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最近很想有个自己的窝,或许周遭尽是陌生人闹腾的日子让我这份漂泊感分外深刻。隔壁姑娘每夜每夜站在阳台的电话煲,对面那栋灯光炫目的夜间party,还有房东太太最近铁了心要帮我介绍男朋友这件事,一切的一切真是让人头痛。

夜灯亮起的时候,我听到这座城市寂寞的男女们,在夜生活里疯一般地摇摆和狂欢。人人都在闹闹嚷嚷地聒噪或者默不作声地嘶吼。我什么意见都没有,就想有个关起门来便听不到别人声音的小窝,足够了。

年少的岁月里,曾迫不及待地想要离家独自生活,鄙夷在父母身边衣食无忧的自我“堕落”模样,以为一个人的独立生活担当起来自由而又新奇。到头来,却每每总是还未出门就在盘算归家的日期还有多少个日夜。

而今,我是只愿做一个有窝的人。

而今,我是只愿做一个有窝的人

而今,我是只愿做一个有窝的人

可是你看,我的荷包那么穷,那么穷。起码还有三年是落在异地,我哪里能在所有的栖身之处都有属于自己的小窝。真是昂贵奢侈的念头。听说现在的所谓有房是以有几个楼盘几个小区来作为标尺,你看我连装得下自己一个人的小窝都还没能力给自己。所以洗洗睡了,明天继续努力上班。

你说,整夜整夜的在梦里被人追赶,拼命逃却总也跑不开是什么原因。连着好几夜都是如此,明明眼睛痛到睁不开,却也不敢再闭上入眠。相比逃不掉带来的恐慌,眼睛酸痛还是可以忍耐的。所以我开始在烦闷的夜晚塞上耳机去公园长廊晃荡。

对门住着一对可爱的女同,她们相亲相爱的模样真是让人羡慕。一起买菜一起做饭一起逛街。前天晚上,在小公园看到她们忘情地拥吻,那一刻才意识到,原来闺蜜和女同的区别就是不会长久的肌肤之亲。然后路灯下,我一路慢慢走回去,那样的夜就像北岛形容的那样,“公路上的汽车像划不着的火柴,在夜的边缘不断擦过”。

回到家里,打开电脑,看见小丸子正从地板上爬起来嘟囔着:

是啦是啦妈妈我知道了。是啦是啦妈妈我知道了。是啦是啦妈妈我知道了。

然后垂着头向卧室走去,边愤愤地叽咕着:

真是气人呐,妈妈一到暑假就像老太婆那么啰嗦。好像除了挑剔我之外,就没有别的事可干了。那么清闲真是羡慕死人了。

快到放暑假的季节了,当年的我,跟小丸子的这一幕简直如出一辙。而今,妈妈也不会再喊醒熟睡的我起来写作业了。

QQ头像闪动,培说自己每天差不多工作十几个小时,累到根本不知道什么叫累。策划这玩意很多时候就像写作,有时候表达欲喷薄欲出的时候停也停不住,有时候灵感萎靡不振你纠结死也爬不出几格来交差,还常常被否定,重来,所以她常常半夜还在咬笔头。然而她却一直尽心地做着那份策划的工作,她说再做一年就辞职去读书。我就忍不住想,为什么她明明工作得这么累,还累得这么投入,这么心甘情愿?然而,她却说,L,我觉得只有你才活得让我羡慕,不喜欢的立马走人,对坚持的东西却再难也不放弃。

羡慕?我从来不知道,自我感觉如此挣扎迷乱的状态,在别人眼中是可以用“羡慕”这样的词汇来形容的。受宠若惊。真的。你看,夜里9:30,就这家小餐馆里,所有的餐桌都有人在笑,他们在喝酒,他们在狂欢,他们都有人陪着玩弄时光。而我刚刚对学生讲完现在完成时和一般过去时的区别,一个人饥肠辘辘过来寻一顿充饥之物。这番场景很容易让人想起朱自清先生写的《荷塘月色》:热闹是他们的,我什么也没有。

旧伤复发,肩部的矫正手术来得还真是时候。刚进去要脱衣服的时候,因为主刀是男医生还特别不好意思。护士边给我消毒边笑哈哈地说,医院里还分什么男女啊。是啊,就像辅导机构还分什么周末啊。不得不抱怨下,打吊针的那位护士姐姐真心闹心啊,每次都疼到爆。只要是她插针必出血,是要闹哪样亲。

拆线的时候,我一遍一遍地问医生,疼不疼疼不疼?然后又自问自答式地说肯定疼。医生说,你的痛域值很低啊。痛域值是个医学术语,它是指人体耐受疼痛的能力与范围。巧的是,这个词,前两天在看池莉的新作《立》中,她也有提到。而我讨厌身体上的疼痛感,特别讨厌。所以,纹身,刺青,甚至打耳洞这样的小事,我都避而远之。

做理疗的时候,这位主刀医生都会过来陪我聊天。细细看来,医生很帅呢,声音温暖,给我清洗包扎伤口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很温柔。他总是跟个大妈似的每天重复:你要多休息,上课什么的尽量少点,不要提重东西不要用力,好好保护自己,女孩子不要这么辛苦自己……真的很喜欢他每次絮絮叨叨提醒我这叮嘱我那的样子,认真的眼神很可爱。是不是人在脆弱的时候,对给予丝毫温暖的人都会产生无限的好感,觉得对方真是个无比的好人,觉得自己真是个无比幸运的人。

有人对我说:“原本我以为我会成为那个能让你倾诉的人,但我却没有做到。”是啊,我也只不过是个想要温暖的人,一句“你好点了么?”便满怀感激,可是我的情商那么穷,连一句关心也学不会开口祈求。很感谢最近一直陪我聊天的D,谁没有自己的事呢,我当然知道这份以侃大山形式呈现的关心,还有你们,多好。都说人情薄如纸,到头来,让我感动的都是张口就骂我二骂我笨的人,让我伤心的都是温柔说过要好好对待我的人。有时候觉得还蛮有讽刺意义的。

他们说时间会治愈一切,我不信,因为分明有很多时候,我努力学着像大多数女孩那样去生活,看电影、逛街、上淘宝,偶尔还和同事去茶去茶和星巴克装装小资。但是,除了淘宝,所有这些做了一次就不愿再去了。谁要一个人抱着爆米花在电影院看着不知所以的剧情变得越来越胖,谁要一个人跟个游魂似的一个店晃到另一个店?茶去茶那么贵,一口便喝掉我几节课的课时费,星巴克的咖啡喝了以后我不还是一样脑袋空空智商不增?

看看身边那么多认真生活的人,每日在生活的囹圄中,艰苦奔波,求学工作,成功失败,哭笑交替,他们甘于平淡,脚踏实地的生活,朝九晚五被湮没在生活的漩涡里,曾经的我看得心惊胆战,现在却终于开始理解那句“我只是在很努力地变成一个普通人”。而对于我自己,我只能说,这姑娘命真好,生命中还不断有人给我描绘以后一起旅行一起自如过生活的模样。我从不反驳却也从没往心里去。我只是记得,人世刻薄,怎可以是你想要活得自如,便可以活得自如的。原谅我从来不把自己的期望寄托在他人身上,这样就不会对任何人失望。

现实的生活会把一些原本很清澈的灵魂砥砺得很粗糙,我们很多时候是被迫去上让自己活下去的班,幸运的话,从中找到价值感存在感,并获得乐趣。把自己丢在一个陌生的毫无归属感之处,没有支撑没有退路,只有逼到眼前而不得不去目睹的、赤裸裸的生活真相。面朝大海,春暖花开,劈柴喂马,饮雨锄田,这样的生活离我们遥远得不可想象,事业家庭都未成形,哪里还有什么资格去自顾自的消遣时光。

而今,我意识到自己这般安于接受生活的方方面面,无论期待、失落、感动还是愤恨。大约也再不会是一个心直口快眼里不揉沙的姑娘了,大约也再不会是一个热血沸腾横冲直撞的冒失鬼了。学会了聆听自省,学会了柔软的力量,变成这样,却也不能说是什么必经的疼痛,那样太过刻意地去描绘这个悄然蜕变的过程,我觉得太仪式化,只是心底会觉得遗憾,带着些微眩晕的遗憾。

JF哥哥说,妹妹,终于觉得你不那么轴了。轴?到底是什么东西让我一直那么轴?看着这个小时候带我玩玻璃弹珠玩纸飞机的人,如今和未来表嫂牵手散步的照片,斜阳下的背影很是温馨,我想着可能我不再是一个会对他撅嘴耍赖的小孩子了。我知道,往后的岁月,我要学着做一个女子,一个不再一根筋的好女子。

很多玩闹,很多脾气,但最终都就此作罢。最终,我们都在学着做一个平凡的,有感情的,有判断的,有思想的,自由真实的人。而感到这样的满足,和幸福。却也有了这样多的奈何不得。我按部就班的过往与大多数人一样,经历的人事那么贫瘠,贫瘠到简直可以闭嘴就讲完了。所有的感受只是如同身体发育的改变,是一种必然。越来越多的人事,真的渐渐就变得无从说起,慢慢不见了,一如我们的玻璃弹珠、我们的纸飞机。在一个个夏天到来的时候,沉默黯哑,我也再不会哭着去要回输掉的玻璃弹珠了。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而今,我是只愿做一个有窝的人

我是杨。我有一个愿望。做个有理想的流氓。

—— 三叶杨的猫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