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也许我们再也遇不见这样的爱情

也许我们再也遇不见这样的爱情

年假的时候除了一次同学聚会,哪里也没有去,呆在家里,陪自己最亲爱的家人。闲暇的时候就看那本最近让自己着迷的《平凡的世界》,它给我展现了一个我从来没有涉及过的时代,这个时代的人物以及他们的品性,让我印象深刻,不忍释卷。我甚至希望自己也可以置身其中经历一番,哪怕只是旁观一会。并不是世事的苦难让故事好看,而是人物的情感将我“裹挟”,因为我在他们身上看到了很多我不曾有过的勇气和坚持。

因为对这个时代充满好奇,我想起了爷爷。爷爷已经80多岁了,完全是从那一段年月中趟过来的的人。爷爷还算是个活泼的老头,很乐意给我讲他年轻的那些往事。我问爷爷年轻的时候是怎么娶了奶奶的,爷爷眯了眯眼,笑了起来,他望了望坐在身旁烤火的奶奶,开始述说他年轻的那段情感。

爷爷说,他年轻那会,长的身高体壮,脸蛋按现在的话来说也是帅的。关于爷爷的长相身材我从爸爸的口中也了解过,确实如他所讲,没有妄语,只是现在老了,牙齿差不多掉光了,吃不了多少饭,身体缩了也瘦了,以前的飒爽英姿便难觅踪影。爷爷继续说,年轻的时候我有一个要好的大哥,邻居家的孩子,年长我两岁,两人从小一起长大,一起上山砍柴,一起去别村偷菜,一起光身子在河里摸虾。大哥20岁的时候,他家给他张罗了一门亲事,娶了隔壁村的一位漂亮姑娘。自从有了老婆,大哥开始要顾家了,干活也比以前要勤了。

爷爷抽出一根烟,拾起地上的一根柴火点燃,吸了一口,说:大哥结婚还没有一年,嫂子怀孕了,他把这个消息告诉我的时候,兴奋的像个孩童,脸上泛着红光,嘴角的笑容掩都掩不住。大哥说,他要当爹了,以后要更卖力的干活,养活这个家。就在嫂子肚子一天天大起来的时候,大哥出事了,得了伤寒病,躺在床上发高烧。当年的医疗水平差,得了这种病就看命了,大哥命不好,连着烧了好几天也没退烧,身上跟个火炉似的,嘴唇发白。嫂子急得止不住的流眼泪,结婚还不到一年,丈夫就生这么重的病,自己还怀着孩子,要是真有个三长两短,日子怎么过下去。可是老天好像没有眷顾什么,大哥还是死了,弥留之际一直喊着嫂子的名字。大哥走后,我念及以前的那份情谊,一直很照顾嫂子,经常把砍好的柴挑到她家门口,给她堆好,平时她有什么重活,我都帮着干。我一直都是念着那份情谊而去帮助的,但是村子里的人开始讲起了我俩的闲言碎语,我母亲也叫我以后少去她家,但是我还是按照我的想法做事,我当时想没有的事情就是没有,任凭别人怎么说。可是渐渐的,不知道是出于怜悯还是不想让别人的闲言碎语干扰,有一天,我对嫂子说,我娶了你吧。嫂子有些错愕,说,我年纪比你大,肚子里还有个小孩,你不嫌弃。我说不嫌弃,然后她便答应了。那个年月的女人就像浮萍,没了男人的女人连浮萍也不是,所以有个男人在身边,就像是找到了港湾。就因为我要跟她结婚这件事,我母亲没少和我置过气,但是最后还是拧不过我。结婚不到三个月,她就生了,是个女孩,我很高兴,也一直待她如己出,后来我们又生了几个小孩。这个女人就是你奶奶,而女孩就是你大姑,你应该知道。

我像是如获至宝,没想到爷爷还有这样一段姻缘故事。我以前只知道爷爷不是奶奶的第一任丈夫,大姑不是爷爷的亲生女儿。我对爷爷说,我奶奶真是好命,能碰上爷爷这么好的男人。爷爷望了望奶奶,说,是我好命,娶了你奶奶这样好的女人,年轻的时候,我被队里选去修铁路,家里就你奶奶一个人撑扶,照顾小孩和老人,没吃一顿饱饭,没过一天舒心日子,吃了太多苦头,但是她没有一句怨言。奶奶由于听力和视力都已经不太好了,没有听见爷爷的话语,也没有看见他看她时的神情。

但是我知道奶奶是明白的,爱情本来就不是靠言语和表情所能收获的,它应该如娟娟细流,流过生命的长河,灌溉了你几十年的光阴,而这一段光阴,你不再惧怕生老病死,不再惧怕生活的艰辛。

奶奶视力不好后,爷爷就很少出门了,一直陪着奶奶在家里转悠,陪她唠叨。这样的时间持续了好几年,我有时候真的很羡慕他们这一对,年至耄耋,依旧相濡以沫,我对爷爷说,这是爱,但不仅是爱情,几十年的情感,哪是爱情能概括的,年轻人说爱情,年长的人只说爱情就太单薄了。

这是真实的故事,但是也许我们再也遇不见这样的爱情。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也许我们再也遇不见这样的爱情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