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今天突然听说你已经结婚了。有些惊讶,但也是意料之中。

无论怎样,祝福你。要一直幸福!

听到这个消息时,突然间,有些伤感了。

手机、飞信、扣扣里一直都有你的联系方式,但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们就这样没了联络,让彼此都静静的“躺”在对方的联络方式之中。

曾经,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闺蜜,但如今…

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还记得小时候,你没转学搬家前。我们一起上课,一起玩耍。有共同的好友——那个会画古代仕女图的女生。她教会我画画,那时的你总是对我的画作嗤之以鼻。而那时的我却以为你只是妒忌而已。还记得我们一起上夜自习么,每晚放学回家前,我们都会凑各自的零用钱去买两个那种甜甜的像馒头的面食。以至于后来很多年,只要能见着那样的面食我我都会买来吃的。这个习惯我一直保持着。那时夜自习放学后,本来会各自回家,但后来和家里人协商之后——你家住一个礼拜,我家住一个礼拜(只是晚上)。无论多晚只要我们在一起,都会躺在一张床上夜聊到各自睡着,话题总是班上的同学,家里的人,对以后生活的构想……如此种种,从未间断。

我一直记得这样一个场景:你、我、琳姐,三人睡在同还给我床上,我俩睡一头,琳姐睡另一头。我俩聊着对以后生活的憧憬,后来问琳姐,梦想是什么,琳姐说她就想这样一直睡觉。那时我们还嘲笑着琳姐的梦想。

不知道你还记得不,曾经,有一个假期的某天。我们的母亲在一块儿控诉着我俩是如何的懒惰,如何的不听管教,而我俩却背着她们商量着离家出走。还记得么,那时候的我们只是奔着扫大街而出走的。当然,最终只是计划而已,并未付诸行动。

后来,你们举家迁往县城。那时候我羡慕不已。或许从那时开始,就注定了我俩的路会各自朝着不同方向延伸下去。

你们搬家之后,我俩只有春节时见面多一些。彼此交换着各大自在学校的情形,在家里的种种,还有各自的青春萌动。

你我在两个地方完成了各自的初中生活。因均未考上县一中,我去了新政上学,你留在了县城里上了电脑培训班。我的高一下学期,你开始工作了。我羡慕着你如此熟练操作电脑,你羡慕我能继续学业。那三年的时光里,我们各自生活,见面常聊我学习生活你的工作生活。高三最后一学期,在我即将离开那个地方时,你因工作的调动来了那个新县城。

从那时开始直至零八年,你在那里完成了你人生中的第一次蜕变。而那些年的我因高考落榜负气缀学之后远走他乡,在上海昆山两地游离。虽然相隔千里,但每次联系,我们除了交换彼此的生活之外依然憧憬能在一起生活一起奋斗。

直至零八年十月,我离开昆山回到家。那时对未来仍然茫然的我在县城里报了培训班——学习电脑。而那时的你在自己的工作中游刃有余。其实那时我是想效仿你的。

但零九年春节刚过,我还是离开了——跟随父亲北上。而你依然在自己的工作越来越出色,那时因为我第一次接触到那个我曾经幻想了无灵数次的地方。新鲜、激动、失落、绝望,被各种情绪交织着。所以从那时起,我们的联系渐渐少了,以至于到现在我依然不清楚你为什么离开那个让你成长蜕变的工作。

2010年。我进入另一个行业。那是我真正成长与蜕变的开始。之前迷茫的自己有了奋斗的目标,明确的目标,充实的工作且学习着。而我已记不清你是哪年去上海的。

因为扣扣,我们之间的联系开始断断续续。但我曾经给你写过样一段话,不知你可还记得?——小兰,我想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我们之间一直维系下去的是友情,而不是亲戚之谊。

2011年—2012年,我们之间的联系依然在扣扣。偶尔吐槽下彼此的工作,室友,还有我们共同的目标——学习英语。也就是在这个时候,我们终于没了联系。听说你上了大学,而我恋爱结婚生子,一口气进行。中间的诸多波折因为种种原因我未曾告知于你。

直至今日,我已记不清我们上一次联系是什么时候,而我写这些文字时,六个月零二十天的女儿在身边时睡时醒,原本没有精力与时间写下这些文字的。但今日知道你已结婚,且遂愿远嫁,无论怎样,幸福就好,祝福……

©版权声明: 本文为转载文章,源自互联网,由【我要慢生活网】整编。

↘原文地址: 我以为我们会是一辈子的朋友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