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go

友人说下楼买东西,在等待的当儿,听见路边十七八岁模样的小情侣在吵架,“不是说好要做彼此一辈子的天使么?”友人说听得头皮发麻,鸡皮疙瘩掉一地,真想把手中刚买来的方便面按到这对头发加起来不下八种颜色的小情侣脸上。

我 知道以后咯咯地笑,他们矫情得多可爱,十八九岁的放肆青春还能说出要做对方一辈子天使这样的话来,头发还敢染上彩虹般的颜色,肆意地捣腾而不怕路人的目 光。花信之年的我怕是打死也不会再说出这样让自己都肉麻的话来了,打死也不会把头发染得五彩缤纷了。然后心里莫名地隐隐有种柠檬味的东西蔓延开来。那样的 放肆那样的疯狂年岁已经慢慢离我远去了,那样疯狂的我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那样放肆的青春好像从来不属于我。

桂纶镁说,小时候妈妈逼她去学跳芭蕾,可是她偏偏喜欢嘻哈舞种,喜欢穿那种酷酷的低腰的嘻哈裤,跳起来屁股都会露出来那种。很难想象这样一个镜头下小清新的女子,居然也会有这么叛逆的一面。

Memo:一个人,慌乱前行

Memo:一个人,慌乱前行

人,总是有很多时候想去做别人,无论那个人是流氓是超人还是英雄,只要不是自己就好。

友 人问“一个人累么?”“累,累的有时候几近窒息。”可是,每次有人陪在身边的时候却又觉得不自在不习惯。我想我还是适合独处的吧,起码独处的时候我可以和 自己对话,以语言的形式、文字的形式、绘画的形式、亦或音符的形式。那样的自己其实是感觉不到所谓的孤单,寂寞,失落之类之类的词汇的。生命不就这样,我 只是一直认为那是我存在的方式,无所谓需要陪伴这类的外界给予。

成长的方式千万种,一路跌跌撞撞,像只胆怯的小鹿。彼得潘是詹姆斯·巴里 心中永不逝去的童真,而我坚信,一个人,无论生长在什么样的环境,经历过怎样的画面,在夜深人静独处一室的时候,这样的彼得潘总会出现在那个人的脑海里, 你念着想着,然后为世人面前的那个自己而心疼。是的,有太多你不愿而不得不去做的事,因为总有一种叫做责任或者良心的东西驱使着你,你停不下来,你放不下 去。

有时候觉得,造物主是个多残忍的侩子手。在时间的年轮里,一个人的生命渺小得几乎可以忽略,却在那转瞬即逝的生命里要经过那么多的悲 喜。这不公平,却也无能为力。身边总有一些你无法想象的艰难发生在你熟知或陌生的人身上,然而他们会挺过来,会苦苦营生。这样的场景总是一遍遍打破你绝望 的念想,让你一次次咬牙坚持,告诉自己,与他们相比,你这根本不值一提。

郭敬明在《幻城》的结尾说:我终于知道了命运的无常和残忍,如同一个霸道的人注定要让世间所有的人尝尽命运轨迹中的无奈和可笑,那些充满嘲讽和黑暗的时光的裂缝。

我终究不愿明白,为什么所有的“终于知道”都要经过大片大片的绝望和大把大把的心碎。似乎嬉闹欢笑的日子过后,心里总流动着一种背叛信念的东西,好像从远处窃取而来,从不曾有过一种归属感。

季节闪耀而消褪,我在草长莺飞的间隙看到季节的转轮。只是在中部这座小城,春天来得有点迟了。

其间,多少人事过去了,多少新生开启了。

站 在午后的田野里,风拂过脸,温柔地,小心翼翼地,把碎发吹进嘴角,心里翻滚的却是那么凛冽的疼。去年我离开的时候,二伯还那样怜爱地对我笑,我再次回来的 时候,看着他那双再熟悉不过的眼睛,他依旧那样怜爱地对我笑,只不过笑容凝固在悬挂在墙上的相框里。我接受不了这样的事实,我没法那样生死自然的说服自 己。我拼命地咽下去嗓子里涌上来的东西,却总也不肯在他的坟前落一滴泪。

却也明白,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不必纠缠。

有些事,终于不再那么在意,不再那么着急地说出来。静谧一如往昔,吵闹一如平常。滚动的空气里剩余的只是自己有规律的心跳,再听不到其他。小狗儿的欢叫还是那么欢悦,欢悦得那么纯粹,在身边蹭来蹭去。

然而才稍稍触及了安妮宝贝曾经说的那句“我是个绝望的人,但不轻易失望。”

这个春暖花开的三月终究还是来了,带着我所有的不安与慌乱,留下一笔人生的节点。

被人恨是件悲哀的事,被喜欢的人恨却是件又爱又恨的事。你觉得呢?

我从不知所谓的依赖是一种什么样的心情,面对陌生的血液,我始终不曾有过依赖的念头。

《斯人亦孤独》里的斯亦天说自己尽量保持一个人,不与任何人事物产生联系。那样的孤独才是自己存活的唯一依存。

可不是,这个世界里,这样的我,这样的你,我们怎么会懂,怎么会有感同身受这样的词汇,这简直是最好笑的笑话,却频频被用在动情处,也偏偏会产生奇好的化学反应,常常让人感激涕零,这简直是无稽之谈,而我自己却又偏偏信了多少回。

自尊常常将人拖着,把爱都走曲折。假装了解是怕真相太赤裸裸,但被逼失去难受。

常常挂掉的酷狗刚好放到燕姿的这首歌,我并没有失恋,却听见一种无法言明的心疼。

自尊是这个世上最肮脏的东西,然而我却知道,以后的以后,我都要依赖这样的肮脏活下去。好熟悉的一句话,是哪部电影里的台词。我常常奇怪,我记性不算好,甚至可以说是很一般的那种,但偏偏在某些时刻就能突然在脑海中蹦出一些词汇,过后刻意去想反而什么都记不起来。

有时候觉得,如果不那么敏感会不会好过点,如果不那么固执会不会快乐点,如果不那么孤僻会不会讨人喜欢一点。其实我是个多可恶的人,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并且不否认。

武三大编说得对,太敏感其实也不好。

可是我做不到做不到啊。

一面审问自己,一面努力寻求内心的平衡,却因道行尚浅总在失衡状态徘徊,才有那么多歇斯底里的念头需要压抑,才有那么多神经脆弱的时刻需要自愈。

我 的经历尚浅,才刚刚试探性地趟着这社会的水在走,深一脚浅一脚亦无从知晓,因此思想浅薄,所听所看所感还是那么浮躁浅薄。不过我也不急着火烧火燎地把自己 变得为人老练,谈吐得体,游刃有余。什么样的年纪就有什么样的状态好了。那些冒失那些迷茫那些烦恼,不在这样的年纪出现,难道要等到我成为孩子他娘的时候 再来头痛再来抓狂么?过去的这一两年,虚度的感觉像青苔一样布满心田,倒不是无所事事的那种虚度,相反,是似乎太过忙碌却未迷惑是否在朝自己预定的方向走 去的一种慌乱与疑惑。常常会想,这样的选择与做法是对的么?这样的状态可以么?还有心里那个默默坚守的词,待到老去的那一天我会怎样评述呢?似乎有很多很 多的东西在脑海里不断盘旋,却说不出口,道不出嘴。或许就是这样吧,心里堆积了太多东西居然会成为你沉默的缘由。不知该从何说起,不知该怎样回忆。或许是 时间还不够久,或许是还处在这样的迷茫和未知中,所以沉淀不出一些心得,感触不到一些体悟。

好迷茫的未来,好慌乱的人生。

跌进人群滚了一身泥。悦然姐姐说得真好。

已经不记得是谁曾经说过“当初我写这文的时候只有我和上帝知道是什么真意。现在,只有上帝知道。”好像敲下这么一些文字,适才因为一些琐事而引起的心情不悦现在平静多了,看,这就是文字的魔力,安静,平和。

©版权声明:本文为【我要慢生活网】原创文章。

转载请保留本文链接: Memo:一个人,慌乱前行

你可能也喜欢Related Posts
各种观点

您必须 [ 登录 ] 才能发表留言!

footer logo
未经许可请勿自行使用、转载、修改、复制、发行、出售、发表或以其它方式利用本网站之内容
Copyright © 2012-2014 Studio All Rights Reserved.京ICP备13008496号-1 百度地图谷歌地图 Theme by QQOQ