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要不是在失恋中,可能我不会对马航失联这件事上这么大的心。

我对分手的男朋友说,庆幸我们只是分手了,如果你在世界上忽然消失,我的痛苦真真是此生无法平复。

至暂时无处安置的心思

然后,他,没说什么。

不久之前,我还是喜欢猜他心思的人,后来,我已经懒得想他到底每天每时每刻都在想什么。

马航失联的消息,我不是一开始就关注的,只是同住的月月说,姐,你看了吧,一架飞机失踪了,多可怕。我吃着早饭,含糊的说了声,哦。

只是恍惚的记得,自动弹出的新闻窗口,是说了这么一回事,可是,可是,可是那与我有什么关系呢?

不出三天的时候,我们去小莹家蹭饭,她们做饭的当当儿,我就披着小毯子坐在厅里看电视,活像个大爷一般,哪个台来着,好像是东方卫视,明明是娱乐报道的节目,可是结束的时候偏偏做了一个短片,我眼睛都没眨,本来只是手臂有点冷的,结果忽然之间心都抽搐了。

还好你在这个世界上,依然在,一直都在,即使是与我分开了,即使我完全不会和你联络,即使真的就像彼此消失在对方的世界中一样,我却依然庆幸,你还好端端的活着,好端端的。

那一天开始,我心里头就想,马航不过是去了一下我们不知道的地方,一定会带着那些生命回归的,我没有放弃过这希望,就好像以前我想,如果我送你的红豆杉养活了,如果我能找到你在我家那天我弄丢的香槟色耳钉……如果马航能带着这些乘客平安回来,我们就不要分开了吧。

我如果的事情,其实几乎都是不那么可能发生的事情,因为看起来像奇迹,所以,真的发生的话,才能让我坚信你和我之间,还能继续下去,这感情,唯有一个奇迹来救活。

我最后一次想你的事情,就是关于你的精神出轨,尽管你有贼心没贼胆的,也只是精神出轨。

分开之后的很多日子,一些人给我安慰,一些人在我面前荼毒了你。安慰我的人和荼毒你的人,都一样,她们只是用不一样的方式,一直荼毒着我。

安慰我最多的人,是你精神出轨的对象,她和你私下保持着联络,背着我。

荼毒你最多的人,是和你认识最早的人,她一个不小心抓住了你们相见的场面,瞬间引爆了。

你看,我身边的朋友好奇怪。

我不是不知道你喜欢她,早就知道的,所以我没有告诉你我早就知道了的事情,只是和你说准备分开,因为一个人心里如果已经没有了自己,我不想用我的情感绑架对方,但是尽管做足了思想准备,可要和一个自己付出感情的人分开,真的很不容易。

我反复试了三、五次之后,你家人也把你折磨的够呛。折腾的这一个多月里,你们家一直给我上演了一场场狗血电视剧里的戏码,什么除了我谁也不能进了你家门,什么你要敢带别人回来就登报和你断绝关系,这些真的是让人连标点符号都不想相信的话,不是么,还说什么你不是没给我理由么,不给理由就不算结束,要勇敢,要坚强……这些话逼的我想骂人,我这个一个脏字都说不出的人,恨不得骂出八辈祖宗的话了。本人是缺胳膊还是短腿?难道我是一只眼?没有耳朵?或者其实我生理有缺陷?难道是怀揣女人心的男人?不和你在一起就会死么?到后来,我几乎见到你们全家的眼泪了,这世界上我最相信眼泪,不管是真假,能流淌下来的,也是用了心。

可是,全部这些一点正面作用都没有,却直接导致最后我下决心和你分开,同时我认为我给自己的理由很贱——我很担心你家人这样子,你不快乐。

就好像,知道你精神出轨,我就希望,你能和她在一起。她后来和我说只是利用了你,在自己男朋友面前置气而已,我的心,为你乱心疼了很久。我得不到你的心,却希望你能得到你想要的。我觉得自己不是很傻,是真的很贱的。对方明明是伤害了我,我却只想着她伤害了你,只因为你受到的伤害而难过。不是贱是什么?

而看到你因为她与你联系,要你陪她,你那开心的样子,我无论是真相还是谎言,都没有了。那天是我打算最后一次试图与你和好,可我却一直没有说出口。

月月说,姐,你是我见过最坚强的人了,有点伟大,真的很伟大。我一边吃着晚饭,含糊的说,不过是了解你罢了。

无论多少人想要在我与你的感情中指手画脚,归根结底,感情只属于我们两个人,至少在我们是恋人的时候,只有我们能为我们的感情做主。就算她们说你心里一刻钟有我的时候都没有,尽是些欲望之类的,可是你给我的感情,其他人是感受不到的,别说没有真感情,能在一起的人,在一起过的人,谁不是动过心的呢。

只是,暂时走不下去了,而且以后的事情,也不能想太多。

我对你的心思,我无处安置,有太多太多想说的话,见到你却只想对你笑而已。在我拥抱你,对你说,好好的。在我说那句我白天从书本上偷来的话,下辈子不要改名字,这样我容易找到你一点,你的眼泪夺眶而出,然后你夺门逃走,我想起第一次见你的眼泪,你那是为了你深爱过的女孩子而流,你也许以为你的眼泪只会为她而流,如今,也为我而流了。

马航能不能飞回来呢?现在我还是期待它平安飞回来,因为等待的人不是我,而是那些已经流干眼泪,在绝望中还希望的亲人们。

而那无法轻易放开的情感,拜托我就暂时将心思安置在这里……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至暂时无处安置的心思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