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学校的学生社团也挺多的,招新无外乎就是三种方式:一是到宿舍去拉拢你;二是在校园内摆个摊位勾引你;三是利用学哥学姐导员老乡的地位压迫你。下面我就结合自身的情况,再加一些自己独到的见解,大致说一说各个社团。可能眼光有些狭隘,言语有些偏颇,各位看官您一边剪手指甲盖,一边当个故事听听就得了,左耳朵进右耳朵出,也别往心里去。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十一章:学生社团

学生会:上大学之前我觉得要想在学校里混出点儿名堂来,首先必须加入学生会。当时不知道是谁造谣,说班干部不能加入学生会,于是乎我也就没参加班干部竞选,现在回头看看,这是我大学中做出的最最失败的选择。虽然参选未必就能中标,可总该给自己一次机会啊,假如你问我大学四年最大的遗憾是什么,毫无疑问,没当上班干部,吃亏吃大了。学生会面试有三轮,顺利通过后我成了体育部的一名干事,尼玛慢慢我才知道上了贼船了,敢情不是干事( gàn shi ),是干事( gàn shì )。学校一有啥体力劳动,我们首当其冲,什么给拔河比赛画个场啊,给老师搬搬花啊,给舞台挂个条幅布个景啊,还有大食堂那一堆桌子,都是我们搬出去的,完事了还得给搬回来。我们在这闷头干,主席秘书什么的在旁边看,还美其名曰:大一就得多干活,等大二当上部长了才开始锻炼能力呢。你妹的,我们在这累死累活的,你倒在旁边说风凉话,功劳油水还全算在你头上,太奸诈了。不是我军实力差,奈何敌人太狡猾!在看清了学生会的邪教本质后,大二我毅然决然的选择了退出,老子不干了。当然大部分人都会退出,只有少数人能成为新的主席和部长,然后继续坑害大一新生,我真是看在眼里,痛在心里。一般最后能爬上去的都是班里的班干部,这也太坑爹了,说好的班干部不让加入学生会呢?!后来的日子里,谁要是跟我提起学生会,我都会嗤之以鼻,谁爱加入谁加入,哥反正是退出来了。

大学生社团联合协会:可能是叫这么个名,我一直觉得这个社团是学生们勾心斗角的产物,因为根本没什么存在的实际价值。当我们这届登上政治舞台的时候,有两个人为了学生会主席一职而争得不可开交,一男一女。我估计俩人礼都没少送,可学生会一把手只能有一个啊,这可咋整呢?车到山前必有路,有路必有丰田车,船到桥头自然直,柳暗花明又一村。这时候我们伟大的校领导想出了一个新办法,再建一个“学生会”不就得了嘛。高!实在是高!要不说人家能升官当领导呢,于是乎这个带有官方性质的社团就应运而生了。当然,以上这些都是我等屁民臆造出来的,具体是什么情况我也不知道,要是造成了诽谤罪,还请栋哥开恩,别判得太重了。总之最后男生当上了学生会主席,女生当上了联合会长,他们化干戈为玉帛,水到渠成的变成了男女朋友(这个可是真的,剧情挺狗血的吧),在一起过着幸福而又快乐的日子。

艺术协会:传说中沙大人数最多的协会,旗下包括话剧社、书法美术社、棋牌社(也不知道这名字都给叫对了没有)等等,我对这个也没研究,具体分成几门几派咱也不清楚。反正峰哥是协会棋牌社的,不过是不是的也没啥区别,峰哥做事一贯低调,就是哪天他死了,估计你也不知道。这真不是开玩笑,经常我们回宿舍闹腾一番之后,一个人影从床上蹭地跳下来,然后嘴里嘟囔着:“解个手,吃饭去。”吓我们一跳,压根儿不知道他在宿舍匍匐好几个小时了都。要是生在抗日战争年代,那峰哥指定是第二个邱少云。

爱乐协会:就像开头所说的,我是在导员的威逼利诱下加入这个协会的,还交了30块钱的入会费,我们宿舍有六个人都是如此,这也是我所加入的唯一一个需要交会费的协会。一开始还挺像那么回事,周末找个教室给上上课什么的,我是学吉他小组的,就是毛也没学会,很是惭愧。后来渐渐的活动就取消了,再后来随着导员的毕业,这协会也就跟着毕业了,现在的沙大在校生,恐怕没有几个人知道。哥的30块钱啊,就摸了不超过五下吉他。

模特协会;舞蹈协会:大名鼎鼎的秦兴然秦总就是模特协会的,当年还去我们宿舍招新了呢,你看他那个大屁股,我估计是个专业臀模。舞蹈协会应该挺辛苦的,总能看到她们在方块楼里排练节目,跳得都挺不错的,逢年过节的晚会什么的,她们应该是常客。

魔术协会:又是一个后期消失的学生社团,不因为别的,只因大魔术师毕业了。那是一个阳光明媚的中午,我们几个人结伴去食堂,正巧遇见魔术协会招新。走上前去凑凑热闹,人家二话不说刷刷就来了几个小魔术,我擦看的我是目瞪口呆、心服口服,绝对是有真本事的,完全不是我们平时糊弄小孩的把戏。这也算是我见的第一次近景魔术了,很棒很精彩,很好很强大,估计不练个三五年下不来。当时我挺想加入的,可惜自己报名的协会实在太多了,怕忙活不过来,只能忍痛放弃了(擦,都是让那个爱乐协会给害的)。随着人家魔术师的毕业,魔协从此也就销声匿迹了。

大学生科技协会:宿舍有三个哥们是这个协会的,本来我也是想跟风加入的,可惜有一天晚上我们四个打双升,没去参加第二轮面试,结果红榜放出来之后他们三个的名字赫然在上,我只能黯然神伤。尼玛难道这个对肤色也有要求?虽然哥申请加入的是外联社(就是拉赞助的),他们仨是给老师帮忙社(忘了学名了,也没见他们去帮过忙),可你也得一视同仁吧,同样是没去面试,凭啥单刷我一人啊?!擦,算你有眼不识泰山,哥还不跟你们玩了呢,拉赞助拉赞助,拉屎去吧你!嗯,没事没事,老衲有点失态了,别围观了,我不生气。这协会也就那么不温不火的呆着,没见有啥活动,唯有每年招新的时候向世人宣告他还没死。

标本协会:这是我到大二了才新成立的协会,我对其了解不多,可能就是没事组织组织成员做个标本,另外再带领大家认识认识学校的那几颗“参天大树”什么的。总体感觉还凑合,同样是搞研究,比科协靠谱多了。

电子科技协会:沙大我最看好的学生社团之一,绝对的霸气十足。个中成员不乏电脑高手,当然菜鸟也不占少数,但只要跟对了人,还是能学到不少东西的。我不知道里边具体包括几个机构,反正哪个协会想办个节目啥的都得管他们租音响,好像是一场50块钱。后来电协甚至还开始维修起了数码产品,不知道有没有人去送修,也不知道修理技术怎么样,取得相关从业资格证没有。人见人爱、花见花开、车见车爆胎的杨宏伟同学就是电协的,而且还算是个小风云人物,人送外号“小孩儿哥”。大二的时候他掌管着沙大的网络,俗话说:跟着小胖走,上网永不愁,就是对其工作能力的充分肯定。我的电脑重装个系统或者下载个实况啥的,小胖都能轻松搞定。不仅是我,其他学生或者老师电脑坏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杨宏伟同学,小胖也不含糊,会弄不会弄的都得给人家去弄弄,弄好了得一名声,弄坏了反正不是自己的。虽然杨宏伟同学是个热心肠,但欠我的四斤香河肉饼还是必须要还的,咱们亲兄弟明算账,一码是一码。

武术协会:典型的越办越好,跆拳道是压轴项目,创始人还是我们石家庄市区的乡长。原本大一的时候规模并不大,可人家用人唯贤,队伍不断壮大,到大四的时候一群人在操场上哼哼哈兮地喊着,也蛮有气势的。协会里女生居多,我觉得可能是想学学女子防身术什么的吧,实乃女生在二里半生活所必知、必懂、必会的充要条件。

乒乓球协会;羽毛球协会:基本上一年能组织一次比赛,要是收报名费的话,参赛人数就会锐减,报名费越高,人数就越少,二者呈反比,直至你相当于花钱买到个冠军为止。韩伟同学就是乒协的,大一的时候伟哥乒乓球技术不在我之上(没有吹牛B),可到了大四,就甩我好几条街了。一方面是我这自身不努力,骄傲自满,伤仲永了;另一方面说明人家乒乓球协会还是可以练出来点真东西的。

篮球协会:名存实亡的一个协会,只是一个空壳子,下边的球队各自为战,谁也不听它的,颇有周朝天子和各路诸侯的那个意思。虽然沙大的篮球事业风风火火,但篮协的影响力确实让人汗颜。

青年志愿者协会:坦白交代,隔三差五就来一次的采血车,是你们给叫过来的吧?前几天看报纸,说初次献血的人员中,大学生所占比例最多,超过三成;而教师、公务员、医生等职业加一起还不到3%。瞅瞅咱这素质,某些砖家还说我们大学生这也不行那也不行,真是站着说不不腰疼,丫的起码我们觉悟比你高。当然了,不是我个人觉悟不够,我当年上车验完血,连无偿献血证都填好了,结果撸起袖子一测血压太高,人家不让献,我又乖乖把光荣证上交了。话题扯得有点远,咱们再拉回这个大青社。嗯,名字起得不错,别的我也就不知道了,都散了吧。

疯狂英语:大一的时候确实挺疯狂的,每天早上都会有一个男生领着一大帮女生到操场上去嗷嗷的喊:Ilove English,I love English very much(but I can’t pass the CET-4).后来随着年龄的增大,大家心智慢慢发育健全了,好像就不这么疯喊了,疯不疯的我也不知道,因为我从大二开始就堕落了,睡到几点算几点,操场上发生的事情跟我有什么关系呢。这个社团虽然女生居多,但也不至于就领头的这么一个男生吧,不过换位思考一下,让你天天领着二三十个女生在操场上发疯,你也动力十足,巴不得当天晚上就在操场上安营扎寨等着第二天的太阳升起呢。好吧,我承认我又用自己低俗的目光去看待这个无比高尚的问题了。不过话说回来,疯狂英语的板报办的还是相当不错的,虽然我从未捧着本《牛津词典》站在前边挨个单词的翻译,看看到底写的是什么意思,但一看人家书写的英文,就知道是当中学老师的料。

大学生通讯社:也是一个后期成立的协会,了解不多,不知道是干什么的,一不卖手机,二不卖电话卡,但人家活动不少,总贴海报宣个传啥的,没注意过内容,没参加过活动,也没什么发言权。不过像这种没有实际“商品”的组织总让我联想到一个词,传销。

就业协会:名字起得挺牛B,国务院都解决不了的大学生就业问题,好像他能给解决一样。这个协会和别的协会不太一样,每年学校招聘会是他最忙的阶段,帮公司贴招聘海报,帮企业占教室宣传等等,然后再从中谋取些利润,以维持协会的正常运营。过了为期三五天的招聘会,就业协会就进入了冬眠期。

自管会:我一直不知道这协会是做啥的,自己管自己?那也没必要专门成立个机构啊,难不成不加入就管不了自己,就无法无天了?印象中只记得有一回他们问洗不洗衣服,收费的,所以我一直当他们是开干洗店的,只不过是上门服务。

女大学生关爱协会:最不靠谱、最最雷人的协会来了,每次我看到这个协会的牌子,就可耻的硬了。这协会到底是干嘛的啊?也不知道校领导当初是怎么批准这个组织成立的,别的不说,就这名字也太邪恶了啊。你要关爱大学生就全关爱一下呗,为嘛前边非得加个“女”字啊,难不成里边都是吊丝,找到个黑木耳就开始护?我不知道这个协会的男女比例是什么样的,反正我要是女生肯定不加入,这不等于羊入虎口了么,没女生们加入,那吊丝们还护个屁啊,您说是吧,张涛张指导?

我大致能想到的学校社团就是这些,当然还有俩压轴大戏没出现,一个是广播站,一个是足球空间。这俩不跟他们掺和,拎出去单说。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十一章:学生社团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1. 地板
    Nick

    话说“大学生科技协会”和“电子科技协会”有啥区别!?后者有会用“烙铁”的?……话说电子专业都在东校区啊,东校区都JB没这社团,有的话我肯定报名参加……

    2014-03-09 下午 11:52
    • 大学生科技协会就是个蛋,电子科技协会才是神一样的存在。烙铁算个毛,连我都会用。关键在于南校区的人都擅长折腾,这跟哪个专业没有关系,你看,哥学食品的,PC机照样玩得儿贼熟不是

      2014-03-10 上午 7:26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