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早上起来,天空阴霾,雷雨就在眼下,A在我这边留宿,起早要去参加婚礼。

恍惚觉得这样的场景或前世或未来,叫人熟悉,叫人欣慰:昨夜三五好友喝酒,微醺,席后B携美眷出游,A顺道留宿,隔天约姑娘吃早餐,然后赶远路参加婚礼。我起床洗澡,看天气不好,倒一杯热茶,翻两页闲书,突然就想坐下来,写点什么。

我们会慢慢变坏,但总会慢慢变好

我开始细数我们相识的年头。好像我也没有多老,竟然也快十年光景。

十年来,大家聚了又散,散了又聚,东奔西顾,所剩无几。

有人感情失败,有人学业有成,有人难舍旧爱,有人新结连理······自己也是三年一变,面目全非。而今笑点高了,泪点高了,尿点高了,G点高了,回头看看,开始耻笑过去自己是只LOW逼。不过谁笑谁也不一定。

也许世上根本没有“成熟”这回事,成熟,不过是恶俗而世故的一种体面说法,人们总喜欢给自己的恶心找到一个道德支点,好像不说服自己就真不敢去那么干。

《菜根谭》里写:涉世深,机械愈深。历事浅,点染亦浅。

我们正慢慢变坏。原谅我不无恶意地这样揣度。

四年前某次饭桌上,我漫不经心地说:“男人要有一堆好朋友和一个坏朋友,不懂怎么坏的人怎么能做个好男人?”同桌吃饭的后来成为了某世界知名大学高材生的男生驳斥:“谁说的?!”我幽幽地答:“我说的啊······”

听赵雷落寞地唱:我们都已经开始自由,我要做个压抑时放纵的坏人。

一下子有种失落感,这种失落感来源于那些零星还关心着你的人在问,怎么样的一个坏人?

小时候明白抗战片里的日本鬼子是坏人,武侠片里的黑道巨头是坏人,言情片里的无良小三是坏人,还有那个不让我们和喜欢的姑娘谈恋爱的教导主任必须是坏人······

现在谁是谁眼中的坏人?才知道原来坏人没有标准,前途是一片的黑暗。倒是姑娘们越来越喜欢说:你坏,你好坏,你真坏!完了还傲娇地说:男人不坏,女人不爱。

也许全人类的腐败堕落姑娘们要负全责。

倘若我非说我正慢慢变坏,绝逼不是希望姑娘爱上我。只是为了···好吧,不为什么。有些人做什么是为了得到什么,有些人做什么只是因为他喜欢这么做。对的,我就是这么拽。

我以前可得瑟了——我可是个有情怀的人。情怀你懂吗?你不懂!有情怀的人永远不老。情怀能当饭吃,情怀能当姑娘睡,情怀尝起来是咸的,摸上去软绵绵的。外人听着高大上,觉着高冷,觉着牛逼,觉着装逼。那又怎么样,我又不在乎,捧一本《道德情操论》我能忘了女朋友叫啥,能因为讨论道德比爱情重要和她吵架。那时候这孩子光芒万丈,大太阳底下都在闪光。

而今买一套几大百的书再也不用拮据,富余到我根本记不得还买了什么放在那里,芭芭拉的《金字塔原理》读了一半,奥格威的《谈广告》不过只是拆包装时翻了几页,虽然空闲时间很多,但已想不到要去多读些书。我真觉得自己恶心,有鸡鸡还不够,还要有情怀?情怀让人没法和现实妥协,让人不准备向世界投降,情怀不允许你庸碌,情怀叫你耍流氓也要有修养,情怀让你寂寞时更寂寞,情怀还不陪你上床······

总有人喜欢喊我文艺青年,我说了我家情怀不允许,这不是文艺,这叫情怀,你不懂?你不懂也别乱叫啊!我就是一烂俗人,顶多算一有情怀的烂俗人,还不是啥好人。我只是希望站在人堆里不要被认出来那是个流氓······

对我而言,放下一个钟爱之人并不容易,但是告诉你,姓情的,我决心背叛你了!那些被生活强暴的人一直告诉我,被强暴一样有快感,一样会高潮,我也考虑放弃抵抗了。哈哈,也许只能说说而已。

青春总要死去,情怀永远不老,时光的浪潮退去,沙滩上没有留下情人的脚印,被裹挟而去的,是姑娘初潮时的经血和男人梦遗后的精液。我们天涯走散,不再嬉笑当年。

那个决心做个光辉的人民教师的孩子后来长成了抓孩子早恋的教导主任,这世界欠我一个解释。

我们许多的“曾经”,其实只能家养,一旦走出去了,那“曾经”就只能是曾经了。水往活处流,人往坏处走。男善被人欺,女善被人骑。社会竞争如此,感情上一样如此。我们身上的每处软肉,在受伤流血后都会结痂变硬,不管你情愿或不情愿。

一年之前,我在南京某高校的女生宿舍楼下听兄弟给我讲:“一个人如果连感情都能玩弄,那他就成功一半了,因为这说明他的底线很低,做事就没有顾忌,自然就很容易成功。”当时我似是而非地点头,心思早就飘到那个上楼换衣服的姑娘身上,我们约好了去酒店通宵打牌。宿舍楼下来来往往的姑娘盯着我们两只雄性,眼里冒着绿光,仿佛能把黑夜点亮。

我以为,我永远不会长成我小时候讨厌的傻逼,我以为,我小时候讨厌的傻逼真的是傻逼。而今我被“傻逼们”看成傻逼。这场生命,不过是一场傻逼的战斗。比的是谁撞南墙不回头,比的是哪个男人更持久。

我们就这样慢慢变坏,其实这并不可怕。时间过去,我们总会慢慢变好。

《菜根谭》里写:智械机巧,不知者为高,知而不用者为尤高。

夏虫不可语冰,处男悟不到情欲,就像我说的:不懂怎么做坏人怎么能做个好男人。

我若变成坏人,不去祸害人间不去祸害你,这是坏人能做的最后一件好事。愿每个坏人都有向善之心,那生活总不会太坏。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我们会慢慢变坏,但总会慢慢变好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