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既然是标题,所以总该起的庄重一些,学名虽然叫“拖拉机”,但从来没见谁这么叫过,谁要是这么叫就抽他丫的,让你在这给我装!我们都叫的通俗易懂,打双升。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十八章:拖拉机

小时候爸爸在单位值班,总会叫上几个战士和他一起打双升来打发无聊的时间,我一开始还看不懂,觉得这有啥意思啊,你出一张红桃我跟一张红桃,你出一张黑桃我跟一张黑桃的,还得抓上整整两幅的扑克,这手都快拿不住了。这玩意儿哪有我们打的红10有意思,也是四个人俩俩一拨,咣咣的炸,多过瘾;输了的还得进贡,多有动力。后来我慢慢的莫名其妙就学会怎么玩了,估计是看多了自然就会了,跟我学打麻将如出一辙。可惜别的小伙伴们都不会,我们在一起打扑克还得是红10和黑A。

上高中那年才开始真正的玩起来双升,军训的时候一个宿舍12个人,晚上学完军歌没事了就坐一起打牌吧,双升级。那时候我的水平还不行(虽然现在水平也有限),就记得有一把牌抓了八张Q,心里扑通扑通的就等着横甩火一把呢,结果让别人一个小对儿给拆了,当时我这个悔啊,真是欲哭无泪。那是我迄今为止抓到的唯一一次横甩的机会,就这么让人活生生给拆散了。高中三年在宿舍偶尔也打打牌,可毕竟得努力考大学,所以也就有数的的那么几次,真正的鼎盛时期,必须出现在大学,这是铁一般的事实,历史的车轮是无法倒退的,日军侵华的罪证是永远不可能被抹灭的。

众所周知我们的宿舍条件是极其艰苦的,同学们只好苦中作乐,我觉得打双升就是所有乐趣中最浓墨重彩的一笔。

要问全班打双升最好的人是谁咱不知道,但你要问全班打得最次的人是谁,正乃418宿舍的赵老二是也(当然我指的是职业选手,那些不会玩的就不算进排名里边了,所以赵维高同学应该感到欣慰,这是对你双升水平的最好褒奖,都进榜了)。假如你问大伙全班打双升谁最次,十有八九得选择我,但偏偏我就觉得赵老二打得比我还次,那这就很说明问题了。好比你问全国谁最大,大家都说是皇上,但皇上觉得皇太后比自己还大,所以结论就是太后老佛爷最大。因此,综上所述,赵老二的双升水平全班垫底是个真命题。

打双升最有瘾的时期是大二下学期期末。晚上凑够四个人,熄灯之后就在走廊里席地而坐开始整,一整就是两圈,基本上完事就可以直接看日出去了。我那时迫于王颜颜给施加的压力,第二天还是会顶着巨大的困意去自习室背书,背不了几个字就睡着了。杨超则是睡醒了十点来钟才去上自习,被门愿厉声训斥:你瞧瞧人家董阳,一大早就来自习室了,再看看你,就知道玩!我听了之后,心里美滋滋的。

炮哥是打双升里脾气比较大的,跟他一伙要是一张牌没出好酿成了惨剧,那你可要小心了,因为死神正在向你慢慢靠近,炮哥非得上来掐死你不可,任何人都逃不出他那双强壮而有力的虎口钳。我们宿舍给挂钟换电池一般都是我的事,但钟表挂的太高,我得找个人帮忙才行。别人都是把我扛起来,换成炮哥,直接掐住我脚踝颤颤巍巍的就把我举起来了。所以说炮哥这双手,文能写字,武能碎石,说让谁死谁就得立刻去死,不可小觑也。

说着说着就写跑了,写到炮哥的手上去了,再整就该整到胖洪的腰上了,所以赶紧打住,趁早收尾,要不一会儿师傅被妖怪抓走了。结尾引用张雨的一句话:来吧,赶紧双升吧,人都差不多了,一缺三。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留在二里半的梦-第十八章:拖拉机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