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这故事之后好久才会开始又一段爱情

这故事之后好久才会开始又一段爱情

托爸爸的福,我很小就在情爱方面很是成熟。爸爸积累了整整一堆的碟片,在我七岁那年开始,一张一张载入我的脑中。我那时才那么小,看的时候还怕得锁门,音量降得除我之外绝对不会再有别人听到,可我还是紧张与害怕,一手扶着vcd机准备随时抽出犯罪证据,一手攥着遥控器一有风吹草动时立刻先关电视。我那时多小,看上不一会,口水咽得喉咙干燥,还没长毛的小东西不停地需要跑到厕所。多可爱的小家伙,如今就成了正大光明给爸爸看樱井莉亚的我。

从小熟悉情爱的我,在每次恋爱的时候,却都会变得高洁无比。我承认,还珠和情深深雨蒙蒙这些剧在童年的时候成为爱情最好的启蒙,而先于晚辈很早所吸收的A片对爱情似乎一点帮助也没有。小学四年级的时候,早熟的我就有了第一次恋情。

那似乎是一个闷热的午后,也可能是个清凉的上午,C在那天成了当时我所发现的最美的人…她似乎是喝完喜酒回到小学教室,我想我永远不能忘记当时粉色裙子穿在她身上所带给我的冲击。我不记得我有没有和她套近乎,我当时坐在第二组第三桌靠左,她坐在第三组第三桌靠右,没错我们正挨在一起。托她的福,一整天我都没有好好听课,直勾勾的两眼盯在那个粉红裙子上,盯着胖墩小手上的金手镯发愣。我已经完全出神入化,心潮澎湃了。倘我是女生,那炙热的眼神肯定是屌丝的羡慕嫉妒恨,但我是男生,所以用现在的话定义,当时还是正太的我是看到了心中的女神。

那天和哥们一起回家,我并没有表现什么,下午六点依旧可以投入《我为歌狂》过瘾的剧情。当时的叶峰是多么完美的人,他的坏成绩,冷酷表情,似乎永远不会搭理任何人的酷劲,等等。那是我以后做人的标杆!可是动画片里的丛容却成了另一个人。晚上的时候我忘记有没有再想,似乎只是越来越觉得她和丛容像。

暗恋开始了。当我暗恋的时候,我会做什么。首先当然必须吸引女生的注意。倘若她不知道你,那么你的其他准备便全可忽略不计。那天放学后,跟着换了一套衣服的C,在回家的路上,我…狠狠地…踢了她屁股一脚。“为什么踢我?!”她揉着屁股问。“我就愿意。”然后我潇洒地和哥们勾肩搭背,留给她一个背影。

现在想想,真是神经病!第二天,我扯着总挨我打的郭靖,在她面前狠狠地揍了郭靖。“为什么打郭靖!?”她看着我说,我似乎能知道她想到昨天我的背影。“喜欢打郭靖!”我当时应该就是这样的回答,真是神经病!

我们是90后,但在我那会儿,男生女生是两个阵营,只有娘娘腔和想跟女生谈恋爱的男生才会和女生一块,大抵是不和女生接触的。男生阵营的领军人物是该在女生路过家门口时拿起家里的水舀狠狠朝女生泼水咒骂的。而女生的领军人物是该在路过男生领军人物家门口前不等他发现泼水而抢占先机就用最难听的字眼咒骂之的。对于男生来说,娘娘腔是交不到男生朋友,和女生谈恋爱是会被全世界嘲笑的。我可爱的小学就是这样,可能只是我们班,可步距尚窄的我,一班就是一个世界了。

我在艰难困苦的环境下恋爱成长,终于有天,拿着心爱兵器的我,成功尾随心中女神,一路跟踪至她家。我还惊奇发现她家其实离我家并不是很远。于是每天放学后我便和哥们一起快步回家,回家后立刻换上战斗装备,提着竹棍,在她回家路上等她。从我家护送到她家,距离大概不到200米。虽然到我家时她可能已经经过被泼水的命运,不过这样护送的好处在于让她知道我,男生立场不受影响,是个两面兼顾的好办法。我在她家的院子舞棍,我觉得她是在楼上窗户里偷看我的。直到有一天,在她院子玩棍子打草的我看见她家开门出来的和她同样胖脸蛋的她妈妈的时候,我吓坏了!

飞快逃回家的我,记下了这惊恐遭遇,她妈妈好像认识我,还唤我去她家玩,她妈妈是我好哥们妈妈的同事,我在我哥们家不止一次见过她妈妈,我发誓再不能让她妈妈看到我。 以后再也不敢做这些事情了。

我那时有个和我同班同年纪的姑姑,叫她老杨头,她便是传说中女生的领军人物。我的又一个好哥们“阿婆”是男生中的领军人物,他其实该叫阿波,太平话一谐音,他便成了阿婆。老杨头是个不惮用最恶毒的话当街大骂别人的女人,她还有个不惮用最恶毒的话当街大骂女儿的妈妈。“阿婆”和她交恶是由于据说敢爱敢恨的老杨头喜欢上了女生全体讨厌的“阿婆”,“阿婆”屈辱地想杀掉老杨头,于是在某个放学回家的下午“阿婆”恶狠狠地警告了老杨头并尽全力羞辱了她,老杨头嘴上辩着“我哪有!”可是她都会哭泣说明可能真的有。他们交恶后,我和老杨头也从此进入了敌对阵营。但是因为C我主动去求了她帮忙。

老杨头是个鸡婆,很热心地愿意帮助我,并对这事的狗血程度,笑了半天。她似乎真诚地问过我“你真喜欢她吗?”我推心置腹把对C的感觉全告诉了她。她拍拍当时的平胸,包下了这事,让我相信她是最靠谱的,追求也是有谱了。但是第二天,她的不靠谱就原形毕露!上学路上时候就不止一个女生来问我这狗血的事情的真伪,关键是C,几乎C已经什么都知道了。我竟把秘密与八卦的畜生分享,我为什么不和哥们来讨论如此重大的事!我的生活变得乱七八糟,C的好友们对我穷追不舍,我的世界似乎被一个问题围攻了,全世界都是“你真的喜欢她吗?”这个问题,我就算逃到妈妈的床底C的朋友们都会掀开床单问我这个问题。

终于有一天我彻底地解决了这事。我在一个晚上,拿起了笔…当然不是把老杨头杀掉,我写了一封给C的情书,内容里似乎有无印良品的《想见你》。我当时可能是小学5年级,情书的格式似乎是日记体。我很有心机,写得好像是一本日记,其实那是一天完成的日记。我放在枕头下,我知道那会被C的朋友看到,我不确定能否俘虏C的心。不过第二天,C看到之后,似乎真的成了我的女朋友。

之后的之后,我什么都记不清,我似乎开心了一阵但是完全没有之前开心,我好像在展销会花10元的巨款给C买了现在想起超假的手镯,我没和C逛过街,也不习惯和C玩,在和我哥哥和哥们一起的时光依旧还是最开心。这故事和小说最大的区别在于C的朋友完全没从我生活里消失,并一步一步挤进我原本自由的身体里。

在五年级的暑假某天,我和我的哥哥在热切地讨论什么问题。我哥哥的邻居老杨头却不请自来与我说事。她说打算给我们拜堂成亲。她的好友C的好友,大家捐了些钱,要买零食,要给我成亲。我头皮发麻,脸颊赤烫,完全不想参与这样的傻事。但是老杨头不行,她们已经决定,C竟然也赞成这样的决定。我想纵然我一生放荡不羁笑点低,我也不会在这样年纪做这样的傻屌吧!老杨头在我哥哥面前故意提高嗓门,像是扩了扬声器,“是谁说真心喜欢你…是谁说想见你,没有你每天生活只剩呼吸…是谁说…”她恬不知耻地扩散我的秘密,她背诵我的情书强过多少课本记忆,我十分害怕被哥哥知道我做的傻事,赶紧答应,并去老杨头家面对这一切。

我记得C好像唱了戏剧,我表演了超低级的昨天电视上学会的魔术,大家都有各自的表演,在C的好友们面前,大家吃着平时不常吃到的罐头,牛肉干,催促我们拜天地。没有戒指,那个十元的镯子被用来再戴一次。整个事件在我最后必须当众亲C的脸时达到高潮。我甚至觉得当时C的朋友们,以老杨头为首是摁着我的头亲下去。我恍恍惚惚地回到家,突然觉得C和她肥胖的妈妈一样的胖,我想我的辈子将要这样度过,我就想哭。

在《我为歌狂》播完很久之后,我再不觉得C像丛容,我在某次和C一起补课的时候,故意逗一个女孩子开心,不搭理C,C狠狠地用指甲抠我,流出血来,我依旧不理。再过很久我和老杨头说,我喜欢陈欧,就是那个在我躲到我妈妈床底唯一没追来的男孩一样的女孩,我喜欢这短头发的姑娘!老杨头对我彻底失望,C和C的朋友们,终于彻底离开我的生活。

真的要断了过去,让明天好好继续。这故事之后好久才会开始又一段爱情。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这故事之后好久才会开始又一段爱情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