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她度过内心最艰辛时日的时候,顽执地相信所有人都离弃了她。

在二十一岁的四月,她骑着车缓缓经过图书馆楼前,忽然惊觉阴影的美丽,于是抬头,看到几束梨花在清澈的阳光下,抖动着百花与绿叶……其妆之煦悦,如一段静默深情的共舞。

一年迎一春,一春去一年。这静致安好的春熙,却并不映衬她当下的心情。

我在此时遇到这个姑娘,她正经历有史以来症状最严重的抑郁症。她向我描述说,阵阵黑暗的情绪像是整饬的部队一般势头强大地推进,在她的身心之上反反复复踏来踏去,暗无天日。

但是她又是这样的,这样的希望自己好起来。于是这个姑娘在自己的写字台上贴下了一张纸条,翻折起来,朝向自己的一面上写着:今天是你余生的第一天。

七堇年:昨日以前的星光

七堇年:昨日以前的星光

她对我描述过许多梦境。她说,曾经一段时间常梦见地震。梦见自己睡在床上,忽然地动山摇,楼层开始倾斜,将她从十七楼像倒垃圾一样倒出去。在面朝下滑出楼房倾斜的边缘开始下坠的瞬间,她会吓醒。

然后是一些被追杀的梦境。在漫长窒息的逃跑之后,眼看着凶手迅速逼近,她的脚步却渐渐迈不动了。木然呆在原地,凶手扑过来,她又吓醒了。

还有一些梦境,是一个巨大无比的圆柱体水库,纵深不可测。她在这水库的底部边壁,脚踩着弧壁上棱起的一道窄窄的边沿,只觉得摇摇欲坠、岌岌可危……她战战兢兢地仰头,就看见黑色的、压抑的、工业噩梦一般的高耸环壁,还有宽阔的黑色的水面。

这仿佛是围城的形象在她心里的投射。

生命是一座围城。青春是一座围城。爱情也是一座围城。名誉是一座围城。金钱还是一座围城……

在我们一生,不断地从一座围城走向另一座围城的狭路上,里面的人想出来,外面的人想进去,大家默不作声地抢路,挤在困顿和失落中举步维艰,内心慢性糜烂。

姑娘这样想着,越来越悲伤。有一个夜晚她刚刚结束了哭泣,精疲力竭地躺在床上,开始读着一本叫做《活着》的书。

一个叫做余华的作家,透过一个一个印刷清晰的方块字,是这样心平气和地对这个不懂事的姑娘说:“为什么丑恶的事情总在身边,而美好的事物却远在海角。换句话说,人的友爱和同情往往只作为情绪来到,而相反的事实则是要伸手便可触及。”

他还说: “‘活着’在我们中国的语言里充满了力量,他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显示给与我 们的幸福和苦难、无聊和平庸。作为一部作品,《活着》讲述了一个人和他的命运之间的友情,这是最为感人的友情,因为他们互相感激,同时也互相仇恨;他们谁 也无法抛弃对方,同时谁也没有理由抱怨对方。他们活着时一起走在尘土飞扬的道路上,死去时又一起化作雨水和泥土。

《活着》还讲述了眼泪的宽广与丰富:讲述了绝望的不存在;讲述了人是为了活着本身而活着的。而不是为了活着之外的任何事物而活着。”

姑娘读到这里,发现了“生活”与“活着”的不同,就像我们所说的“世界”与“人间”。

所以,在今天,我们余生的第一天。

要开始懂得相遇便是错过的开始,一生中的许多日夜并不欢愉。诸多誓言:永远,一定,再也,所有……并不能挽救已经无力回天的诀别。常常有人为我们沏了一碗 感情深致的茶,我们却总说来日方长,来日方长,于是将其搁置在一旁,且待花间一游再回,或他处小酌而归,以为它仍会热香扑鼻地等在那里,等着自己回来。殊 不知这世上回首之间便是人走茶凉。

因此要记得,感情这碗浓茶,一定要趁热喝。

在她失恋的二十一岁,从黄昏到凌晨,姑娘曾屡次坐在床边看着她爱的人沉睡。但凡坐下端视他,泪就不禁地落了他一脸。原来诸多静致的深情。也不过是种舍不得。

我能够想象姑娘曾就这么坐在床沿,带着一张因过度沉浸于自身情绪世界而憔悴发青的脸,端视着沉睡的恋人,仿佛是在向自己的内心审视,因此充满了怜悯。

这白驹过隙的两年时光,从二十岁到二十一岁,我遇见这个姑娘。

我记得她对她爱的人说过:“我们的结局会是一个完满的句号,在句号之前的故事里,我一直都爱你。”

我看着这个姑娘,这两年的光阴里,写了一些字,走了一些路,在感情的错位里,她走过了许多人的肩旁,殊途同归。见证用心付出的感情,敌不过时间,世情,但终究有一种对于希望的忠于。

是的,伊尔文说:“一个女子的全部生命便是一本情感的历史,心是她的世界。在这里她的野心想主宰一切……如果不幸于她的爱情,她的心就如同被攻下了寨堡,让敌人打了下来,又弃在一边荒芜起来。”

幸好爱情不是一切,幸好一切都不是爱情。

昨日的梦境中,我远远站在山峦高处,眺望远处的一片茫茫湖岸,湖岸上是一片琨黄的芦苇,在如丝的秋风中渐次倒伏。彼时夜幕即将低垂,眼前似一幅苍黄的油 画,天际尽头有着轮廓黯淡的城堡。雁群掠过,有无限忧郁寂静。我身旁有一位白发的老太太,穿着非常郑重的驼色的套装,她反反复复对我说:“看,我有一颗祖 母绿宝石的戒指。”在她的右手四指上,我看到她的祖母绿宝石戒指。

我眺望油画一般的黄昏的湖岸,心中旷阔,好像与重重时年后的我不期而遇。这是我二十年来,最美的一个梦境。

我在醒来的时候告诉自己心里那个不快乐的姑娘,我们尚且在二十岁的年纪上,不要因为爱情,而错过了一地春熙梨花的美丽阴影。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七堇年:昨日以前的星光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