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当我再听到《祝君好》,控制不住泪水澜澜时,就知道自己要像失水的水母一样死掉了。我想:总有一首歌唱着春暖花开的词,却有让人肝肠寸断的故事。

上次为你哭,是那天你为她擦着鞋上的泥

我记得那天风一样混着暖暖的花香,樟树叶不合时宜懒懒的落了一地,你在太阳下穿着颇显清凉的白色衬衫,透露出触手可摸的温柔感。

“你知道敬文园在哪吗”

“不知道”

“你知道要过几条路到大门吗”

“不知道”

“你知道饭卡在哪充值吗”

“不知道”

…………

“那你知道你叫什么吗”

“孟步”

我一直叫他“小bu”的,当然是“不知道”的“不”。寻思着会叫他“小不”很久,没有一辈子那么长,只要比今天再多一天就好了,可当我再叫不出“小不”时,心里哽咽的紧紧作痛,却依旧不敢哭出来

我告诉自己没有那么喜欢他,难道我要喜欢他和蔼的像我家老头子教会我许多生活道理,难道我要喜欢他耍赖的每天霸道的要我吃饱饱的早餐,难道我要喜欢他陪我逛书店、翻院墙、熬通宵、恶作剧、打DOTA、玩神秘、追韩星……看吧,不喜欢的都是那么好的优点,那喜欢的只能是他的全部。

我曾说过我做过最浪漫的事就是能天天想着“小不”,陪他走过最美的年华,流下生命中最幸福的泪水,他吃骨头,我吃肉,我会像喜欢糖果一样喜欢他。我没说过的是,我只不过不要你离开我身边,求你不要离开我身边,我不能没有你在身边。

我和阿姐在KTV为她逝去的爱情献唱时,我的“小不”快离开我半年了,她拼了命的一遍遍的吼着GEM的《爱你》,她说“##,你一点都不懂孟步,他在和倪楠认识时就觉得她比你好了,你不知道他一直都希望你不要那么文艺范颇重,他希望你有同龄女生的不羁,不要什么事都为他考虑的那么多,不要什么事情都要和他一起做……”那么呢,那么要怎样呢?都过去了,不是吗?他从来不跟我说,不是吗?我泪流满面的说“阿姐,你也不懂汪志,他要你多关心一点他,他说你在他最爱你的时候忘了他的好,你从来不给他一点喘气的空间……”

两个失心的女人总是能把事情剖析的那么刺骨的痛彻。我还是愿意守着我的文艺范,还是忘记吃早餐,还是习惯一个人不讲理的生活,就像我要淡忘某个人的痕迹。偶尔遇见他们都能理智的说一声:嗨!然后独自去看四月里最明黄的油菜花,吹春天里最和煦的风,看最动人的韩剧,唱最醉人的歌,喝最美味骨头汤。。。哭一场自娱自乐的爱情。。。

上次为你哭,是那天你为她擦着鞋上的泥。。。专注的神情还是那个为我唱《祝君好》的“小不”,温暖的像是热奶茶,只是杯子里融化了的,却是我的心,滚烫滚烫的快要烧焦了。。。

听 你不断呼叫我

划破宁静 我的心下堕

在难过

讲不出 爱没结果

口和唇

紧紧闭锁

看 也一话都不说

害怕

连累你一生 日月憾无缺

只差跟你曾遇过

给过你太多波折

宁愿没拥抱

共你可到老

任由你来去自如在我心底仍爱慕

如若碰到

他比我好

只望停在远处祝君安好

虽不可亲口细诉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上次为你哭,是那天你为她擦着鞋上的泥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