租车。

车开出一段,我忽然想起来,掏出手机,给井盖发短信:

井盖,下次遇到你喜欢、也喜欢你的人,就和她在一起吧。

井盖很快回复:为什么这么说?

我慢慢敲完下一句话——

因为互相喜欢的人,就应该在一起。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也许有一天,我不会再等你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