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真不知道要写点什么,思想都要淡出鸟来了,以后的我是不是更会像部机器呢?

上次提到考研,现在我就作为当局者说说读研吧,所以哪里说得不对也无可厚非了。提到医学研究生,不知道大家怎么想的,我就一个高大上的字形容:呵呵。作为有思想的我们,总是习惯展望未来,乐此不疲。就像中学时向往大学生活一样,大学时向往研究生生活;不同的是大学生活不会让你失望(至少是不会让大多数人失望,尽管毕业可能意味着初恋的终结或者苟延残喘而最终终结,但依然值得怀念),而研究生生活可能就是你不断从一个金漆的笼子飞到另一个金漆的笼子过程中的最后一个,虽然最大最漂亮,笼外看来富丽堂皇,但你想出去了。

绝对真实的医学研究生

说到读研还不得不提大学,班里26个男生,女生有几个来着?怎么搞的!对女生向来不太关心。男生几个读研的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有7个干骨科!就像马航大飞机丢了一样,怎么搞得!可能我们觉得倒腾锤子凿子改锥螺丝刀比倒腾药片药丸生理盐水更男人些吧。一起考到这座准一线城市的我们4个人,专业还算种类繁多,还有2个女人,先忽略吧。就说我们4个不同的经历或遭遇吧。

本人男,27岁,骨科。研一时上了半年基础课,理论上不知道这课是干什么用的,实际上它让我们把大学知识经过一个暑假忘得更彻底了。有整个学期不来上课的人,任何考试一样过,只要你来考。相对较难的只有英语,考试也较严格,估计是为了提高我们与世界的接轨程度,毕竟屌丝是可以有做大咖的梦想的。统计不得不说,因为我(们)对统计仍然一窍不通,而我们的统计老师,马某,号称人卫版统计教材除了第六版,每版都有他名字。他的名气于我们对统计学的理解没有一点帮助,阴谋论促使我邪恶的觉得这也是他想要的结果,一群大夫,会看好病行了,学什么统计,想发文章?来求我呀!我不帮帮你,我病的时候谁帮我…

后来没课了,同学们上临床的上临床,进实验室的进实验室,而我在这两者之外。猫宿舍写(编)文章,不是现在写这种,而是纯英文的,研究性的,临床的,很牛逼的,SCI!其实这种生活最他妈没劲了,我就想会看病行了!什么做实验,什么搞科研,那是科学家的事!但事实上我们不得不如此,最简单来说,你不发篇核心期刊就不能毕业,所以宿舍还有个研四的舍友。临床以后,晋升啊,评职称啊,拿什么跟人比,拿文章!谁管你会不会看病,谁管你会不会做手术。没人去观摩你做手术,但凡能给你评职称的评委,人都是牛人,人都不屑于看你做手术,否则多没面子,就得那些没用的东西来评价你!评委一看,嗯,这东西够没用,升吧。结果主任一级别了,还不会做手术,还不会看病,甚至不会与患者沟通,于是,挨砍了…。所以医疗环境如此恶劣,原因绝对是方方面面的,医改,任重道远啊。

第一个月,创伤组,主任是一老头,姓张,做事认真,要求完美,但周围人、事总不能遂他愿,当然他也不遂周围人愿。每次手术最慢,包括开台,经常让麻醉着急,人都快清醒了,他还不出现。进科最初的这个月使我对外科有一个总体的上理解,江湖传言张主任曾经给没交手术费的人做手术,在别人看来需要截肢的一个病人,张主任给他保住了胳膊,但失去了功能。病人好了之后,仍然没交手术费,说是手术费,都是一些材料比较贵,术者的纯手术费很贱的,要知道,在中国,人是很贱的。于是打官司,患者说没用你给我留着干什么,截了不得了?截肢很便宜的。术前他可不是这么说的,好多患者术前术后完全是两个人,完全是!像所有人知道的一样,一旦医患之间有纠纷,不管什么原因,医院准赔钱,真真的!于是这笔钱张主任奖金里掏一部分,医院收入里掏一部分,于是,以后不交钱谁也不手术。

第二个月,创伤组,主任是科里最年轻的主任,姓侯,猴精猴精的,真对得起他的姓,做事认真,要求完美(但经常做的不完美),也要求他别人按他的标准完美。之前说了,手术贵在耗材上,而不是术者的人工费,侯主任深喑此道,侯主任每次手术必带一大包,像极了搬家!术后换次药都能换一千块钱的!罪过罪过,这些东西我真的不该说!其实这些昂贵耗材也的确对骨折愈合,伤口恢复很有好处,对病人来讲你不用他还不高兴呢!只是有时候真的不需要了。所以在侯主任组学的都是生存之道,毕竟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这个人故事太多,说多了很是罪过…。

第三个月,肿瘤组,贾主任,做事认真,凡是能自己做的不要求别人,除了特别严肃的问题,不批评人。为了层层检查不弄错,患者进手术室之前都要对手术部位做标记,即使到了手术室,麻醉也会不断问你叫什么,不是不知道你叫什么,只是为了确定是你!做错人,做错部位,都是可能发生的!左肾肿瘤切了右肾是真实发生过的,那可是大医院,三甲医院,这事之后一下就降级不是三甲了,再不是了。曾经一个患者,右腿比目鱼月肌之间有一个直径约1cm的肿物,术前一般是我早晨去给患者标记手术部位,那天我实在确定这个人的手术部位,就告诉我们的副主任了,姓郭,江湖人称二郭或者郭二,他过来就标到了小腿前外侧,后来贾主任过来对着核磁看了半天,这肿物应该在小腿后侧!因为太小,体表根本一点也看不出来。出了病房,贾主任就跟郭主任急了,狠批他一顿,我暗喜不是我标的。标错部位,进去之后找不到病灶,十分钟准慌,病灶没去除,开了又缝上,怎么跟家属交代,赤裸裸的医疗事故,要吃官司的,中国这环境有理你还得赔钱呢,何况没理!

今年春节后科里太忙,老板叫我去帮忙,相当于在脊柱组又待一个月,我老板姓雪,很传奇的一个人,我怀着敬畏的心不敢多说他…,谁有颈椎病可以来找我,专家号不用排队的,要知道挂他个号很难的。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绝对真实的医学研究生:有病来找我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