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一张照片放在我的钱夹里很久很久了,是你的。有的女生在一段感情结束的时候,会很洒脱的把有关那个人的一切扔掉,给自己一个重新开始的机会。我也差不多就这样做了,但在这张照片上面,我还是心软的手下留了情。

不是在等你,而是在等一个能把你“打跑”的人

“这是你男朋友的照片?”看到照片的朋友问到。

“额…其实是前男友”

“刚分?”

“没,蛮久了?”

“那怎么还留着?”

这个问题在我每次打开钱夹,看到这张照片,指尖无意识的拂摸的时候,也会自己问自己。

也许是因为除了爱情,我们还有太多别的记忆吧。我与你的二三事。

我们是小学的同桌,我是老师父母眼中的乖乖女,你是混世小霸王,当然我们的故事不是经典的桥段,你欺负我,并且变态的只允许你一个人欺负我,而我又很有受虐倾向的在这种欺负中,喜欢上了你。我们的故事当然不能这样俗套,不然我早就忘记了。当然更重要的原因是,当年的我在你面前的表现,那也不是吃素的。我们会为三八线在课上打架,然后课下会因为“我上次来了零食分给你那么多,你这次给我这么少”这样的让人现在看来啼笑皆非的矛盾争论的脸红脖子粗。

当然我们也有温馨的时刻,例如一起迟到,然后在门外罚站。因为担心老师的训斥,我的眼泪刷的就出来了,并且跟止不住的水龙头一样,透过泪眼朦胧,是你手足无措地翻书包给我找纸巾擦鼻涕的样子。当然其中最经典的还属毛毛虫事件。记得那次我在上课的时候突然觉得胳膊痒痒的,转头一看,还真是不少惊吓。毛毛虫我是不怕的,有时候兴致上来了,也会和男生一起抓。但第一次看到毛毛虫在顺着我的胳膊继续往上爬的景象还是多少让我有些不镇定。我拿指头捅捅你,你反映很灵敏,很镇定的对我说:“别怕,别动,我帮你拍掉。”,然后就很果断的出手了,结果你一巴掌把毛毛虫拍到了自己的腿上,紧接着你“啊”的一声,打断了班主任优美的朗诵,很快就被拎出了教室。哈哈,虽然现在想起,我还会抱住肚子狂笑,但你要相信当时的我确实是怀着一颗愧疚的心目送你被送出教室狼狈的背影。

进入初中,我们又是同班。现在看来会感叹缘分,当时确实老大的不乐意,看到你就觉得真心烦。像新交的朋友竹筒倒豆子的讲述你的斑斑劣迹,那简直就是罄竹难书。我们的关系也一度紧张到势不两立,晚上做梦都在同你斗争的程度。然后你就转班了。不过这样的你依然不老实,你会在你们班体育课的时候,滥用职权的把男生带到我们班的窗下,集体吼改编版的“黄河大合唱”。说实话,那几年,即使情窦初开,对你也没什么注意,甚至你转学很久了以后,我才后知后觉的发现,说给别人的时候还被骂说“这都什么时候的消息了?”。不能怪我,因为你太闹腾了,就像孩子一样,这都是我现在想起来委婉的说法。要当时,就送你两字,幼稚。不过你也没吃什么亏,那时的你对我也没什么感觉。

我高二,你高一那年,我们恋爱了。哈哈,没想到我一下就成了你的学姐,谈起了“姐弟恋”。虽然实际年龄你是比我大的。但是在外人眼里都是我啃了你这根嫩草。这种感觉有时候也会影响到我自己,尤其在篮球场边,和一群高一的女生看你打比赛的时候。男生打篮球的身影,在任何一所学校的篮球场上都可以看到。但你的是那么与众不同,以至于我现在想起,还很有画面感。投篮的时候你会跳的很高,像一只猴子。每每在那一刻,感觉到你的那种四肢舒展,霸气的张力,我都会在心中美道:看,我的男孩。很遗憾,我的篮球水平并没有在你的熏陶下有所进步,始终不变的“扣屎盆”。本来想藏着的,但谁想到你会在我体育课的时候,和同学换座位换到窗边来欣赏我的球技。真的很丢脸…

有时候,不是不想拿下你的这张照片,但我在等,不是在等你,而是在等一个能把你“打跑”的人。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不是在等你,而是在等一个能把你“打跑”的人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