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军训是入学后的第一课,地点就在学校的大操场,来回踢得是尘土飞扬,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在沙漠里碰着土匪了呢。队伍是男女分开,我们是护旗方队,大概有那么四五十人吧。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九章:军训

早上起得倍儿早,五点一出头,阿跃的手机就响了,铃声是《桃花朵朵开》,每天如此,导致我现在一听那旋律就有一种扎起裤腰带集合的冲动。张家口九月份的天气有点儿像吐鲁番,早穿棉袄午穿纱,可惜没有大西瓜。早操一个来小时,学校偶尔会发个早饭,比如一袋牛奶,一个鸡蛋。总的来说军训还是蛮累的,枯燥无聊,也没什么可白话的。 大概军训了一个星期就该阅兵了,本来传说是让我们方队扛枪的,结果人家部队丢了一支枪也不是咋的,所以别说抢了,最后我们连个刺刀也没见着。

每个班级可以选两个优秀学员去打靶,我们班就集中在了我、刘君和胡彦辉三个人身上,别人都淡泊名利,不想去。最后我们仨只能以猜拳的方式决定,刘君虚货一个一把就出局了。可遗憾的是最后人家改成只要一个人了,由于交的纸条我的名字在上边,自然就是我了,艳福不浅呐。

其实我小学的时候老爸带我去打过一次靶,当时害怕不敢打,现在后悔莫及啊,好在这回又把握住了一次机会,我得干它几个十环才成。 校车来到个三面环山的沟里,五七式步枪,每人限五发子弹。说实话,我趴下之后根本就看不着靶子在哪,离着少说得有四五百米远,随便对付那么几枪就得了,我估计自己全搂地上去了。不过我还是让旁边的教官趁机给我照了几张相,真是英姿飒爽、风流倜傥,仿佛兮若轻云之蔽月,飘飖兮若流风之回雪,可惜后来照片跟着电脑一起丢了。虽说学生是每人限五发子弹,可最后老师打的时候每人标配二十发,我估计那一梭子也就只能装二十发,这真是赤果果剥削。

现在回头想想军训的那段日子,应该是我大学期间睡的最好的一个礼拜,真的是躺床上就能睡着。我特别羡慕睡眠质量倍儿好的人,甚至有点嫉妒,怎么就能沾枕头就着呢?我属于入睡比较困难的那种,事比较多:有灯光有声音都不行,睡前还必须得上趟厕所,然后再喝一口水,睡着了一般也比较轻,峰哥下床上个厕所啥的我都知道。不过中午我的睡眠质量颇高,就算他们呼号的打双升也能睡的着,可能也与前一天晚上睡眠不足有些许关系。我曾一度幻想要是白天睡觉,晚上上课,那该多好。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九章:军训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