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和元宝的相识很有意思,大二的时候,和小伙伴一起去向新生兜售电话卡,站在学校门口勾搭来往的新生,结果通通被无视!学弟学妹们也忒不给学姐面子了好嘛!1

正焦躁着呢,见了个白白净净的小帅哥,就直接两眼放光地扑了过去:帅哥,要办电话卡不?省得你跑老远去移动大厅哦,价格更便宜哟~走过路过不要错过哟~

元宝很淡定地看了我一眼,然后就默默地掏了钱,成了我的第一个顾客。

于是他便常常打趣,他来大学认识地第一个人就是我,还是因为我跟他卖电话卡。

后来又很巧合地加了我们的社团,很快就在一起吃饭吹牛中感觉到了彼此内心深处的逗逼本质,很快地勾搭在一起——吃饭喝酒吹牛。

元宝个子不矮,长得白净,又瘦,看起来像个小孩,我总是拿他当哥们,他总是叫我老徐。

元宝的理想是做一个导演,这孩子疯狂地迷恋电影,看起电影来很是凶猛,我们的熟悉很大程度上是因为我看片的口味比较诡异,经常找些奇怪的片子来看【不是你们想得那种!】,看完了之后觉得好,便推荐给他,于是,他隔一段时间就问我,最近有没有发掘什么好东西,问我要种子。

有段时间我对同性恋很感兴趣,找了很多这种题材的片子,然后兴致勃勃地给他推荐了《霜花店》、《罗马的房子》等等好多同类型的电影,于是过了一段时间他很困窘地告诉我,他看这种片子看多了,开始怀疑自己的性取向了,差点没把我给乐死,不怀好意地撺掇他赶紧出柜。

大学那会儿,我们是真的很要好,他和我,还有另外一个学长猪哥,总是腻在一起玩儿。

他们也从来不拿我当女生看,在一起喝酒吃饭唱歌说黄色笑话,然后故作震惊地说:哎呀,你难道不是纯洁的小女生吗?怎么可以这么黄这么暴力?然后一起嘲笑我这辈子估计都没有嫁出去的希望了。

还曾经一起结伴去天堂寨旅游,在原始森林地到处走,对着大山狂吼乱叫,我比他们两个大男人爬得更起劲,还兴致勃勃要他们陪我坐空中索道,结果两人很没出息地都果断拒绝被我嘲笑很久。

几个人无组织无纪律把身上的现金花画得一干二净,连车费都没剩下,于是只好祈求大巴车的师傅带我们出山,然后到了县城找个银行门口放我们下去取钱,想起来都还觉得丢人。

那时候,是真的开心,可以肆无忌惮地谈天说话,互相打击和吐槽,无意识地在合肥的街头上乱走,干一些二逼哄哄却很有意思的事情。

那时候室友总是拿我们打趣,说你们关系那么好,干脆在一起相互凑合凑合得了。

吓得我们连连摇头,我说,我才不会喜欢这种毛孩子,他说,我才不会喜欢这种男人婆。

或许正因为知道彼此都不是对方喜欢的类型,便来往地更加坦荡,即使一起勾肩搭背出门逛街看电影也不会感觉别扭。

自从大二认识了之后,我们在一起打发了很多无聊的日子。

毕业的时候我留在了合肥,为找房子发愁。

刚好那时候元宝打算租房子准备考研,于是便和他还有他同学以及他同学的女友以及我同学,五个人租了一套房子。

都是小孩子,便过得很热闹,有时候大家会在一起做饭,我那时候炒菜炒得很糟糕,元宝总是说:老徐炒菜就是卖相不好,味道还是可以的。

我在家投简历,每天化好妆出去踩着高跟鞋出去面试,元宝在家看书复习准备考研,其他人都有工作。

没有面试的时候,往往就剩下我和元宝两人在家。

他在房里看书,我在房里不停地焦躁地刷网页投简历。

有时候他会来我房里说几句话,有时候我会去他房里说几句话。互相抱怨几句,吐槽几句,或者八卦几句,然后他继续回去看书,我继续回去刷简历。

他那时候决定考研,而且是北影导演系。

刚认识的时候,这孩子就说自己喜欢电影,想要在以后成为一个导演。

买了很多书来看,势在必得的样子。

有空的时候,我们在一起聊天,他跟我说他的导演梦想,说他想去北京,想自己有一天能够拍出好电影。有很困惑,觉得自己能力不足,没有资本,怕自己目标太高。

他总是说:老徐,你觉得我几年能够考上北影导演系?

我说:你打算用几年考上?

他很坚决:不管了,我打算考两年,要是考不上的话,我就去北漂,从最低层开始混,总有一天能够混上导演的。好多导演都是混出来的啊,我觉得我也行。

我说:好啊,你下定决心就好。

在很多人眼中,元宝是个不现实的孩子,觉得他的理想太空太大,电影圈哪有那么好混,没钱没权没人脉,北影的研究生更不可能是多看几本书就能够考得上的。

可是我总是天真而乐观地觉得,人嘛,活得那么现实做什么,在年轻的时候,想做什么就去做好了,这世界任何事情其实就是不可预料的,或许有一天,真的就什么都能发生呢?

那时候的元宝同学,真正是信心满满,他心中那个关于电影,关于导演的梦想,似乎很遥远,又似乎很清晰。

那时候的我,满心想要留在合肥,后来终于在房地产网站找到了一份工作,每天埋头于网站新闻和做网络专题。

我那时候的梦想很简单,不过是有一份能够养活自己的工作,能够在闲的时候写些东西就好。

可是谁知道后来,爸爸突然生病。在医院知道消息的时候,我手足无措地给元宝打电话,。

这孩子赶到医院的时候,我一个人坐在楼梯口哭得惊天动地,这孩子从没见过我哭过,都快吓傻了,只知道愣愣地看着我。

再后来,我仓促回家,连行李都拉在屋子里没有收拾,房租水电都没有交。后来知道是元宝帮我垫付了,而所有的行李,都是他同和我一屋的妹子帮我收拾,用快递给我寄了回去。后来我还是坚持还了他们钱,但我依然感激,作为朋友,那时候,他们给我的些微关怀。

后来,我留在了家里工作。很长时间自闭地厉害,不愿意跟任何人联系。

等我终于恢复正常,重新变回那个充满逗逼气质的中二病患者的时候,才开始和元宝重新联系。

那时候已经是第二年了,我才知道,他并没有去考研,而是有了女友,已经开始工作。

我们偶尔在扣扣上聊天,互相报告近况。

他说:找了一个女朋友。

他说:要对女朋友负责,考研太不现实了。

有时候他也很困惑,说自己跟女朋友商量,还是想去北京闯荡个一两年,看能不能有机会混进电影圈。

我说:很难,你要考虑清楚。你女朋友支持你吗?

他说:她倒是随我,我考虑考虑。

我便打趣:哎呀,你这孩子真有福,找了个好姑娘做女朋友啊。

他说:那是因为我自己本来就是好男人好嘛!

过了些日子,他又来告诉我:不打算去北京了,打算回到家乡工作。

我说:为什么呢?你不是一直去北漂吗?

他很郑重:女孩子跟了我,总不能让她跟我一起吃苦,在家里的日子虽然平淡,但至少能够让她过得舒服一点。

元宝的家境还算小康,若是他选择回家,自然是会有份舒坦的工作,吃喝都有父母照管不需操心,连未来的婚房爸妈都早已为他准备好。

他说:我要对人家负责啊。

我便笑:你丫的小孩子啥时候变这么成熟了啊?

他很严肃反驳:我一直都很成熟啊,是你总是那我当做小孩子。

仔细想想也确实是,我一直拿他当做小弟弟,总以为他还没有长大,却没有料到,原来当初那个小孩子,已经在不知不觉中长成靠谱好男人了。

他有时候也会劝我,感觉找个合适的人嫁了。

我说:我不想。

他便笑:你是不是心里还放不下动漫社的那个谁谁谁啊?

我也笑:滚蛋,才不是!

他问:那为什么?

我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觉得,我想要的,不止是这样。

他说:哪样啊?

我说:就是在家待着,然后找人结婚生孩子,上班,带孩子,这样。

他笑:这样的生活也很好啊,我以后就是那样子。我现在觉得家人在一起过得简单快乐就好了。

我想了想说:可能我突然发现,我想要的东西更多,而家里并不能满足我。其实我并不确定自己想要做什么,只是想要出去看一看,去尝试尝试很多自己感兴趣的东西,看看自己究竟拥有多少潜能。

他说:你野心那么大啊?

我说:是啊,你看,我们现在刚好换了个角色。

所以后来,我决定来北京。

发了状态之后,他赶紧来问我,是不是真的。

我还是一副死不正经的样子跟他嘚瑟:是呀是呀,姐姐要去北漂了诶,有没有很酷。

他继续问:工作找到了吗?

我说:找到了呀。

他:哪儿找的呀?

我:豆瓣上有人约我的。

他:房子呢?

我:没呢,我看看,先去朋友那儿住住,到时候再找。

他:什么朋友?同学吗?

我:豆瓣上认识的网友。

他:工资多少?

我:不知道呢,反正刚入行,没多少吧,不过应该不会饿死啦。

他:……就这样,你就敢去北京?

我:是呀,为什么不敢啊,我想去啊。

他:你就不怕被人骗了?

我大笑:谁骗我干嘛啊?再说了,哪有那么多坏人!

【特别提示:其他人切不可随便模仿!出门在外还是小心点好!】

他对我彻底无语,只好絮絮叨叨地关照我:在外面要小心啊,不要总是那么二啊,不要总是说话那么直不过脑子啊,要聪明一点啊,要照顾好自己啊,不要随便相信别人拉,小心一点啊……

于是我就这样,拖着个大箱子,下了火车就奔着一个从未见过的友邻家里住在了,然后顺理成章地跟她合租了,居然还很幸运地相处得不错,第二天坐着地铁见到了招我来的同样没见过的师傅大人,就这么开始上班了。

我有时候发的状态,说自己在北京见到了谁,干了什么事儿。

他总是认真地回复:真羡慕你啊,好棒,要好好干,加油啊。

有时候偶尔说起自己的辛苦,又做错事说错话,跟他抱怨又得罪人了还不自知,他也会劝我几句。

我想,他的心中,或许仍然有遗憾,自己没有能够来北京吧。

来北漂一直是他大学期间的梦想,而最后,却让我不经意间实现了,他便格外地关心我在北京过得如何,他也是真心希望我能够过得好,能够去经历一些他没有机会去经历的精彩。

上个月,猪哥突然发了自己的结婚照,然后邀请我参加6月底的婚礼。

元宝来问我会不会出席。

我说:抱歉啊,最近太忙了,又太远,周末实在赶不及。

元宝说:那我又见不到你了啊,我们真的很久没见过了。

我说:是啊。真的很想见见你和猪哥。

自从那个夏天我匆忙离开合肥,至今快两年了,我们都没再见过面。

又互相聊起近况。

说起我在北京的生活,我说还不错啊,目前来说,可能有些小麻烦,但总体而言还算很好啦。

于是便开始感叹,说起来真是奇怪,当初我从未想过来到北京,而他一直心心念念地确实来北京混电影圈。可是最后的结果确实,我一个人来到了北京开始混出版圈,而他却留在了家里做一份安稳踏实的工作。

很长时间里,我都是个没有什么想法的人,觉得日子过得去就好,总是一副对什么都不上心无所谓吊儿郎当的样子,而他却永远野心勃勃,喜欢描绘自己关于未来的种种幻想,曾经也坚定执着地想要独自闯荡一番。

但是最后, 我们都与最初的设定南辕北辙。

他说:我今年也要订婚了,估计以后就留在家里照顾父母了。

我说:你过得怎么样啊?

他说:虽然和想象中不一样,但是也挺好。

那一刻,我突然间明白过来。

其实,一个人所做的任何选择,都是自己内心最想要的东西。

如同元宝,对他而言,梦想固然重要,但是与女友以及父母相比,他还是选择了后者。他当然可以抛弃所有,独自一人来到北京闯荡,开始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奋斗去拼搏,或许真的有一天,他能够获得成功。

可是如果那样的话,便意味着要放弃爱情,他并不敢保证,自己有能力给在巨大的北京城里给女友一份安定的生活,便意味着要让已经年迈的父母为自己担心害怕,要让他们永远在空荡荡的屋子里等待自己一年或许只有一次的归来。

很多人总是理直气壮地说:人的一生只有一次,应该尽可能地去活得精彩而漂亮,为了自己的梦想而努力拼搏,而不应该困顿在父母身边,过一份重复而没有意义的日子。

——可是,谁说那种在小城市里过得踏实富足的生活,可以同父母妻子儿女相伴,每天悠然自得,即使赚钱不多,生活单调却平静满足的生活一定没有意义呢?

生活本来就有很多种样子,谁都没有资格去妄自评判谁的好一点,谁的坏一点不是吗?

并不是每个人都一定要为一个梦想而活,也并不是每个人所追求的东西都一定在远方才能获得。

即使你在大城市里为了所谓的梦想而打拼,也没有资格嘲笑那些留在父母身边的小伙伴们。

他们选择留下,并不是因为懦弱或者不够坚定,他们也曾经有过对未来的期许,只是与自己的那些曾经有过的梦想相比,他们心里更在乎的,是能够同家人同自己的爱人朝夕相处,能够时时刻刻陪在他们身边——对他们而言,这些才是最重要的。

所以,谁都没有资格去嘲笑谁,谁也没有必要去羡慕谁。

无论是你选择留在了家乡,即使有些无奈被亲情和爱情所羁绊了,可是,那是一种甜蜜的羁绊不是吗?

或者你选择了在异乡拼搏,远离家人,独自一人生活工作,在寻找爱情的路上磕磕绊绊,可是,那也是你自己愿意承受的结果不是吗?

我先前总是以为我们走的路,有时候只不过是巧合,后来才发现,这世界上根本就没有偶然,所有事情的发生都有一定的因果。

元宝和我,看似在不经意间调换了生活方向,而实际上,关于我们对如今生活的选择,其实很早就能够寻觅到踪迹。

比如我们在一起玩儿的时候,我总是看似一副无所谓的态度,而实际上一旦做了决定,就会直接向前横冲直撞,而元宝却总是考虑了又考虑谨慎了又谨慎。

如同那次我们一起去天堂寨爬山,我看着凌空的高空索道,兴奋得整张脸都通红,而元宝却死都不肯上去。

我喜欢冒险,喜欢尝试新的东西,不觉得失败是件可怕的事情,而元宝,却喜欢做安全的能够掌握住的事情。

他家境富足,父母对他苛护备至,而我,却差不多算是没有多少牵挂,我对家没有依恋,自然不会因为家人留下,我也没有一个让我愿意为他留下的人。

我想,即使是有机会重新选择,元宝也依然不会后悔,对他而言,如今的生活虽然多少有些遗憾,但仍然是快乐并且满足的。他会有很幸福的家庭,会成为一个好男人,一个好丈夫,还会在未来成为一个好父亲。因为他当初的选择,并不是出于被逼无奈,而是他自己明白,自己更割舍不下的,其实是这些温暖和爱。

或许,在未来的某一天,他会告诉他的儿子,你爸爸啊,以前还想着或许能成为电影导演呢!

而我,现在在北京,也依然不会后悔我的选择。即使关于在北京,我有了一点小麻烦,我依然很迷茫很困惑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我觉得很焦躁,感觉自己什么都不会,觉得时间不够用,自己很差劲,什么都做不好。

可是我相信,我能够将这些问题一一解决,因为在来到北京之后,我也终于渐渐明白,我内心想要的,是关于一个很遥远很艰辛的梦想,我知道我需要付出很多努力才能靠近它,可是,我依然无比笃定自己能够在未来的某一天,真的走到它的面前。

愿我们每个人,都能够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人应该满足的,是自己最真实的期待,而不是世人眼中的标准或者主流的价值观。

而最难得,其实不是如何去选择,而是你是否真正知道,属于你内心的,真正想要的东西是什么?

By 狸奴老妖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你选择的,往往正是你内心最想要的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