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我忽然想对她说:嗨,你还好吗?

我忽然想对她说:嗨,你还好吗?

又到毕业季了,到处是毕业的氛围:学校周围的餐馆爆满;校园到处是喝得烂醉倒地的同学;然后是一群群的毕业衫,上面写着“管理妹”“要搞机”之类的。毕业 对我来说,已经过去好几年了,可是再过两年我也要毕业了,我很期待也很害怕,期待新的生活,害怕失去过去一起生活学习过的人,他们都将四散天涯。

昨天,土木系的在操场上搞毕业晚会,听到他们集体唱罗大佑的《光阴的故事》,刹那间,鼻子一酸,差点流泪了。

2006 年,我刚上大学,系里搞博雅素质教育活动,有艺术团的老师教我们唱歌,第一首歌就是《光阴的故事》。我觉得太好听了,节奏简单明快,却有着伤感的歌词。于 是,每天晚上,我都在宿舍后窗前,傻不啦叽地大声唱《光阴的故事》,一是为了练嗓子,当然还有一个小小的隐秘的目的,因为对面就是我们班女生宿舍。

我好像是第一次班会上见面,就对她有好感了。不过,我除了关注她,没有任何言语和行动。她有点男生的气质,可能高中时候就是个假小子吧!说不清楚原因,我就那样,关注了她好多年,直到现在。

后来有人追她,然后她找我说,希望我能给她点建议,因为她似乎不是很喜欢那个男生,结果我傻逼地跟她说:“你应该给人家一个机会。”

好几年之后,我才知道,她一直在写一个博客,然后我从她发的第一篇博客开始翻阅,终于看到她记录有关我的那些博客,看得眼泪哗哗,她原来也喜欢我!而此时,她已经就要毕业去另一个城市,我则继续留在本校读研读博。我们就这样,谁都没有点破那一层纸。

我记得毕业前,全班去一个景区游玩,那天下点小雨,她喜欢摄影,而我就在后面为她撑伞,一撑几个小时,我们一句话没说。就这样,不说话,一直不说话。我甚至在她要跟我说话的时候,瞪着她看,然后她就把到嘴边的话收回去了。

最 神奇的事情是,我们班上曾经搞一个叫“天使”的活动,每个人从一个箱子里抽一个纸条,那个纸条上写着一个班级同学的名字,那么你就是她的天使,你要关心她 但是不能让她知道。因为那会我是班长,所以等大家抽完了,我才去抽最后一个,基本上也就是没有选择。而那个纸条上,就是她的名字。那次我相当不知所措,我 后来干了什么,我都不知道了,我觉得我什么都没干,我做天使的方式,就是看着她,就这么看着她。

她生日的时候,我第一刮掉了自己的胡子,看起来特滑稽。然后我去买了一个木板拼图,拼了一个带风车的荷兰小屋,我让她室友给她送过去的,没有附任何祝福的话。如果她室友不告诉她的话,她是否能知道这是我送的呢?

后来又是她生日的时候,我打算送给她一个娃娃熊,但是总是害怕什么,于是我在那个熊的卡片上写上了我和我室友的名字。让别人送了过去。

就这样,什么都没有……

毕 业走的时候,我也没去送她。她有很多同学去送,我觉得自己没必要去。我坐在宿舍里,听罗大佑的歌,“流水它带走光阴的故事,改变了两个人,就在那多愁善感 而初次流泪的青春。”那会室友都在宿舍,我假装镇定,对自己说,这罗大佑都写的什么玩意儿?!可是当听到罗大佑唱“轻飘飘的旧时光,就这么溜走,转头回去 看看时,已匆匆数年,苍茫茫的天涯路,是你的漂泊,寻寻觅觅长相守,是我的脚步,黑漆漆的孤枕边,是你的温柔,醒来时的清晨里,是我的哀愁”,我还是忍不 住哭了,哭了特别彻底,我一个人跑到操场,就在那个地方,她曾经问我,她是否应该接受向她表白的男生。

一转眼,五年过去了,我终于整顿自己的思绪,重新寻找生活,我读研然后读博,我碰到了生命中同样重要的女孩子,我总是致力于更加本色的活着,我就是我自己,我还应该大胆的去做什么。

只 是在这个毕业季节,总忍不住去想那些往事。像张艾嘉的歌里唱的,“也许我偶尔还是会想她,偶尔难免会惦记她,就当她是个老朋友啊,也让我心疼,也让我牵 挂,只是我心中已不再有火花,让往事都随风去吧,所有真心痴心的话,仍在我心中,虽然已没有她”。而我,在那个同样青涩的年华里,连真心的痴心的话都没有 对她讲过。

如今,我们已极少有联系,只听说,她可能要结婚了,然后定居某个大城市。而我,仍然在这个呆了七年的学校,面壁思学,一无所有。只是偶尔,我忽然想对她说:嗨,你还好吗?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我忽然想对她说:嗨,你还好吗?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