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17岁的我们太单纯,17岁的我们太懵懂。有人说17岁,花季一般的年纪。有人说17岁,成长的一个过渡。也许,都是吧!时间一点一点的流逝。青春一点一点的移转。

那一年我们十七岁

十七岁的我们在干啥?十七岁,花一样的年华,脑海里还充满了幻想应该呆在教室里继续读书或是依偎在母亲怀里撒一撒娇,可这些本该在十七岁得到的东西在记忆里却怎么也找不到一丝一缕……

打开封存的记忆,十七岁离现在已经是很遥远了,但十七岁是一个永不会退去的痕迹,我记得那年我们还在上高二,那时的我们刚分班,那是我第一见到他,十七岁他显得很稚嫩,个子高高的,瘦瘦的,脸上带着这个年纪应有的笑容。老师安排我们同桌。他不爱说话,一直闷闷的,就这样我们过了一天又一天。

一个阳光灿烂的星期五下午,我鼓起勇气对他说:“今天我过17岁生日,晚上一起去我家吃饭吧,很多同学都接受了我的邀请,你是我的同桌,也要参加哦。”他乐呵呵地说:“生日快乐。”我惊诧于他的回答,他对我说:“我尽量吧,如果晚上8点之前我还没有到,那就说明我可能去不了了。”我佯装生气地说:“今天是星期五,你能有什么事情呀?”他低头,不语。

我为了弄清楚他为什么拒绝,下了学我偷偷的跟着他,看着他进了一家医院,我在医院楼道里听见哪些护士姐姐说着哪些让我无比心痛的话。我看着他忍着痛苦在那里化疗,我在那里站了足足有15分钟,正要转身离去时,只听他说:“妈,今天我同学过生日,邀请我了,我想去。”阿姨一边心疼的看着他一遍说“你还哪有力气,做完就回家好好休息。”他把头低了下去,满脸的失落,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我哭着跑了出去,不知道是怎么回的家。

第二天,我刚刚走进教室在座位上坐下的时候,他极其愧疚地对我说:“对不起,昨晚真的有事,临时走不开,所以才没有去参加你的生日派对。”我佯装毫不在意的样子,安慰他说:“没关系,等你过生日的时候,我去参加你的派对就行了,我们永远都是好同桌、好朋友。”他幽幽地挠挠头,道:“我……我还从来都没过过生日呢。”

好不容易熬到放学,我迫不及待地拉着他来到学校的操场边,趁四周无人的时候从书包里掏出一个饭盒说:“给你,这是昨晚我专门给你留的生日蛋糕,为了怕挤坏,特意放在了这个饭盒里,快吃吧,你是我的同桌,我要你和我一起分享生日的快乐。”他惊呆了。在我的央求与命令下,他羞羞地低下头,吃完了那块蛋糕,抬头对我说:“真好吃!”我诡秘一笑道:“既然好吃,那明年我过18岁生日的时候,你一定要来参加哦。”他重重地点了点头,说:“我一定参加,一定!这是我们18岁的约定!”我们击掌为盟。

可是没有多久他就因为身体原因离开了我,离开了这个校园,最后一次见他是在医院,他笑着对我说:“没事,我来年还要参加你的18岁生日呢。”以后我再见他都是在学校贴的照片。我十八岁生日那天我邀请了我们班同学,我一直等他,等到所有的人都走了,他也没有来,他没有遵守他的诺言。

第二天我来到学校,多么希望他像原来那样坐在那里对我歉意的微笑……

还记得一句话:十七岁的眼泪是银灰色的忧郁,很咸,从来没有来由……每一个孩子都有着无垠的感伤与落寞,每一个十七岁的孩子都有着同样的脆弱和敏感。一千次地问自己:你失落了什么?你为什么失落?我不能回答。也许,失落的就是青春本身,像蝉蜕一样,也脆弱,也坚强……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那一年我们十七岁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1. 2015-10-10 上午 2:20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